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扣子扣好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怎么了?”

关鹤看着他,脚下的步子是怎么也迈不出去了。

伸手抬起谢闻星的头,能看见很晶莹的水光积在对方的眼里,不多,但这么一点眼泪,让关鹤再也没办法用之前的态度对待他。

“怎么就……这样难过了?”

声音也不觉变得柔软。

谢闻星应该属于醉了也不会完全丧失理智的类型,像是察觉到自己的举动太丢人,他忽然用手死死遮住自己的眼睛。

剩下的只有用来呼吸的鼻尖和微微颤抖的嘴唇。关鹤温柔下来的态度戳中了他的软肋,他是不争气……居然…反而更难过了。

手背覆盖上了另一个人的手心。

“别把眼睛盖住,可能会沾上细菌。”谢闻星的手被另一个人慢慢地掰了下来,关鹤用的力气不大。等谢闻星眼里再次刺进光时,对方看着他的样子唇角略弯:“哭起来还挺好看。”

“……”

“你到底在想什么?有时候感觉你也是喜欢我的,但你做过的那些事可一点也不像这个意思。”

谢闻星小声说:“喜欢啊。”

关鹤脸上笑意不减:“你这个时候对谁都会说喜欢。”

谢闻星微微皱眉。

冰凉的手指贴上谢闻星的眉心,关鹤把他蹙起的眉峰划平:“对付你这样狼心狗肺的孩子,只能把你想要的东西捧到面前。不能向你扔石头,你很记仇呢,自己知道吗?”

谢闻星错开视线,被他的话语弄得有些不好意思。

“虽然记仇不记恩,但要是察觉到一个人对你好,你会慢慢靠近他,还会忍不住去拉那个人的手。要是让你觉得很舒服,长时间过后你就不喜欢自己一个人了。我说的对不对?”

谢闻星低着头,半晌才闷闷应了声。关鹤看了他一眼,眼泪倒是已经不流了,眼角还残留着红色。

“可能是我对你还不够好吧,不然你也不会总在我面前哭。”

不是的……

谢闻星张了张口。

“不记得我今晚说过什么没关系,睡醒后,你可以用眼睛看,”关鹤说着,用拇指按过他眼角那抹红色:“会对你很好的。”

“对你好了,你就不能再甩我第二次。”

“不然我也会生气。”

谢闻星醒来时,觉得自己头痛欲裂。

记忆慢慢回笼,昨天发生的一切像潮水退去后逐渐清晰的沙滩,却在回忆到酒吧时戛然而止。

半晌,他不可思议地一下睁开眼睛。

他……打了关鹤?

睁眼后才察觉周围一切都异常陌生,不熟悉的天花板、没见过的枕头、飘窗上放着几本不认识的外文书……

谢闻星头再痛也反应过来这里不是他的房间,他一下撑着身子坐起来,却发现旁边还躺了一个人。

因为他起身的动作太快,那人被他吵醒了。

谢闻星不可置信地愣在原地。对方的眼皮掀了起来,懒洋洋地看着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关鹤的小臂搂上了他的腰,和成年后彻底沦为网瘾少年的谢闻星不同,关鹤一直有运动的习惯,对方的手臂比他粗,肌肉含量也高得多。

这样搂着,能很直观地感受到两个人的体型差异。

“头疼吗?”

大概是刚睡醒,关鹤的嗓音偏低。

“不痛。”

谢闻星磕磕碰碰说完话,脑子几乎要炸,却死活想不起来喝断片以后的事情:

发生什么了?

为什么会和关鹤躺在一张床上?

身上……好像也有点痛?!

“其他地方疼不疼?”关鹤意有所指:“我昨晚不是很温柔,直接把你扔上床了。”

谢闻星整个人傻了一样看着他,关鹤恶意地靠近了些:“不好意思。不过你太黏人了,我去拿醒酒药你都要跟在我后面。”

他离得越近,谢闻星就越忍不住后退,到最后耳朵尖也烧了起来,估计再被他欺负人要掉下床了,关鹤拉了谢闻星一把。

“你再睡会儿吧,我问问阿姨醒酒汤好了没。”

“我们睡一起了吗?”他背着谢闻星换衣服,身后传来犹豫的声音。

关鹤忍着笑:“嗯。”

“是……我主动的?”

“是。”

“我不肯放开你?”

关鹤故意使坏:“袖口都被你抓皱了。”

“对不起,”半天没等到回应,谢闻星踌躇地问道:“你什么感觉?”

“……”

“生气了吗?”

一直背对着他的男人回过头,谢闻星这才发现对方居然在笑,他好久没看见他笑成这个样子,眼睛都弯起来,微微露出洁白整齐的牙齿。

这么多年了,笑起来还是这么好看啊。

谢闻星舍不得移开眼。

关鹤难得被逗成这样,边笑边说话:“我说什么你都信?你自己没感觉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