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这个人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谢闻星回房间后都没再看手机,他洗漱完毕倒头就睡。休整一夜,心情稍微调整了过来。

该面对事实了。

谢闻星下了楼,坐在餐桌上时,宋阿姨将新蒸好的蟹黄包摆在他面前。他道了声谢、随后拿出了手机。

他上微博看了看,热搜已经下去了,但昨天带节奏的公众号们又发布了新的实锤,从头到尾读下来,谢闻星一愣。

大年初二到大年初五……

一瞬间各种滋味涌进肺腑,谢闻星甚至产生了丝丝庆幸。

至少…就算关鹤看见了这些消息,他也不会相信了。

不幸中的万幸,那个想黑他的人把订酒店的时间挑在了这几天。仔细想想也不奇怪,他平时开播都很准时,唯有过年那些日子连续停播请假。

正在思索,他的微信响了起来。是小助理发来的消息:

[摸神,您这回真的麻烦了]

[不知怎么回事,有人把您这件事通报上去了。后天是蓝鲸融资后的第一次总结会议,监管部门原本就要在会议上处理一些行为不当的主播,一定是有人想算计您,您的直播间虽然没问题,微博那件事的影响却很严重]

[真要是在会议上被点名,您说不定……也要受处罚]

[这次会议很正式,我听人说,新老板平时根本不插手蓝鲸内部的运作,但这次他很可能会到场。而且监管部已经把要处罚的主播名单列好了,他说不定都过了目,他对这些事一向很严格的]。

谢闻星的手顿了顿:[新老板?]

小助理:[关先生啊]

谢闻星:[他……知道我的事了?]

小助理:[只是推测,您千万别声张。现在还是想想如果平台真有处理这件事的打算,您该怎么应对]。

怎么应付?

谢闻星一时之间都不知道怎么回复助理。关鹤知道了,他会在会议上帮他把事情带过去吗?或者就算关鹤明白他那几天什么也没做,也还是会被其他的黑料带节奏?

毕竟其余的黑料看起来也着实恐怖。

谢闻星:[算了,我等着老板判吧]。

小助理:[……您…也别太难过,说不定事情还有转机]。

谢闻星心不在焉回了个嗯。

的确,这些事情说到底都只是网上的风浪,就算他直播间里一片骂声,他也照样有钱赚。

但如果关鹤不相信他,他这里……

就彻底没有转机了。

晚上关鹤回来时,谢闻星没有开直播。

他原本在房间里玩游戏,听见动静,他略微迟疑后走出了房间,开门时刚好跟上楼的关鹤四目相对。

关鹤还穿着正装,领结倒是已经散掉了,因为微敞的领口,衬衫西服也被他穿出了些慵懒随性的味道。

他个子高,骨架也很完美。肩膀宽阔,到了腰线这儿收敛起来,加上腿长,身姿就显得挺拔俊逸。

此时听见开门的动静,关鹤掀起眼看向谢闻星。

“你才回来啊。”谢闻星说。

“事情比较多,走得晚了点。”关鹤问他:“要下楼?”

“……是。”询问的话在嘴边打了个转,谢闻星看着关鹤怎么也说不出口。

你看见那些微博了吗?

你怎么看?

你会相信我吗?

“嗯,下去吧。”

“我……”

他跟关鹤几乎是同时开口,后者见状略微扬眉:“怎么了?”

谢闻星咬了咬牙:“没事。”

操,开不了口。

关鹤的目光在他身上停顿片刻,最终点了点头。

“今天不直播?”

“不了。”

“那早点休息。”

“你也是。”

说完话,谢闻星装模作样走下了楼梯。

就这样吧,要是关鹤说了什么不好的话,或者关鹤现在压根什么都不知道……

他还是等结果出来……就好。

蓝鲸的大会在下午三点开始,谢闻星时不时就看一眼手机,提心吊胆等待小助理的消息。

这么煎熬地过去了一个小时,快到四点时。小助理忽然给他发了一长串感叹号:[!!!!!!!!!!!]

谢闻星:[请说人话]。

小助理:[天啊啊啊啊啊啊!!!!绝地反击!!!!]

小助理:[摸神你太稳得住了吧?你都不告诉我你跟老板是校友的?!!]

这他妈都是哪儿跟哪儿。

谢闻星心浮气躁:[老子求求你,挑重点]。

小助理说:[没事了没事了,不仅没事,老板还帮你说话了。你等等啊,这次会议有视频的……]

半晌过后那边发来了一个链接,谢闻星点开看。

助理补充:[在四十五分钟左右!]

谢闻星拖动进度条。

监管部的负责人汇报了他的情况,方型长桌的尽头,坐在最上位的关鹤敲了敲自己面前的资料:“你说的这些情况,自己核实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