34、好不好吃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不是没有猜测过谢闻星为什么要提分手。

无论是七年前、还是重逢之后,关鹤假想过很多次谢闻星提议分手的理由。尤其在察觉到谢闻星同样对他怀有留恋,当初的分手就更愈加显得莫名其妙。

关鹤记得,谢闻星奶奶过世那段时间,因为担心谢闻星受影响,他同谢闻星相处时格外小心、行为举止也比平日体贴。近半个月谢闻星没表现出任何异常,也并不排斥他的接触和安慰。

这样想一想,那半个多月大概是谢闻星最痛苦挣扎的时候。一边是年少时的爱人、一边是死亡的至亲,两相博弈之下,还没成年的少年被撕扯得鲜血淋漓,不怪他最终选择了逃避。

“既然知道对不起,你对我也不算太坏。”关鹤拿纸擦掉了手上的东西,他看了看神色微微溃散的谢闻星,稍微拧了拧眉,还是问:“你后来……?”

“后来慢慢就想通了,”谢闻星拿手捏了捏自己的眉心,为了从刚刚褪去的情潮中集中注意力:“大概是大学的时候吧。”

大学时,一个宿舍住四个人,除了他另外三个都有了对象。室友撺掇着谢闻星找女朋友,后来知道他的性向就撺掇他找男朋友。

那段时间,谢闻星半推半就见过了大学城几乎所有的基佬,从工科学霸到艺校浪子,从1到0,愣是一个来电的都没有。

最后他意识到不是其他人的问题,是他自己有问题。

他忘不了关鹤,他甚至还喜欢他。

这样真的非常混账,明明是他甩了人家,可他居然像受害者一样死心塌地暗恋着对方。

他终于敢承认这点了。或许是过去了太多年,奶奶的死亡已不像当初那样灰白可怖地横在他的心上,也或许是他彻底认栽了。

谢闻星注意到,关鹤从车上拿了烟。

对方很少在自己面前抽烟,明明关鹤的烟龄比他长得多,平日里却能将烟瘾控制得很好。确实是自制力极强的人,但现在也不免烦躁了。

“你奶奶不同意是因为同性恋?”

“不仅是同性恋,”谢闻星有些为难:“她……”

他要怎么说?

直说老人家觉得关鹤背景太好、人也太聪明,担心他们两个在一起他会吃亏?这不就显得太……

“她不信任我?”关鹤原本只是猜测,注意到谢闻星见鬼般的表情,心情难免有些复杂:“她觉得我会辜负你?”

“她……”“那你呢?你是不是也这么想过?”

谢闻星犹豫着不敢看他,半晌后……

他居然点了头。

关鹤掐死他的心都有了,简直要被谢闻星活活气笑:“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

“我不是不相信你……我就是……”谢闻星舔了一下自己的牙齿,干脆拿手捂住眼睛:“我自卑……”

啊啊啊啊啊!他居然、他妈的居然说出来了!

如果时间和flash知道今天他说了什么,两个兔崽子肯定会笑趴在地上。

满嘴骚话、自负过头,没成年就敢谎报年龄去酒吧驻唱、手伤了还敢跟春季赛冠军solo的谢闻星,在关鹤面前说自己自卑。

“你不觉得我们差距太大了吗?”谢闻星不敢看对方的表情,手继续搭着眼睛:“我出生在普通家庭里,我妈虽然算金牌制作人,但她压根不认我这个儿子。游戏打得还算可以,勉强能赚够生活费,但以后好像也不能打游戏了。唱歌能听,不过跟专业歌手比起来差了八百条街,我去,我都觉得你脑子被震荡电磁波扫过才喜欢我。”

“那就别在一起了。”

“好……啊?”谢闻星唰地把手拿下来:“我才脑震荡,求你了,快忘了吧。”

“不是这个意思,”关鹤灭了烟:“我想再追你一次。”

他身上的味道和刚烧完的烟草融在一起。关鹤似乎换了种香水,类似木棉香,这么纯情的气息他用起来居然也恰到好处。

“被追求……会让人有受到肯定的感觉吧?你哪天有安全感就哪天答应我。”

谢闻星愣了愣,因为对方的体贴,他心里狠狠一刺。

“不过说到底我是商人,不喜欢做亏本的买卖,”关鹤拿捏着语气,免得吓到他:“你心里先有个底,以后慢慢还。”

[牛逼了,他真这么说?]

[牛逼了,他就这么说。]

[再追你一次?不容易呀我们小谢,]时间啧啧啧:[终于咸鱼翻身把歌唱。还记得一个月前你小心翼翼、生怕哪里惹人家不高兴的怂样吗?你们男生谈恋爱都这么极端?]

[请你安静]

[安静不了。说起来朝宁现在是真的惨,az不收他、跟龙猫签的直播合约也废了,solo那事一出圈里没几个人敢要他……]

谢闻星回了个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