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骚话少说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lpl春季赛拉开序幕已有半个多月,近些日子来,谢闻星也会观看相关的赛事报告。

这一届的比赛场地在重庆,时间有票,问谢闻星有没有兴趣。他自然是很想去的,但去重庆看完决赛至少要四五天,犹豫过后,谢闻星想问问关鹤的意思。

入夜,谢闻星下了直播。

听见楼下的声音他拉开房间门,等关鹤上了走廊,谢闻星说:“你回来啦。”

他朝关鹤笑笑:“你知道最近lpl春季赛吗?决赛和半决赛都在重庆,我想和时间去看。”

“去几天?”

“一周左右吧。”

一周……

关鹤垂眸。结婚以来,他和谢闻星几乎没有一天不见一面的情况,但这样的比赛于情于理他都不该阻止,他说了声好,然后又道:“早点睡。”

眼看着关鹤要离开,谢闻星望着他的身影灵光一现,他快速从电脑桌边顺过手机:“关鹤!”

谢闻星喊了一声,后者回头。

咔嚓——

手机镜头藏在指缝间,这种偷拍的小动作谢闻星在大学时就轻车熟路,面对关鹤投来的视线,谢闻星做贼心虚笑着说:“晚安。”

所幸关鹤没有看出来异常:“晚安。”

对方说完便拉开了自己的房间门。谢闻星松了口气,他瞟了眼手机,屏幕上的人在走廊里回头,是个半侧面。

他知道关鹤不怎么喜欢拍照,上次蓝鲸的年会,找他要合照的主播都被对方礼貌拒绝了。可要去重庆,他一周都看不见关鹤,偷拍一张,应该……也不过分吧。

谢闻星低头,忍不住对着那张照片看了又看。

画面调亮一点,对比度也调一调,还有滤镜……

真的很好看啊,怎么随手一拍都能这么好看?

他没有忍住,把这张照片设成了屏锁。

lpl春季赛现场人声鼎沸,在刚刚结束的一场比赛中,eve赛点局逆风翻盘,盲僧爆掉水晶时全场欢呼,导演将大屏幕切给了flash。

比赛结束,谢闻星和时间一起往场地外走,除了他们附近还有几个蓝鲸的主播,大家都是一起来看比赛的。开车的主播看了看手机:“eve的助理跟我们一起走,那边车坐不下了。”

自然没人有意义,他们开的是7座suv。等待过程中谢闻星拿了手机来刷。

下场四分之一决赛,eve对阵tccy。

tccy也是传统强队,今年打野请了韩援,最有意思的是,tccy和eve都是关鹤买下的俱乐部,网上有人开玩笑无论哪边获胜最终赢家都是作为投资方的深泉。

时间瞟了眼他的手机,意味深长:“tccy的射手是朝宁?”

谢闻星应声。

时间嗤笑:“傻缺一个,昨年跟你约父子局的就是他吧?”

大概半年以前,谢闻星排队排到了朝宁,两个人都是ad位,游戏过程中产生了些摩擦,朝宁便约谢闻星solo。

时间对朝宁非常没好感:“职业选手了不起?被你单杀就甩锅给辅助,你们solo时他没少骂人吧?”

“我也骂他了。”

solo的规则是一血一塔,谢闻星点了朝宁的一塔,朝宁不投降,反而开始问候他全家,那是谢闻星第一次直播时和人对喷,也因为这件事,那几天谢闻星没少被带节奏。

“这个逼人气还挺高……”时间说:“操作不错我认了,但粉丝说他也是电竞圈神颜?flash同意吗?”

谢闻星没忍住笑了声,眉眼弯弯的。

时间看他笑,忽然道:“要不你去跟你学长吹吹耳边风,什么冷板凳啊解约啊都走一波。”

谢闻星踹了他一脚:“你都知道他是我学长,你还耳边风?骚话少说。”

闹完后谢闻星有些困,下飞机他直接来看比赛,现在还没好好休息过,放下手机他就靠着车睡着了。下车时整个人都迷迷糊糊,如果不是时间拉了他一把,他差点走错方向。

到酒店,谢闻星睡得昏天黑地,一直到晚上时间来敲他的房门,约他出去吃晚餐。

也就是这个时候,谢闻星才发现自己手机不见了。

“你仔细想想,你最后一次用手机是在哪儿?”

“是在车上,”谢闻星道:“等eve的助理闲得没事干,我就看了会儿手机。”

“那……”时间话还没说完,偶然看见了蓝鲸的微信群,他整个人都愣了。

eve的助理在群里问:[有没有谁的手机丢了?晚上回suv拿水杯,看见有部手机落在车上]

接连有人回复:

[是什么牌子啊?]

[颜色?]

助理报了个牌子,说是黑色的。时间把微信群里的内容调出来给谢闻星看:“这是不是你的手机?”

颜色和品牌都对的上,谢闻星正要回复,不知道谁发了一句:[简单啊,这手机屏锁是什么?]

谢闻星下意识就想阻止,助理比他更快。

助理:[我看看]

助理:[……]

助理:[哇靠!这……这这这……这是哪个女主播的手机吧?]

今晚在车上的两个女主播纷纷否认,助理莫名其妙:[不应该啊,手机屏锁是关先生]。

一石激起千层浪,原本只有几个人说话的微信群开始疯狂刷屏。

[卧槽?这是不是老板的手机?]

[老板又不是自恋狂,怎么可能把屏锁设成自己?]

suv的车主也出来说话:[不可能啊,我都没载过老板]

[两个妹子都不是,难道……机主是个男主播?]

[牛逼了,哪位兄弟这么猛烈?请大胆站出来哈哈哈哈哈哈]

时间看谢闻星的表情:“真是你的?你屏锁是你学长?”

谢闻星含糊地答应。

时间诧异道:“怎么会是他?不应该——”

“靠!”

谢闻星突然叫了一声,把时间吓了一跳,他凑过去看微信群,原来是eve助理在大家怂恿下把手机屏锁拍了出来。

确实是关鹤,他的轮廓太好辨认,眉目锋利,唇部和下颚线条堪称完美。他身上那件衣服领口微敞,裁剪雅致的西裤包裹着长腿。

时间看完以后不可置信:“你还调色调?谢闻星你想什么呢?”

他忍不住又逼逼一句:“我日,这张照片简直帅得被人砍,你不会还修图了吧?”

谢闻星小声否认:“他不用修图的。”

“……”时间一口气没喘上来:“绝了,我实名制要求你解释清楚。”

刚说完谢闻星,时间看微信群刷得欢快,一时之间又有些同情他:“我说,你要么跟eve助理私聊,要么就干脆不要手机了。”

他没想到,话一说完,谢闻星脸色一变。

时间心想还能有更惨烈的情况?凑过去看了看,他都替谢闻星心酸:“你学长……也在群里啊……”

蓝鲸的大群,关鹤在也不奇怪。

关鹤发了个句号,意味不明。

看见本人出现,群里又一次沸腾,一群人就差尖叫着告诉他老板你被人偷拍还被人暗搓搓设屏锁啦。

一片叽叽喳喳里,关鹤说:[手机是我的]。

所有人静默了下来,先前那位说老板不可能这么自恋的人不小心手滑发了串问号,又立即撤回。

[前几天跟eve的助理见了一面,有些信息保存在那个手机里,为了方便就直接给他了,]关鹤睁眼对eve助理说瞎话:[你这几天是不是一直没换衣服?]

即使知道他骗人,助理也只能帮忙圆谎:[是是是,我这记性……我不小心忘了,那手机明明是我亲手放衣兜里的,为这点事打扰您了,不好意思]。

两边都这么说,大家即使觉得奇怪,碍于关鹤的身份也没人敢去开玩笑。

有个女主播最先打破沉默:[男神!你屏锁超帅的!]后面还跟了个卖萌表情包。

[是啊是啊,老板您以后可以考虑进军娱乐圈]

[深泉在娱乐业也有涉及吧?哎这个提议不错]

关鹤没有再说话,微信群里一片歌舞升平的和谐景象,时间有些没缓过来,他看了看同样没缓过来的谢闻星:“你和他……怎么回事?”

谢闻星张了张口,外边传来了敲门声。

eve的成员和主播们住在一个酒店,谢闻星开门看见eve的助理站在外面,一见谢闻星,对方忙不迭将手里的东西递上来。

“关先生说,让您帮他把手机带回上海。”也不知道关鹤跟助理私聊了什么,后者目光透着忐忑:“不好意思,刚刚实在得罪了。”

谢闻星同样尴尬地把手机拿了过来,他说了声谢谢,才解开锁屏,他看见了一条微信。

[为什么偷拍我?]

谢闻星手一抖,差点把手机扔出去。

关鹤生气了吗?……肯定生气了,正常人被偷拍怎么可能没脾气?

谢闻星心虚得不得了,那边又发来了新信息。

时间忍到现在,eve的助理一离开他再也忍不了了:“你别借着玩手机逃避问题……不是,你脸红什么?你手抖什么?谢闻星你很可疑你知道吗?……”

谢闻星听不清时间后来的话,他看着屏幕,脑子都要炸开。

太暧昧了。

[下次可以直接说]

[你想怎么拍,我都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