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伪善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他这话一出,谢闻星的动作停顿下来。

他看着关鹤拉车门出去的背影,心跳变得前所未有的迅速。

“看星星?”时间压根没察觉到其中的深意,反而感慨了一句:“这个爱好很清新环保啊。”

解安全带时发现谢闻星待在车上一动不动,时间咦了一声:“小谢,你怎么还不动?”

“我马上。”

谢闻星说着,有些心不在焉地去碰车门。

时间哪壶不开提哪壶:“我突然发现,你名字里也有个星字。”

谢闻星心头一跳:“怎么?”

时间:“没什么,老板不是说他喜欢看星星吗,挺巧。”

谢闻星呼了口气:“是挺巧。”

酒吧被陆瑶瑶包了场。坐卡座时,谢闻星一直被时间等人勾肩搭背,等他反应过来,自己已经跟关鹤分开了。

再一看,那边坐的都是蓝鲸的高管、苏木、陆瑶瑶……

谢闻星没理由过去,只能跟着时间坐下。坐好后,思绪还在先前关鹤那句话里没出来。

一瓶酒对应一个卡座,众人又另外点了不少调酒,花花绿绿摆满了一桌。谢闻星一直在发呆,等其他人都在喊他的名字,他才一下抬起头。

时间有些奇怪:“小谢,你一直愣着干嘛?”

谢闻星摸了摸鼻子:“我在想事情。”

“别想了,今朝有酒今朝醉,干了这杯你再继续想。”

时间说着,就把他面前的酒杯满上了。

谢闻星也不抗拒,他拿了杯子,喝光时把酒杯倒过来示意自己喝空了,时间笑他:“你悠着点,一姐点的勃艮第,喝快了一会儿头晕。”

“哥喝这么多应该没问题吧?”flash在红酒瓶的三分之二处比划了一下。时间看了直摇头:“小谢酒量烂得一批,你们不知道?”

eve的打野不可置信:“摸神酒量差?”

时间:“一瓶啤酒就倒,他自己说的。”

所有人的目光都汇了过来,谢闻星摸了摸鼻子:“应该是,我好多年没醉过了。”

打野安慰他:“酒量是喝出来的,多醉几次自然就能喝了。”

谢闻星说:“我酒品不好,认识的人让我最好别醉。”

时间颇有兴趣:“怎么个不好法?你要找人打架?”

“打架倒不至于,”谢闻星眼神恍了一下:“反正很不好。”

高一那年,关鹤生日请了不少人去ktv唱歌,黎衍教他用骰子玩几个几,不小心一直输,就一直在喝酒。

他喝醉了隐隐约约还是有印象的,他记得自己醉后抱着一个人死不撒手……

等周末过完上学了,体育课碰见黎衍和关鹤,黎衍一见面,瞅瞅关鹤、又瞅瞅他,止不住地笑。

“小谢,你对周五晚上的事,有印象吗?”

谢闻星摇头。

“嘿,你过分了啊!”黎衍十分有狗腿的自觉,一股脑把事情全部倒了出来:“你怎么能这样对阿鹤呢?又亲又抱的,阿鹤差点把持不住、变成禽兽……他还什么都不能做,我看着都心疼他!你居然不记得了?那他忍这么久有意义?”

黎衍把他是怎么按着关鹤亲、关鹤为了掩人耳目不得不带他去ktv卫生间躲避的事情添油加醋说了一遍,谢闻星听傻了,原本被他拿在手上转的篮球不知不觉落在了地上,脸也涨得通红。

“……当然,你们在卫生间干了什么我就不知道了。”黎衍咳了声,扭头看关鹤:“要不您来说说?”

“说什么,”关鹤蹲下来,捡起了谢闻星的篮球,放回他手里后冲黎衍微微扬眉:“你别欺负他。”

黎衍目瞪口呆:“我靠,你假不假?”

他都把这些话说完了,关鹤来装好人,这小子当真伪善得一批。

偏偏谢闻星还很吃这一套。

“以后别喝醉了。”

“嗯。”

“要是我在场……多喝一点也不是不可以。”

“好。”

“一个人的时候最多一瓶啤酒。”

谢闻星当时满脑子都在循环黎衍的话,糊里糊涂就答应了。

一应,就应了很多年。

回过神来,时间正兴高采烈道:“非常好,今天晚上我们就灌你。”

eve的辅助:“看见这杯加冰威士忌了吗?”

eve的打野:“还有这杯绿的、这杯橙的和那边那杯透明的。”

flash:“都是哥的。”

谢闻星忍不住笑骂:“操了,你们是不是人?”

刚骂完,他脑子里突然划过一个想法。

要是他故意把自己灌得要醉不醉,是不是就有胆子去问关鹤了?问问他说的到底是什么星星。

天上的?还是……

但他要是醉了,是不是又会跟以前一样抱着关鹤不撒手?和少年时的亲吻拥抱不一样,现在如果再去吻关鹤、再去抱他……

他……会有什么反应?

相邻的卡座突然传来闹哄哄的声音,关鹤侧头,目光触及到的画面令他眼神一跳。

谢闻星端着一杯酒,看也不看就喝了下去。

“我靠,小谢你骗人吧,你明明海量啊?”

“我不行了……”eve的辅助一脸要吐不吐,面如菜色:“我他妈感觉自己漫步云端,不喝了不喝了,再喝经理杀了我,弗狗你也别喝了,你他妈脸都绿了。”

flash同样有些飘:“我脸绿了?我怎么看不见?”

在一群闹哄哄的人当中,只有谢闻星不说话,就一直笑。看起来和清醒时也没区别。

时间开始怀疑:“他是不是已经醉了?”

“摸神不是说自己酒品很差吗,现在闹也不闹,应该还算清醒吧?”

时间伸出手在谢闻星眼前晃了晃,正准备打个响指,谢闻星的眼睛突然一亮。

时间一怔。

要怎么形容谢闻星现在的眼神?就像看见了什么让他欢喜得不得了的东西,那双眼变得流光溢彩。

顺着谢闻星的视线,时间看见了走过来的关鹤。

谢闻星的确已经醉了。

有些人醉了并不会立即反应,他们需要一个刺激到自身的开关。关鹤就是谢闻星的那个开关。

时间看着谢闻星站起来,对关鹤伸出手。关鹤没反应,他就啪地打了对方的肩膀一巴掌。

挺用力的,声音不小。

全场皆惊。

时间的酒意一下就被吓醒了,他赶快站起来要去拉谢闻星:“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老板,小谢他喝醉了,他不是故意的……”

关鹤的眸色也确实冷了下来,冰一样。

这大概才是这个男人真正的样子,今天一天和他们相处时关鹤都没什么架子,搞得时间都快忘了对方的身份。关鹤这样的人生起气来绝对很恐怖。

谢闻星这倒霉孩子……时间在心里叫苦不迭。

关鹤开口问:“你们谁灌的他?”

这桌人交换了一下眼神,然后一个、两个、三个……几乎所有人都举起了手。

关鹤脸上的表情更淡了。

时间还在赔罪:“对不住对不住,您……您大人有大量,别跟酒鬼计较,我这就把他拖走。”

“这么多酒都是他喝的?”

“是是是,他喝得特别多,您看喝这么多能不醉吗,人醉了就是这样——”

话还没说完,谢闻星居然又伸出手拍了关鹤一下,这次没上次用力了,但那个声音依旧让时间牙根都酸了起来。

完蛋了完蛋了完蛋了……天啊!

“他喝醉了,我就先带他走吧。”关鹤说:“他酒量差,下次你们别灌他酒了。”

说着他就轻轻推了推谢闻星,后者此刻居然也乖乖顺着关鹤的力道往前走,眼看着关鹤把人带离了卡座,时间和flash面面相觑。

还是另一桌的陆瑶瑶最先打破沉默:“关先生也喝了不少酒吧?他怎么开车?”

eve的打野:“他是不是也已经醉了?”

eve的辅助吞了口口水:“他…他会不会和摸神打起来……?”

flash以目询问:“时间哥?”

时间:“追,这酒吧有两个门,你走南门我走北门,去看看情况。”

flash点了点头,他和时间算这伙人当中比较清醒的,两个人分别去了酒吧的两个出口。因为包场,舞池里面没几个人,越过光芒闪烁的水桥之后,flash看见了两个几乎重叠在一起的身影。

他心头一亮,赶快追了上去。

绕过走廊拐角,已经看见了人的影子,flash刚要开口,最先映入眼帘的是电梯鲜红的数字——

然后是被压在墙上的谢闻星。

要说的话硬生生断在喉咙里,flash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的场景,关鹤一只手按在谢闻星肩上,另一只手抓着他的腰,一个个吻细细地落在谢闻星的脖颈上。

谢闻星略微仰着头,眼睛半眯,确实是醉得不轻。

关鹤没有选择和他接吻,而是一直在用唇碰触他的脖子,到后来甚至挨到了谢闻星的喉结——

电梯的数字变成了二。

门开了。

关鹤拉着谢闻星,两个人走进了电梯里。

电梯门闭合前,flash看见一直略垂着眸的关鹤忽然抬起眼,不咸不淡地看了看自己。

然后低头。

这一次,他和谢闻星接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