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我给你写歌啊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黎衍道:“你别用这种声音跟我开黄腔,直男和这种声音犯冲你知道吗,我听了想揍你一顿。”

很低、很暗沉的声线,**顺着嗓音一并滑入耳朵。让黎衍有种毛骨悚然的错觉。

“挂了。”

“喂喂喂,先别急着挂。”黎衍道:“你还记得高中我有次去你家吗?我擦厉害了,人家电脑里藏a片,你他妈藏g片。我问你看这玩意儿干嘛,你说学习。”

“我问小谢知道吗,你说不知道,看不出来啊阿鹤,平时一副道貌盎然的样子,脑子里都想什么黄色暴力呢?小谢那时候未成年吧?”

黎衍在电话那头啧啧啧,关鹤听了无奈:“你想说什么?”

“我想说,既然都想了这么久,你倒是去啊,”黎衍在嘿嘿笑:“人就在你隔壁,你干脆先上车后补票,把他按着睡了再说。”

关鹤说了句什么,电话就成了忙音。听着被挂掉的提示音黎衍莫名其妙。

关鹤说的……好像是“你以为我不想?”

反问句?

那就是想了?

想就上啊!婚都结了,又不是在什么非正常存续期间,婚内强-奸都构不成,不睡多亏。

据说男的前高过一次终生难忘,要是让小谢试过那种感觉,以后还怕他跑了?

临近情人节,蓝鲸开始准备情人节当天的特殊活动。

作为开年后第一次活动,平台在这次活动准备上颇费心思,邀请了英雄联盟区的各大主播,最后经过周转,同样请到了eve俱乐部。

小助理来跟谢闻星问行程:[二月十四号当天要去世展中心,这次是英雄联盟区的专区活动]。

距离情人节还有三天,身边倒是已经有了节日浪漫的气氛,对谢闻星来说最明显的是全部变成粉色系的网页,以及别墅不远处购物中心的情人节内衣广告……

感冒好后一段时间他都没看见关鹤的影子,猜测对方最近应该都在忙着谈生意。按照这种趋势下去,情人节当天关鹤估计也不见人影。

看不到关鹤,他待在家里也没什么意思。

不过关鹤在国外待了那么多年,说不定很重视这类西方节日?

那就更不可能和他过了。

谢闻星叹了口气,打字回复:[应该有空]。

助理:[那我就给您报名啦?这次活动还可以带家属,瑶瑶姐就带了她男朋友,您要不要带家属?]

谢闻星:[你看我长得不像单身狗吗?]

助理:[您这么帅,必须单身狗啊]

谢闻星:[就我一个,报,谢谢了]

“摸神说他是单身狗,”助理看着沉默不语的大老板,心里又惧又没底:“他……他不带家属,就报了一个名额。”

男人脸上的表情没什么变化,闻言也只微微颔首:“你下去吧。”

助理松了口气,从椅子上站起来才发觉自己手都有些抖。能不怕吗?他平日里只负责和主播们沟通、传达平台的活动和意见。突然被老板喊到了办公室,还当着对方的面向谢闻星询问情人节活动,能打出字都算他争气。

办公桌后的关鹤倒是没难为他,只是询问途中若有若无落在他身上的视线、宽敞得几乎给人压迫感的办公室…他脑子都快空了。

回想起公司内部的流言,助理有些恍惚。

老板好像…结婚了吧。

这种位高权重、样貌出挑的男人,真的有人驾驭得住?

他也想不明白,怎么那么多主播,就独独问了谢闻星?问陆瑶瑶还正常些。再说这个家属名额,明明前天晚上策划案里还没有,是临时添进去的?

办公室内,关鹤的视线难得有些散漫。

窗外飘着细细蒙蒙的雨丝,这场倒春寒来势汹汹,过些日子可能还会下雪。想起刚才听到的答案,关鹤也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心情。

谢闻星没想让外人知道他们的关系,或许是觉得没必要,也或许打从心底排斥。

狼心狗肺倒是一点没变。分手的方法有那么多种,谢闻星当初独独选了最残忍的一种。

冷暴力。

认真想想,那句分手还是自己受不了先提出来的……

黎衍那个二愣子提议情人节把人带出去玩,他居然信了,为此还把好几桩交易都压在了节日前完成。等他的助理告诉他大溪地这些日子阳光明媚,他才想起自己忘了问谢闻星的意见。

也不是遗忘了,或许是他刻意在拖延,担心听见不合意的答案。

在国外上大学的时候,情人节是每年最受欢迎的节日之一,俱乐部里只穿睡衣的女孩们身上带着氤氲香水味。他拒绝过很多人,有黄皮肤的、也有白皮肤的,有一年情人节他走在学校的街头,看见喝醉酒的男生胆大包天,在雪地里对着古老的建校人雕像撒尿。

谢闻星呢?

谢闻星那个时候应该才上大一,关鹤听人说,谢闻星报了首都传媒,学的还是他自己最喜欢的编曲。

谢闻星的母亲是颇负盛名的制作人,或许是因为母亲的离开,谢闻星年少时心里就憋着一口气,他选择了和母亲一样的道路,想要向她证明自己。

他还记得高中时谢闻星说过要写歌,至于写什么……

彼时的少年脸上意气风发:“我给你写歌啊,估计除了你也没什么人听,那我就从后海唱到云南,哪天参加个选秀一夜爆红,这首歌传遍大街小巷,等到学校食堂都开始放它,哇靠,又土又酷。”

他还记得谢闻星说过的这些话,但再见时对方却说嗓子坏了就坏了,不唱歌也没关系。

吃晚餐的时间关鹤依然不见人影,近些天谢闻星习惯了对方早出晚归。他习以为常地从冰箱里拿了瓶可乐,再顺了袋牛轧奶芙。

他高一时得了阑尾炎,割掉阑尾后一段时间人特别瘦,后面虽调养了过来,但他不能饿,一饿身体就会不舒服。

也或许是因为割了阑尾,他的体质变得怎么吃都不容易发胖。

开直播,谢闻星坐在电脑前。

英雄联盟区的情人节活动在下午公布了出去,直播间里的小姐姐都很躁动。

[老公你去不去世展?]

[老公你和不和我过情人节?]

[老公我准备好面基了,我要给你送diptyque情人节限定香水]

[太太们别白费心思了,送摸神ck内裤不如送他皮肤,在他眼里这个都比ck性感]

“说得对,”谢闻星喝了口可乐,打了个嗝:“别送我皮肤了,送的人太多,同款皮肤只能拿去压仓库。”

[打个嗝都这么帅,我真幸福]

[老公你情人节自己过嘛?告诉我你没有追到那个小姐姐]。

“追不到,”谢闻星苦笑:“他……算了。”

弹幕问他算什么,谢闻星没有理,他拿出手机,发了一串消息给微信置顶的用户。

[情人节我不在家,蓝鲸有活动,你怎么过?]

上来就问对方怎么过情人节,好像太亲密了?

[二月十四蓝鲸有活动,我就自己过节啦]。

……啦个屁啊啦,装什么可爱。

谢闻星纠结半天,终于敲定了消息:[二月十四有活动,我一天都在世展那边,你如果在家记得跟阿姨说]。

发送出去谢闻星又觉得不妥,但是都发出去了……就这样吧。

他今天进的韩服,正要准备排队,有人邀请他双排,谢闻星一看是flash点了接受。

一进房间flash立即开局,谢闻星正奇怪他这被狗撵的速度是怎么回事,几分钟后排到人开始b&p,flash道:[zhongdanwc,woniwan(中单上厕所,我和你玩)]。

韩服里不能打中文,谢闻星理了半天才看懂他的意思,原来flash是扔下自家中单跑路了,他不由得笑:[hewillkillyou]。

flash:[heback(他回来了)]

flash:[!!!!womenpaidaoqi,tazaiduimian(我们和中单排到一起了,他在对面!)]

flash:[ge,gandiaoh(哥,干掉他)]。

谢闻星边笑边锁了个皎月对eve的中单,在心里吐槽flash戏多得一批。谢闻星看flash自己拿了大嘴,是个射手。

游戏开始。

中单并非谢闻星擅长的位置,对上国内顶尖的职业选手他也有些压力,对面的劫一直压制着他,谢闻星不注意漏掉了几个兵。

eve的中单比他先升六级,等到对方攻过来时,谢闻星才惊觉自己预判失误,劫的被动耗掉了皎月少得可怜的血皮,眼看着就要交一血,从河道里钻出的大嘴突突突将开过大招的劫收入囊中。

firstblood(第一滴血)!

弹幕开始刷屏:[flash越过半个峡谷来救摸神]

[eve中单ad相爱相杀]

[我靠,队友在男人面前如同儿戏]

[弗皇要被拔网线了]

……

中单愤然打字:[kao!flashadog,soyuan(你是狗?这么远过来杀我?)]

flash:[0.0]

中单:[m!meng???(草泥马,还卖萌?)]

谢闻星简直要被他们逗死,正在笑,手机这时震了震,刚好他的英雄回城补血,谢闻星点出来看,关鹤回了他的微信。

[好]。

只有一个字。

说不清的失落包裹了谢闻星,他想再和关鹤说说话,却又找不到理由。

迷茫之中再去看屏幕,刚才那么好笑的事情也黯然失色。

谢闻星咬着奶芙,心里闷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