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好不好看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甜味融化在舌尖,吞下那块奶糖后,谢闻星问关鹤:“你身上为什么有这个?”

他生怕错过对方一丝一毫的表情,那个可能性在脑子里发酵,心脏像是被一只手捏了捏。

关鹤轻描淡写:“顺手拿的。”

他的模样太自然,平静得无可挑剔。谢闻星看着他,追问的话却再怎么也说不出来。

是啊,怎么可能呢。

再怎么自作多情也该有个限度,这种异想天开的想法……他张了张口,明明理智告诉他这个话题应该到此为止,可他忍不住:“为什么会顺手——”

也就是这时,广播响了起来:

“游客您好,经过二十多分钟的抢修,缆车已经可以正常运行了,请游客依次排队上缆车,对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表歉意。”

广播的女声压下了谢闻星的声音,没听清他说什么的关鹤投了个疑惑的眼神过来,谢闻星厌厌地摇了摇头。

晚餐是在酒店里吃的,从餐桌的落地窗往外看,外面竟然还在飘雪。

吃过晚餐,谢闻星回房间洗澡,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房间的布置太暧昧,他洗完澡出来总觉得有些不自在。

关鹤靠在床边玩手机,头略垂着,他的睫毛很长,这么阖下时,凌厉淡漠的眼型也显得柔和不少。

谢闻星见床头放了一只礼盒,走过去好奇地扯了一下上面的蝴蝶结绸带:“这是什么?”

这盒子一看就是酒店准备的,结合周围的环境,谢闻星的思维不免有些飘。

关鹤没理他,谢闻星自娱自乐拆开了盒子,看见里面的东西他愣了愣,随即眼睛一亮。

还真有套子?

他把盒子里的东西一件件往外拿,套子、眼罩……还有,嗯?

谢闻星看了半天没看懂这是什么,见这玩意儿上面有个按钮,谢闻星尝试性地推了一下。它开始疯狂抖动。

“…………”我日。

反应过来这是什么,谢闻星差点没把它扔了。他的一系列举动让关鹤抬眸瞥了他一眼,谢闻星讪笑:“我、我就试试。”

他边说边把按钮推回来,好不容易把它关掉,谢闻星呼出一口气。

抬头才发现关鹤一直看着他,谢闻星僵硬了片刻,旋即笑道:“你怎么一直看着我?你是对我有兴趣,还是对那玩意儿……有兴趣啊?”

他说话刁钻,显然故意没事找事。即使只占个口头便宜,谢闻星眼里也不觉带了点笑。

关鹤看着他的模样,对方说话时的口吻甜丝丝、充满了调笑意味,就是这副不着调的样子,让他血液沸腾的同时又心生厌烦。

关鹤收回目光,神色平淡:“都没有。”

偏偏有人不知死活地凑了上来,谢闻星刚洗完澡,他的锁骨是一字型,很纤瘦性感。

“都没有你看什么?”他离关鹤很近,嗓音微扬,像**。

这种情况还忍得住,大概就不是男人了。

关鹤在心里把这个小贱人骂了一万遍。他伸出手覆上谢闻星的脖颈,手指微微用力,拇指顶住谢闻星的下颚,强迫对方抬起头。在床的正上方,有一面圆形的镜子。

谢闻星一抬头,就看见镜子里关鹤锢住自己脖颈的手、挺立的鼻尖、说话时启合的唇……

他们离得好近。

在镜子里,他们就像拥抱般亲昵在一起。谢闻星的脑子轰地一下炸开——

关鹤问:“好看吗?”

他说:“你现在在看什么,我刚才就在看什么。”

关鹤略微抬眸,正想再做点别的,他突然发觉自己手下的躯体说不出的僵硬。

谢闻星一动不动。既像紧张、又像是怔愣,这和他平日里表现出来的模样太不同了,关鹤一时之间有些没反应过来。

他困惑地看了眼谢闻星,手指无意识摩挲过对方的喉结,就是这个动作后,谢闻星的脸突然浮起了红色。

红从脸颊一路烧到脖颈,他看起来哪像什么情场老手,分明是个什么都没经历过的毛头小子。

关鹤蹙眉:“你……”

谢闻星闻言直直看着他,目光不瞬,但对方那样的神情总让关鹤觉得自己是在欺负他。

对视几秒后。

“算了。”关鹤收回手。

见他要下床,谢闻星的手指捏紧了被角,刚才、刚才关鹤是不是想……?

我靠,为什么算了?!

眼见关鹤起身去了浴室,谢闻星猛地捶了一下枕头。

啊啊啊啊啊!!

是他哪里表现得不对吗?是不是因为他太僵了,关鹤不喜欢?

不是、这他妈的,这他妈的不能怪他啊……突然离他这么近,还摸他脖子,谁能受得了啊?

还问他好不好看……

他看着那个画面血管都要爆了!

听着浴室里传来的水声,谢闻星半天回不过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