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你不要走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唇和舌的碰触点燃了火花,关鹤松松抓着谢闻星的头发,让对方把头抬起来。

他比谢闻星高,接吻时关鹤略微低下头,才能达到最适合他们的姿势。

喝醉酒的谢闻星跟平日里截然不同,往日和关鹤接触时的僵硬跟羞怯都不见踪影,他甚至大胆地伸手去搂关鹤的脖子,努力拉近两个人的距离。

电梯数字变成了负一,该出去了,两个人却难分难舍。

亲昵中关鹤控制了一下自己的呼吸,他比谢闻星更理智,即使喝多了酒,也知道电梯里不是继续的好场所。

刚才他故意当着flash的面吻了谢闻星。

对这两个人的事情他并不是没有关注过,除了部分粉丝有时候忍不住拉郎配,大多数人调侃他们两个都是玩笑的态度,就连flash自己也说过比起谢闻星这个人,他更喜欢的是对方放在键盘上的手。

怎么会一时头脑发热,做出这种事情?

跟青春期里争强好胜的男生也差不多了,发现有人打量自己喜欢的东西,就忍不住做出类似于圈地盘的举动。

谢闻星并不希望他们的关系被太多人知道,出于尊重对方的意见,即使白天陆瑶瑶问得直接,他也以暧昧的方式搪塞了过去。

等会儿还是提醒一下flash吧……

陆瑶瑶订的酒吧一瓶卡座位上的酒就是千元起,这种消费场所并不担心找不到代驾。

关鹤带着谢闻星到了停车区,自然有代驾上来询问他需不需要帮助,把钥匙给了对方后,他和谢闻星进了车后座。

一直到了时间找过来,flash都还是呆滞的。

刚刚看见的画面在脑子里不断重播,冲击力实在太大,他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因为喝高出现了幻觉。

“怎么样?有没有看见小谢?”时间两三步走过来:“我那边没有人,问了个站在那儿的吧妹,她说只有两位女顾客出去过,他们应该走的这边。flash?”

“我……”flash整个人都没缓过来,一些零零散散的事情串在了一起:情人节当天那辆迈巴赫的车主、上午关鹤提及婚姻对象时谢闻星一反常态的沉默、刚才谢闻星对关鹤表现出来的熟稔……

可这两个人怎么可能结婚了?谢闻星喜欢的不是女孩子吗?难道是关先生……强迫他的?

flash的脸色千变万化,就是不语,时间有些急了:“你到底看没看见人?”

flash刚要说话,他的手机震了震,微信的提示音响了起来,像是有预感般的,他向时间比了个等会儿的手势。

果然是关先生的微信。

[今晚看见的事情,麻烦你不要说出去]。

flash拧起眉,犹豫一下,还是把最关心的事情问了出来:[您和哥是结婚了吗?]

大概是真的酒精上头了,他胆大包天补充了一句:[自由婚姻?]

刚打完他的酒意就有清醒的架势,flash心惊胆战地考虑要不要撤回,却看见对方正在输入……

操,发都发了,就这样吧。

[是]

[他是自愿的]

flash抬头:“我看见他们了,关先生扶着哥走的,两个人看起来很正常,没打架,关先生也没有揍他的意思。”

时间怀疑地问了一句:“真的?”

flash点点头。

“那你之前吞吞吐吐什么?”

“太惊讶了,这样居然都没有打起来。”flash话中有话:“关先生对哥真的很好啊。”他说完话不知不觉中有些失落,大概这就是知道偶像有了对象的感觉?

“……”

谢闻星是真的醉得厉害,不仅在电梯里不排斥亲吻,上车时、车上和下车后,都表现得恨不得黏在关鹤身上,关鹤稍微有退避的意思,前者就会自发靠得更近。

肢体上喜欢勾肩搭背就算了,心理也像回到了高中时,说话都带着自然而然的亲昵。这家伙醉了脑子里还有些逻辑,不停地追问:“你刚才为什么不抱我?”

“你说什么?”

“刚才,”谢闻星比划了一下,又拍了拍他的肩膀,语气突然变得恶劣:“我都伸手了,你居然不伸手?你是不是人?”

“……”原来在酒吧里是要抱的意思?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想打架。

“我没看懂。”

“那现在抱一个。”

醉鬼是没有逻辑的,关鹤不得不去抱他。

谢闻星问:“接吻吗?”

稍微亲了一下,唇摩挲过唇。关鹤也多多少少被他的情绪影响了,谢闻星再这么折腾下去他不可能没反应,干脆就浅浅碰了一下放开。

“哇。”

哇了之后半天没下文,他还没懂谢闻星在惊叹什么,对方这时又突然笑了:“这个不算,要伸舌头那种。”

关鹤的眸子变得有些阴晦,沉浮不定。

“黎衍说你在电脑里面藏片子,男的和男的,”谢闻星哈哈地笑,像是觉得有趣:“你这么好奇这种事,为什么不来找我?其实我也很好奇,我们……可以试试的。”

“……”

“他还说你亲口承认看这种东西是为了学习,你是为了用在我身上吗?”

谢闻星现在的样子,实在和几年前一模一样。

那算是他和谢闻星之间最越界的一次,ktv的卫生间里,黎衍在外面鬼哭狼嚎“我不转弯我不转弯”,尖锐的高音几乎能刺破厚重的卫生间门。

隔间里面,身为寿星的关鹤跟谢闻星挨在一起,谢闻星不停地说喜欢他,最严重的时候居然妄想动他的衣服。

关鹤不想躲,但他不得不躲。

谢闻星再这么撩下去,他早晚要炸。

问题是他不想趁人之危。

其实高中时,男生和女生出去开房已经不算多么新奇的事情了。他还知道班里有些同学找过小姐。他对这方面不排斥也不羞怯,但是谢闻星还这么小……才高一。

亲一下搂一下就算了,更过分的事他实在做不出来。

真的只是个小孩子。

“你在想什么?为什么不理我?”

谢闻星的声音把他拉回了现实,对方还在戳他的手臂,很是亲昵的模样。

果然醉了酒就会变成这副样子,一点没变。

都说喝醉酒的人是最不设防的,关鹤看了他半晌,忽然道:

“不是不喜欢我了吗?”

“不是觉得我不值得了、不够好了?”

他没想到,这些话会对谢闻星造成这么大的刺激,怀里的人突然变得僵硬,谢闻星的手指慢慢蜷缩。

关鹤看着他,说出了最后一个埋藏在心里的疑问:“你不是同性恋,这是真话还是假话?”

谢闻星瞥开眼,不回答他的问题。

他的反应实在有些奇怪,关鹤作势要收回自己的手臂,谢闻星又死死抱着不撒手。

等了很久,谢闻星的态度都是回避。

性格再好的人,这个时候都不可能没脾气,关鹤故意冷下声音,半是真意半是试探:“你不喜欢我,为什么要抓着我不放?”

谢闻星不说话,手却还是死死抓着。

关鹤都要被他逗笑了,怎么会有这么矛盾的事情?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他能感觉到自己的另一只手被谢闻星小心翼翼握住了,关鹤没动,谢闻星就用力地捏,像是希望他不要生气。

关鹤没忍住,一下子反扣住他的手。

谢闻星的脑子实在很乱,他总觉得,自己对关鹤怀有非常强烈的歉意,可一时半会儿谢闻星又想不起为什么,或许是对方的主动触碰给了他勇气,谢闻星又回到了刚才那个话题。

“你要……和我试吗?”

关鹤还是不说话,眉头却微微蹙起。

他身上的陌生感更强烈了,对于思维回到过去的谢闻星来说,他几乎没见过对方此时的模样。酒精麻痹了谢闻星的思维,只剩下了本能,他的本能就是亲近眼前这个人。

他大概是真的很缺乏安全感,所以一醉了就想黏着关鹤。即使对方说着让他难过的话,即使他不太懂关鹤为什么会这么说……

关鹤站起来,轻轻拿掉谢闻星放在自己身上的手,在后者惶恐不安的注视下道:“我去帮你拿醒酒药,你吃过之后洗个澡睡一觉,明天就会好了。”

“我想和你一起睡觉,”他的脸烧了起来,像是害羞到了极点,伸出来的手却很坚定地拉着关鹤:“你不要走。”

“……”

“你要是觉得麻烦,我可以……自己准备……准备那个。”

关鹤哭笑不得,但又不得不承认,谢闻星这句话的杀伤力实在太大了,他的大脑一瞬间充血。换了几次呼吸才让自己冷静下来:“不用了。”

话一说完,他再看谢闻星。

关鹤愣在了原地。

怎么……眼睛就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