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骚里骚气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回房间后,谢闻星回忆了一遍关鹤说过的话,分析来分析去,他有了一个不可思议又合情合理的推论:

关鹤在关心他。

为什么关心他?是真的因为婚姻关系、还是关鹤也有私心?

想了一晚上他都不敢肯定答案,最后就这么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大概是因为一直想着关鹤,梦里谢闻星回到了很多年前。

他已经很久没做过这个梦了。有一段时间,他只要一闭眼,梦中就会重复这个场景。

“我们这样的人家,找个普普通通的女孩子,奶奶就很为你开心了。”

“关鹤这样的男生,做朋友自然是非常好的,但再亲密一些的关系……”老人摇了摇头。

“您、您说什么啊?”梦里的他朝老人不自在地微微笑,手心不知不觉间汗湿:“怎么突然说到这个了?”

“你还小,现在不懂,你以后会吃亏的,”奶奶的眼神慈祥中又透着些许无奈:“那天是他主动吻的你吧?”

老人家并不懂得多少关于男同性恋的概念,她只是隐隐约约察觉到,这样一段本就为世俗不容的关系里,谢闻星选择了关鹤,路只会更难走。

“您不是……”谢闻星咬了咬嘴唇,他有些不理解,心也前所未有的慌乱无措:“您不是很喜欢他吗?每次他来找我,您都很欢迎、对他也很热情……”

半晌后,谢闻星听见奶奶叹息般的声音:“我以为你们是朋友。”

她是对谢闻星再了解不过了,这个自己一手带大的孙儿外表桀骜不驯、大大咧咧,心却柔软的一塌糊涂,重情重义,因为从小没了母亲,谢闻星实际是非常渴望爱的。

关鹤那样的背景,再加上他自己又那么聪明,假以时日,这样的男孩只会越来越优秀。他对谢闻星的势在必得和喜爱,日后未必不会成为害了谢闻星的枷锁。

没有人能保证爱情的永恒,她不怀疑关鹤能全身而退,但谢闻星不行。

谢闻星的性格太乖了,根本不懂得在感情中保护自己。

“我真的很喜欢他,您也说我最近的成绩进步了,都是他在帮我补课,我跟他约好了要考同一所大学,我可以以艺术生的身份考综合大学,我们……我们不是没想过未来的。”

老人不说话,只是沉默地望着他,那样的神情刺痛了谢闻星的眼睛。

如果是老爸、阿姨或者老妈,他可以和他们大吵一架,就算说服不了他们,大不了拍拍屁股一走了之。

但这是奶奶。

他真正的、唯一的亲人……

他说服不了她,也没办法逃避她。

“我去上学了,等我下周回来再和您说,”谢闻星几乎是乞求地开口道:“可以吗?”

老人点了点头,谢闻星从牙缝里憋出了一句奶奶再见,他刚迈步就听见奶奶说:

“好好读书。”

初夏的雨水落了下来,梦境在此刻逐渐沉寂。

虽说要早起,但谢闻星昼夜颠倒早就成了习惯,快九点才慢悠悠从床上爬起来,下楼时发现宋阿姨在等他。

阿姨朝他笑了笑:“您终于醒啦?关先生说九点半要是还不醒,让我去敲您的门。”

谢闻星点头,知道以后宋阿姨大概会向关鹤汇报他几点起床,偷偷赖床的主意被迫舍弃。

吃饭时,谢闻星翻看了一下自己的微信。

flash昨晚凌晨给他发了消息,小孩就郁木深的事情向他道了歉,说给他带来了麻烦。这件事跟flash其实并没有太大关系,回复他自己不介意后,谢闻星往下继续划拉。

还有一条消息是时间的,凌晨两点,约他韩服吃鸡。

谢闻星回:[老子现在就在吃鸡]。

说完给时间拍了张手边的鸡丝粥,发过去。

想不到时间居然回复了他:[不得了啊摸神,起这么早喝粥,你们九零后也开始养生了吗?]

谢闻星:[你也起这么早?]

时间:[哪里,通宵到现在没睡罢了。下周陆瑶瑶结婚她,邀请你了吗?]

陆瑶瑶……结婚?靠?!

谢闻星这才想起来,前几天对方好像确实给他发过消息,但那个时候他被层出不穷的意外弄得晕头转向,他只看见了陆瑶瑶最后问他情况怎么样的消息,完全没看见结婚这一茬。

谢闻星找出聊天记录,发现一姐确实邀请他去参加自己的婚礼。

陆瑶瑶结婚了,也就是说,关鹤跟她彻底不可能了?

谢闻星欣喜异常,在语音里激动地嘶吼:“我去!我要去!我祝她和她老公百年好合!”

时间也给他发了语音。

“哈哈哈哈你激动个屁啊,你像个孤儿,”他说:“不过一姐这次牛逼,蓝鲸好多高层都要参加她的婚礼,真的给足了脸面,听说还要专门给她开个直播间。弄得跟明星似的。”

谢闻星还沉浸在陆瑶瑶要结婚的喜悦里不可自拔,时间说什么他都随便嗯嗯嗯。

“最牛逼的是,一姐还邀请了大老板,”时间道:“就是不知道来不来了,我觉得关鹤那种人,很悬。”

谢闻星一个僵硬:“你说什么?她邀请谁了?”

“关鹤啊,你学长。”时间知道前些天发生的事情,提到关鹤时嘿嘿嘿:“不得不说,小谢,深藏不露,年会的时候我都没看出来你和他有多熟。”

“……”

也不知道怎么这么巧,偏偏这个时候,他收到了关鹤的微信。

谢闻星心惊胆战地点开。

[陆瑶瑶结婚,你去吗?]

谢闻星咬着牙回复:[去,你去不去?]

看见关鹤回了一个去,谢闻星恨不得挠破手机屏幕。

他开始担心关鹤抢亲的可能了。

陆瑶瑶的婚礼订在一座巴洛克式的教堂,阳光蓝天,茵茵草地。

受邀人有很多,除了双方的亲戚,还有双方工作上的同事,陆瑶瑶就邀请了很多蓝鲸的主播,甚至连eve俱乐部也来了三个人,辅助、打野和flash。辅助是陆瑶瑶的粉丝,今天女神结婚,心情十分复杂。

flash一直是没睡醒的样子,时不时眯着眼补瞌睡,据辅助说,他们最近在准备lpl春季赛,全战队基本昼伏夜出,已经半个月没有见过阳光。

看见谢闻星以后,flash拖了把椅子过来,靠在他旁边。

身为flash的粉丝头子,陆瑶瑶说话声音压低,生怕吵醒对方:“你们这么累啊?”

eve的辅助苦笑:“教练每天跟发疯一样,春季赛成绩好才能有中国赛区选拔赛的资格。他也是操心太过,有弗狗在我们闭着眼睛打打就能过线。”

“别奶自己。”打野拍他后脑勺一下:“你是我们战队最毒一口奶。”

他们这边是全场最亮眼的,一群年轻的小伙子围着新娘插科打诨,时不时传来哄笑声。聊得正欢,关鹤走了过来。

明明大家的年龄相差不过三四岁,陆瑶瑶更是和关鹤同龄,但他一过来,原本满嘴骚话的eve打野立即安静如鸡,半晌后诚惶诚恐道:“关先生好。”

说完就想站起来。

“你好。”关鹤倒是表现得很平静,他把手里的捧花给了陆瑶瑶:“苏木让我带给你。”

“谢谢您。”陆瑶瑶犹豫了一下,她双手接过捧花看了看,眸子一亮:“这个好漂亮。关先生,一会儿我把捧花扔给您吧?”

打野插嘴:“男生也可以收捧花?”

辅助笑道:“国内一般没这么多讲究,寓意好就行。不过关先生好像已经……?”他说到这儿咳了一声。

到底是年轻男孩子,打野眼里满身抑制不住的好奇:“我们听人说,您是不是结婚啦?”

谢闻星有些僵硬。

他垂下眸,不敢和关鹤对上目光,心里又隐隐希望关鹤承认。

半晌。

他听见关鹤的声音。

“已经两个多月了。”

对方答得风轻云淡,在人群中却无异于一场暴击,陆瑶瑶哇了一声:“男神真的结婚了啊。”

eve俱乐部两个队员也在疯狂哇哇哇,大概是觉得关鹤态度很好,打野说:“老板娘肯定超级无敌好看!”

打野看了眼谢闻星,灵机一动:“摸神,你见过她吗”

摸神我每天早上起来,都会在镜子里看见他。

谢闻星讪笑一下:“没见过。”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心虚,说完这句话,谢闻星总感觉关鹤意味深长看了自己一眼。

“关先生,”陆瑶瑶也对关鹤说的人很有兴趣:“您什么时候让我们见见她?”

“什么时候……”关鹤看了看眼又开始装鸵鸟的谢闻星,开始一脸淡然地胡说八道。

“他害羞、怕生,人多了会不好意思。”

“……”

“平时看起来骚里骚气的,戳他一下都会脸红,亲我一下都不敢。”

“……”

“等什么时候他愿意主动亲我一下,我就带他见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