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越帅牌面越大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这话说出来,大家都忍不住调笑了几句,一时之间“老板娘这么羞涩啊”“女孩子害羞一点真的好可爱”之类的言论层出不穷,谢闻星听着都不知道说什么,他偷偷看关鹤,对方正在点头,像是很赞同打野的瞎比比。

他觉得关鹤在逗他玩,但这种逗弄……

说不心动,那是不可能的。

不仅心动,心都要被关鹤搅个稀巴烂了。

也幸好,婚礼快要开始了,陆瑶瑶不得不起身做准备,眼看着新娘离开,一干人也进了教堂。

关鹤和蓝鲸那几名高层坐在一起,谢闻星则跟时间flash等混在一堆。关鹤在他们前面几排,谢闻星忍不住一直看。

在一干中年人里,关鹤分外出挑,偶尔他会侧头同旁边人说话,侧脸轮廓清晰俊朗。

年纪轻轻就坐到这个位置,不怪乎一见到他,eve的打野和辅助都是崇敬得不得了的模样。

身为新娘的陆瑶瑶做了致辞:

“很感谢大家今天来参加我的婚礼,陪伴我见证人生中最重要的时刻。我在外地念的大学,到艺术院校的第一天人生地不熟,有个学长帮我提行李、带我去了女生宿舍楼下,他告诉我他叫苏木。大学毕业那年,我开始尝试直播,认识了很多现在的朋友。而这期间,苏木一直陪在我的身边,我非常、非常幸福……”

她一手握住落地话筒,捧花被她扔了出来。陆瑶瑶没有往关鹤的方向扔,反而扔向了一众男主播这边。

“哇哦,”捧花最终到了时间手里,他举起来晃了晃:“谢谢一姐。”

陆瑶瑶在台上笑,纯白婚纱、繁花头冠,身为一个新娘,她的美毋庸置疑。

在一对新人交换戒指时,谢闻星特意看了看关鹤。

背对着他,跟着众人一起鼓掌,没什么特殊的反应。

谢闻星心里的石头落了下来。

关鹤应该……放下了吧?

就在谢闻星胡思乱想的空当,时间把捧花塞进了他手里。

谢闻星扭头:“?”

时间笑道:“祝你早日追到小姐姐,兄弟。”

陆瑶瑶和苏木订了酒吧,因为晚上还要聚一次,下午大家就一起在教堂这边过。

稍微忙一些的,像蓝鲸的一些大高管们、还有负责直播婚礼的摄影师都回了市区。教堂这边实在没什么好玩的,关鹤被一名高管缠着多说了会儿话,等他再看时,之前还在自己眼皮子底下的谢闻星已经没影了。

也难怪,都半个多小时了,谢闻星能坐得住才是怪事。

恰好这时已经换下婚纱的陆瑶瑶经过,关鹤拦住她:“小谢他们呢?”

“摸神他们在打牌呢,”陆瑶瑶面上一直挂着笑:“关先生您一定要去看看,他们太好笑了。哎哟,我去给他们拿果汁,他们就在花园那边。”

说完陆瑶瑶边笑边走,关鹤心下略感奇怪。

什么事情这么好笑?

等他到了陆瑶瑶说的地方,才发现一堆人围在一起炸金花,不少人面前的牌都扣下去了。活着的还有谢闻星、时间、flash和eve的辅助。

“加二十块,”谢闻星说:“给你们体检一下。”

flash一声哀嚎:“哥你真的很过分。”

eve的辅助看了牌,随即低声骂了一句:“我下了。”

还剩三个人。

时间冲flash道:“弗皇别怂,小谢手里的牌绝对比我们小,他是演员,不要怕。”

flash隔着人群对时间喊:“时间哥,我不行了,我手里有你的照片。”

时间:“……”

flash扔了牌:“我也下。”

关鹤有些看不明白,正好陆瑶瑶端着一盘果汁回来了,关鹤问道:“他们手里拿的好像不是扑克?”

陆瑶瑶:“拿的照片,今天不是有很多拍立得吗,在场的人基本都被拍照了。可能摸神他们手里也有您的照片呢。”

关鹤难得被噎了一下:“……照片打牌?”

陆瑶瑶:“是啊,摸神真的特别有趣。他说长得越帅牌面越大,他们就开始炸金花了。”

关鹤失笑。

眼看着谢闻星和时间还在相互套路,春日的阳光下,谢闻星笑得一脸灿烂。

怎么会想出这么……的办法?

时间疯抨击谢闻星:“谢闻星你他妈就是个鸡贩子,加十块!”

谢闻星:“鸡贩子?不存在的。我跟二十。”

陆瑶瑶被谢闻星和时间逗得直笑,边笑边对关鹤说:“我有点羡慕摸神以后的女朋友了,和他在一起肯定天天都很开心。”

就是在这时,牌桌上的情况发生了变化。

时间拿了五十块敲谢闻星,他可以看谢闻星手里的照片了。

看了一眼,时间一下把自己的照片亮了出来:“你输了,我这三张都是你的照片,这是个豹子啊!”

谢闻星不甘示弱:“我三张都是关鹤的照片!”

“我靠,你觉得关鹤比你帅?”

“废话,老子当然觉得他比我帅。”

“去你妈,我不允许,在我心里你就是最帅的!”

“不可能,”谢闻星也很暴躁,指着关鹤的照片对时间道:“看见了吗,看看这张英俊的脸,你知道帅这个字怎么写吗?”

在场的人都要被他们两个笑死,谢闻星是背对着关鹤的,他不知道被自己吹捧上天的对象就站在他后面,一边听他吹,一边挑眉。

眼里慢慢也染上了笑意。

时间同样注意到了,他故意使坏:“受不了了,flash吹你的脸,你吹老板的脸,你们这两个狗腿子……”

谢闻星:“我怎么狗腿了,我就是觉得他最好看,我实话实说——”

“老板!”时间等的就是他这句话,谢闻星一吹,时间热情洋溢朝关鹤道:“您快看,小谢是您的忠实颜粉啊!您要不要考虑给他涨工资?”

“……”谢闻星一僵。

然后像机器人一般,慢慢地、扭动脖子,回过了头。

关鹤是什么时候过来的?他刚才那些话,对方又听了多少?

“嗯,要涨工资。”

关鹤的声音像是一个按钮,他一说话,谢闻星就霍地一下放开了手里紧紧攥着的照片。几乎是仓促地转过头。

“我……你……不是…您……”

“哈哈哈哈小谢你别怂啊!”

“都是老同学了,摸神面对关先生怎么还是这么紧张?”

“哎哟,我第一次知道有人急起来不忘用敬称……逗死我了哈哈哈哈……”

“你别急,有什么事情慢慢说,”偏偏关鹤跟着他们一起逗他:“可以不用敬称的,学弟。”

“哈哈哈哈!大佬真的平易近人,叫学弟了都。”

“不是,小谢你脸红什么啊?笑死我了,哈哈哈哈哈!”

eve的辅助唯恐天下不乱:“摸神,flash说他可以叫你学长!他问你会不会也脸红啊?!”

flash抓起照片就往辅助脸上砸:“混账小子!话怎么这么多?你死定了——”

关鹤在一群笑岔气的人里面显得格外稳重,他对谢闻星道:“谢谢你夸我好看。”

他顿了一下,终于也笑了:“没想到你这么喜欢我的脸。”

谢闻星脸更红了。

又是一阵哄笑。

等闹够了,陆瑶瑶给大家分了果汁,时间热情洋溢邀请关鹤和他们一起炸金花。

玩到了傍晚,在教堂吃了晚餐后,去陆瑶瑶订好的酒吧。

谢闻星、时间、flash和eve的打野坐关鹤的车,时间坐了副驾。关鹤今天开的是莲花,打野上去后小声道:“这车跟上次那辆迈巴赫一样,梦中情人。”

flash忍不住吐槽:“你梦中情人可以组成一个足球队了。”

“有钱真好。”打野边看车内的构造边感慨。

进城以后谢闻星闲得没事,一直低头翻手机,快到目的地了,时间忍无可忍扭过头看了他一眼,问他:“一路看什么呢你?”

谢闻星:“没什么,就随便看看。”

时间:“不是我说,你们现在这些年轻人,吃饭看手机、洗澡看手机。你们问过手机的意思吗?它不怕湿身的?”

flash听了笑:“时间哥,你自己今天也看了八百遍手机好不好?”

时间:“是啊,所以你我皆凡人。但像老板这样的成功人士就不一样了,我今天观察了一下,老板几乎不怎么看手机。”

说着瞟了眼在停车的关鹤:“注意了,现在就没有。”

eve的辅助也笑:“关先生倒车呢,拿命看?”

“那不一样,”时间说着说着问:“老板,采访一下,您喜欢看手机吗?”

关鹤摇了摇头。车停好了。

“看,这就对了,”时间非常得劲:“那再采访一下,像您这样的成功人士一般喜欢看什么?”

关鹤思索了一阵,视线飞快掠过后排的谢闻星,声音淡淡的:

“我喜欢看星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