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好不容易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按照时间的分析,他是不敢和关鹤有肢体接触,嘴上撩骚倒是一套接一套,典型的有贼心没贼胆。

想克服这种情况只有一个办法:

“你多找机会和那个妹子接触,就从最基本的拉手拥抱开始,循序渐进,争取每天进步一点点……亲一下就别了,人家靠过来你跟块木头似的,哪个妹子想亲一块木头?”

谢闻星也觉得很有道理,可现在到了工作日,他基本见不到关鹤的人影。谢闻星心里跟猫挠一样,又期待又愁。

等到双休,头一天直播到深夜的谢闻星补觉到了傍晚。他在楼上睡得天昏地暗,楼下,宋阿姨朝刚下楼的关鹤笑道:“先生今晚在家吃饭吗?”

关鹤应声,他看了看四周:“小谢呢?”

“谢先生好像一直在睡觉,中午他也没下楼,我……”宋阿姨有些不好意思:“我敲了他的门一次,他说他睡醒了自己下楼吃饭,我就不方便再叫他了。可晚上过来时,桌上的午餐还没动过。”

原本放在椅背上的手指一顿,关鹤说:“我上去看看他。”

上了楼,关鹤抬手敲了敲谢闻星的房间门,没有反应。他又等了一会儿才去拧动门把。

门没锁,关鹤推门而入。

房间里没有开灯,窗帘紧闭,整个空间里唯一的光源是电脑显示器上的提示灯。

随着关鹤开门的动作,走廊的灯光流入室内,他看清了床上微微隆起的被子。谢闻星还在睡。

谢闻星睡觉时很安静,只有轻微的呼吸声。手机扔在离主人一臂之遥的位置。关鹤低头看他。

鼻梁很高、眉骨线条清瘦漂亮。大概就是因为这样的骨相,谢闻星的面容才始终有种清隽的少年感,关鹤看了他一会儿,谢闻星一直闭着眼睛,像还在睡。

“醒了就起来吧。”关鹤说。

谢闻星一动不动。

“你一天没吃东西,不难受么。”

没反应。

“那你继续睡。”

床上的人眼皮偷偷睁开了一条缝,隐隐约约看见关鹤真的要走,谢闻星嗳了一声,装作才睡醒的样子打了个哈欠。

“才醒……几点了?”

“六点半。”

“这么晚?”谢闻星这下是真的有些诧异,他是在关鹤推门时醒的,原本装睡想看看关鹤的反应,想不到对方真的要走,他只能立即“醒”了过来。

关鹤言简意赅:“下楼吃饭。”

饭肯定是要吃的,但好不容易有机会和对方独处,谢闻星当然不会就这么乖乖起来。他慢悠悠地打开灯,拉开被子时对上关鹤的目光。

“吓到你了?”谢闻星很流氓地摸了摸下巴,说话调子懒散:“我习惯裸睡,你又不是不知道。”

他毫不顾虑自己暴露在外的皮肤,修长的肢体在空气中划出白色残影。关鹤记得黎衍刚知道他是同性恋时下巴都快掉地上,但想到对象是谢闻星,黎衍说出了一句很艺术的话。

可以理解。

谢闻星这张脸,是男人和女人都会喜欢的那种漂亮。

末了,身为关鹤的头号狗腿,黎衍给了谢闻星最高等级的评价,他对关鹤说:“你要是和小谢睡了,你不亏。”

想起黎衍那句粗鲁又贴切的不亏,关鹤微微眯起眼。他又不傻,当然知道谢闻星这是在撩他。

前几天埋下的疑惑还来不及解答,谢闻星就自己送上了门。

该夸他乖、还是说他蠢?

“我头有点疼,”谢闻星说:“可能是没吃饭,低血糖又犯了,你能不能扶我一下?”

他原本以为关鹤不会答应,就算答应也得再磨一会儿,想不到关鹤说了声好,下一刻,有些凉意的手指轻轻贴上谢闻星的额头。

“哪里疼?”

“……”

“太阳穴?还是眉心?”关鹤离他越来越近,对方弯下腰,另一只手停在他的肩头。

而后握紧——

谢闻星一个激灵。

“怎么了?身体这么僵硬,”关鹤说话不徐不疾,仔细观察着他的反应:“很难受吗?”

岂止是难受,他都快傻了,想起时间的循循教诲,谢闻星咬了咬牙。

别跟块木头似的。主动一点,取悦关鹤。

可他脑子一片空白,谢闻星磨了半天,才从嗓子眼里闷出一声嗯。

“是不是没吃东西,胃疼了?”

“嗯、嗯…是。”

“那我帮你揉揉?”

谢闻星一愣。胃是在胸口下面吧?揉…揉一下?

他的脸倏忽烧了起来。

这他妈的……好色-情啊。

“我不会碰到不该碰的地方,”关鹤轻描淡写将其中的旖旎一笔带过:“放心。”

关鹤越是表现的平静,谢闻星脸上的温度就越高。等他发现自己居然因为关鹤这几句话有了反应,谢闻星自己都快对自己绝望了……

“不用了!”谢闻星裹紧了被子,生怕关鹤看出异样:“我一会儿就好了!你先出去吧。”

捏在肩膀上的手又用力了几分,他第一次知道关鹤的力气这么大。

“也好,”关鹤忽然松开手:“你躺一会儿吧,休息好了再下来。”

谢闻星忙不迭点头。

看他的反应,关鹤先前的推测又明晰了几分。谢闻星是真的在不好意思。

之前怎么就没发现?仔细想想,接吻的时候他怀里的人整个都是僵硬的,蠢得连舌头都不知道动一动。

还有在游泳馆那次,他刚把手伸到他的腰上,谢闻星的第一反应就是躲开,他当时还以为对方不喜欢,现在想想,那分明就是从来没被人碰触过的不适应。

怪只怪谢闻星平日表现得太吊儿郎当,说话也没个正经。哪想得到,外表这么妖艳贱货老司机,内心居然软成了这个样子。

下楼吃晚餐时,气氛有些古怪。平日里两个人的交流基本都是谢闻星一直挑起话题,今晚他一反常态地沉默。

关鹤也没说话,谢闻星就更不敢造次了,他闷头吃饭,等到一碗米快被他刨干净,碗里多了只蜜汁鸡翅。

谢闻星抬头,有些惊讶。

关鹤看着他:“你只吃米么?”

“……谢谢。”

看着碗里的鸡翅谢闻星还有些没反应过来。须臾过后,他拿筷子戳了戳它。

这好像是关鹤第一次帮他挑菜?

那他以后要不要故意只吃米?

吃完晚餐,谢闻星试探性地问了一句:“你今晚有工作吗?”

“今天是双休日,哪来的工作?”

关鹤语气轻松。见他没有直接拒绝,谢闻星眼神闪烁,有些期待地问:“那你要不要和我一起看电影?”

怕他不答应,谢闻星急急忙忙补充:“《蝴蝶效应1》,是个一环扣一环的科幻片,网上评分有九点二,虽然电影有点久了但是——”

“嗯。”

“——但是好多人都说好看,”谢闻星笑起来:“那我去开投影。”

他去了客厅,开机的中途忍不住一直弯着唇。关鹤没有拒绝他,是不是说明情况在慢慢变好了?

他顺手拿出手机划拉了一下,原本只准备看一眼微信,微博的推送却接二连三发过来。

谢闻星有些奇怪地点开。

[摸神这次要凉了?]

[到现在都还没表示,你到底什么态度?]

[摸摸出来解释一下好不好,从消息出来哭到现在,真的很喜欢你啊,只要你站出来说明,不管说什么都会信的]

[不是,我就不懂了,这种人有什么值得喜欢?打pao找他方便?]

[佳淇都把聊天记录贴出来了,人家明确表示过拒绝,他就死皮赖脸抢佳淇的活动,男的能恶心成这样真的大开眼界]

[贴一下他干过的那些臭事:骗p、艹粉、找代练、抢活动,欢迎补充]

……

谢闻星自己的微博下乱七八糟,他看了一会儿,虽然前因后果还不怎么清楚,但事情显然相当严重。

他正准备在微信询问蓝鲸的助理,无意中切到微博热搜,谢闻星整个人僵在了原地。

他从热搜里点开自己的名字,视频里的男人懒洋洋躺在床上,有一名只穿内衣的女人在画面里一闪而逝,女人笑着说了什么,她伸手俯低身靠近他……

那个男人的面容和他几乎一模一样。

除了视频,还有不堪入目的床照、聊天记录……

微博下面骂声一片,有很多圈里人,比这更多的是圈外不认识他的路人。根本就不懂英雄联盟的人在他的游戏视频下分析他是不是开挂了,更多人则是恶心视频里的主人公玩弄粉丝、威逼利诱同台女主播和他上床……

他的名字和那些真真假假的信息混杂在一起,成了众人义愤填膺讨伐的对象。

谢闻星一路往下滑。

说他骗炮死妈没关系,说他明天就坟头爆炸他也不在乎。

可要是关鹤看见了这些。

谢闻星按灭了手机,几乎手足无措。

他……该怎么办啊?

好不容易……好不容易关鹤看起来,有一点喜欢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