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一颗糖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英雄联盟区是蓝鲸流量最大的分区,有些不播游戏的主播,比如陆瑶瑶这样主营唱歌的女主播,就同样被分在英雄联盟区。

因为是情人节活动,官方给主播们准备了红色的帽子,其上绘有蓝鲸的logo,要求入场时戴。

为了以防万一,平台官方给大主播都准备了保镖,谢闻星下车时就有三个高壮的工作人员替他拦下过分热情的粉丝,无数人伸出手想要碰触他,混乱中谢闻星的帽子被挤掉了。

也就是这时,不远处爆发出一阵尖叫。

eve的保姆车停在了入场口,远远望过去,从车上下来的几个年轻人个子都非常高,尤其是最后下来的那个,穿着红绿相间的vetements棒球衫,深蓝阔腿裤。因为个子高而瘦,他微微有些驼背,伸出来的手指苍白有力。

他戴着项链和耳钉,头发是张扬的蓝灰色,似乎队友说了什么令他愉悦的话,年轻人的唇角微微扬起。

漫画般漂亮。

“弗皇好帅!卧槽窒息!”

“氧气瓶!”

“eve这个阵势根本就是韩国男团吧。flash多久换的发色,上次不还是金的?”

有工作人员向他们递红帽子,几个没戴帽子的队员都相继戴上。flash原本也要接,助理小妹看见他头上的gucci鸭舌帽突然摇头笑了笑:“你就这样吧,这样好看。帽子也不是必须要求戴的。”

flash点点头,他环视过四周,原本一直懒洋洋耷拉的眼睁开来。

“麻烦给我一个红的。”

“啊?”

他干脆直接从助理手里勾住红色鸭舌帽的调节带,轻松一抽把它提起来:“谢谢。”

围在eve俱乐部的粉丝们看着flash拿着一顶跟他画风不搭的红帽子朝一个方向走去,身后eve的队员们开始怪叫:“弗狗!注意影响!”

“一会儿还要和人家比赛,不要忘记回家的路。”

等到周围的粉丝们大气都不敢出、原本负责谢闻星的保镖不得不抽出精力保护突然过来的flash,红色的帽子被轻轻放在谢闻星头上。

flash比谢闻星高一些,从谢闻星的角度,刚好能看见小孩笑时露出的白牙。

“哥,这个给你了。”

谢闻星道了声谢。那边eve已经开始入场,谢闻星干脆就和flash一起走。周围的粉丝们在疯狂拍照。flash道:“先别说谢,一会儿比赛时我不会留情的。”

谢闻星这才想起蓝鲸之前通知过今天会有主播对战eve的比赛,原本一个俱乐部的职业选手肯定强于几乎没有组队配合过的主播,为了增强可看性,eve的队员和主播都是交叉组队的。

谢闻星说:“万一我们在一个队呢?”

flash:“不太可能,我觉得策划会故意把我们岔开。”

毕竟他俩渊源不浅,即使昨年flash率领eve打入wc四分之一决赛,都有人带他是谢闻星手下败将的节奏,为了制造噱头,主办方应该会让他俩处于敌对的位置。

“哥一会儿拿射手位吧,我想用一样的位置和你比一场。”flash说:“要是拿了别的位置,哥输了哭鼻子我不想安慰。”

谢闻星失笑:“输给你就输了,为什么要哭?”

flash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看来哥还不知道输掉的惩罚啊……”

等进了休息时,谢闻星接到通知才知道flash为什么说得那么严重。

输掉的队伍要cos一位联盟中的英雄,cos什么英雄倒是可以自己选,唯一的要求是,必须反串。

这他妈的能输?绝对不能输。

等到临近比赛时,谢闻星见到了自己这组的队员,eve的中单和辅助被分来了他们这边,有个还算熟悉的ff5、另外一个英雄联盟区的主播。flash那边插了两个主播,其余都是eve的首发队员。

陆瑶瑶担任了主持人,她今天穿了一身阿狸的风纪委员制服,显得格外青春妩媚:“终于到了最精彩的环节之一!主播们和职业选手即将进行一场水友赛,最最最精彩的是输掉的队伍必须反串cosplay哦……”

她狡黠地眨了一下眼睛:“我们来看看两边的队伍,哇塞,都是圈里的颜值担当啊。你们是比较想看flash反串琴女或者阿狸呢,还是想看摸摸cos女枪卡特?”

eve的辅助最先笑场:“不是,陆瑶瑶这波有点过分啊,给摸神选的都是露肉的,给我们弗狗选的怎么都这么含蓄?”

打野跟着笑:“陆瑶瑶是flash的粉丝头子你不知道?”

flash:“少说两句,不然输了大家一起穿女装。”

打野立即做了个给嘴巴上拉链的动作。

ban&pick环节,对面首先禁了flash的女枪,flash给谢闻星禁了艾希,最后谢闻星拿了大嘴,flash拿了卢锡安。

游戏开始链接。

比赛进行到了后期,或许是因为更能带节奏的打野在flash他们那边,谢闻星这边的塔已经被拆到了高地,两方人头比倒是不相上下。

辅助一直尽心尽力地保护谢闻星的大嘴。在高地塔下团战时,因为对面中单走位失误被谢闻星击杀,被迫开团导致flash那方输出乏力。eve的辅助更是熟知flash的打法,带着中单强行换掉了flash!

敌方双c位被灭,谢闻星趁胜追击。他的大嘴追着仅存的打野不放。e技留人、平a耗血,原本战况已经出现了一边倒的趋势,r技cd完的皇子却猝然回头。

皇子的r技可以对目标造成环形障碍,如果被控,没有位移的大嘴只有死路一条。

谢闻星在被控前交了闪现!

flash旁边的上单惊异:“卧槽这预判!牛逼啊。他一直钓鱼呢卧槽!”

打野啊了一声,眉目之中有些懊恼。胜负已定,输出炸裂的大嘴将eve打野一套带走。

victory(胜利)——!

敌方水晶爆裂的一刹那,ff5摘掉耳机跳起来,年轻的男孩激动得不知所措,谢闻星握住鼠标的手指也不觉颤抖。

ff5终于忍不住:“摸神,我能抱你一下吗?”

谢闻星边笑边伸出手,ff5不停地感叹:“谢谢你,你太厉害了,差点以为真的要去反串……”

全场都是激动的欢呼,游戏已经很久没有带给谢闻星这种程度的喜悦了。或许因为无论作为对手还是队友,eve战队都异常强大,胜利的体验才能格外酣畅淋漓。

陆瑶瑶让他们暂时下台,谢闻星握着手机,他的脑子里不停重放击杀英雄的提示音和画面,谢闻星犹豫不定。

关鹤应该认识flash吧?给关鹤发条消息……可以吗?

告诉他,他赢了比赛。

就算这并不是什么职业赛,奖励也只是不接受惩罚,可那一点喜悦迫不及待地想要被分享给另一个人。

迟疑再三,谢闻星打开了微信。

[今天有场水友赛,eve和主播交叉组队,我和flash都玩的射手。我们赢了]

消息发出去后,谢闻星读了一遍才觉得自己像是没话找话,为了遮掩,他加了句:[输的队伍要cos女英雄,幸好没输哈哈哈哈]。

……哈个屁啊哈。

再去读消息谢闻星觉得自己怎么看怎么蠢,他都想撤回了,却显示对方正在输入。

谢闻星停下动作,聚精会神看着屏幕。

[看见了]。

关鹤说他看见了。

看见什么了?是在看直播吗?

谢闻星忽然有好多话想说,喜悦化为了气泡,咕嘟咕嘟不停涌向海面。

我厉害吗?是不是很帅?

尤其是最后他交闪现反杀的刹那,一定帅得要起飞了。

谢闻星删删改改,总怕不合适。

……怎么就,说不出口啊。

他害怕突兀,担心太过熟稔让关鹤察觉到异样。可这么改来改去,原本该立即回复的消息硬生生拖了三分钟都没回复。

说点什么,快想想,说点什么才合适?

手机震了震,谢闻星立即戳开。

他收到了一条来自关鹤的新消息,是一条语音。

关鹤的声音从小小的听筒里传出来,有一些随意,那种漫不经心的语调里带了点儿懒散的鼻音。

或许还有夸奖。

“你很厉害,大嘴玩得很棒。”

……关鹤知道他玩的大嘴!他真的在看直播!

刺啦——

那大概是气泡涌到海面,见到阳光时心甘情愿破碎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