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晴天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电子温度计在谢闻星额头点了一下,看着上面的数字,关鹤开口:“三十八度五,你发烧多久了?”

“不清楚,晚上开始头晕的。你家有没有退烧药?”

“你算高烧,去医院。”

“都这么晚了……”谢闻星原本想说吃点药睡一觉就好,他突然心中一亮:“你送我?”

到医院,关鹤给他挂了急诊,今晚的急诊人并不多,谢闻星前面只有一个女孩。轮到谢闻星进问诊室,医生给他简单做了检查。

药单开出来了,谢闻星想伸手拿,关鹤已经先从医生手里接了过去。

医生见状道:“都烧成这样了,还想自己拿药?”

谢闻星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当晚吃过药后谢闻星睡得很沉。第二天醒来,负责三餐的宋阿姨休完了假期。吃完晚餐后谢闻星上了楼。没过多久,大门那儿传来了动静。

宋阿姨乐呵呵地看着走出电梯的男人:“先生回来啦。”

关鹤应声,他看了一圈:“小谢呢?”

“谢先生吃过晚饭就上去了。”

“他发烧怎么样?”

“不太清楚,但看起来没什么大碍,他自己也说感觉好些了。”

上楼后,关鹤敲了敲谢闻星的房间门,里面人说了声门没锁,关鹤推门而入。

谢闻星正在启动电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生病,他脸色看起来比平时要苍白些。他蹲在地上摆弄什么东西,关鹤问:“你要直播?”

“嗯。”谢闻星抬头:“怎么了?”

“退烧了没有?”

“你在关心我?”关鹤不说话,应该就是默认了。谢闻星莞尔,他正想说刚才量过,自己已经退烧了,突然脑子里灵光一现,谢闻星临时改口道:“差不多好了,发低烧没什么影响。”

“播多久?”

“四个小时吧,”他一半真话一般假话:“有些主播做完小手术当天就开直播,对比起来我算好的。而且我也不是第一次这样了,以前比现在更……我本来就停播了五天,再停播说不过去。”

谢闻星边说边观察关鹤的神情,看见关鹤微微蹙眉,他心里一喜。

卖惨这么有用?

“其实我头还是有点疼,”谢闻星试着套路对方:“要不你抱我一下,抱一下头就不疼了。”

“抱你?”关鹤重复了一遍。

抱一下……是不是太亲密了?

谢闻星一下反应过来自己表现得太急切,他不该提这么直接的要求,关鹤这么聪明,肯定能发现他想利用他的同情心。谢闻星有些心虚,关鹤会不会看出什么?

正在他心里七上八下之际,关鹤俯下身伸出手,谢闻星一怔,旋即被轻轻拉进了对方的怀抱里。大概是不久前才抽过烟,关鹤身上有还没散去的烟草味。

谢闻星眸眼一弯,刚想说话,有什么东西在他额头快速点了一下。

谢闻星的笑容僵在了唇边。

同他咫尺之隔的男人唇角微扬,眼神像盯上猎物的大型动物,连逼问他的声音都慢条斯理。

“三十七度,算低烧?”

咔嚓——

那大概是他的脖子被关鹤咬断的声音。

谢闻星打哈哈:“我也没想到我烧退这么快,刚才还是三十七度五。”

“这样吗,”关鹤随手将掌心里的电子温度计放在一边,谢闻星看着上面耀武扬威的数字恨不得和它同归于尽。关鹤声音淡淡的:“既然你烧退了,想播就播吧。”

谢闻星当然不敢播了。

关鹤走后,他盯着自己的直播间发呆。下面无数观众刷屏询问开不开播、已经过了正常的直播时间主播今晚是不是又放鸽子了。

看见小姐姐们在直播间里失望地嘤嘤嘤,谢闻星后悔不已,他平时讲骚话就算了,在这种事情上套路关鹤,想想自己真是脑子没转过弯。

什么叫色令智昏啊……

谢闻星苦笑着退出直播界面,他找了部电影让自己分心。两个多小时的电影接近尾声时,谢闻星收到了flash的微信。

flash:[粉丝让我问一问,哥的病好了吗?今晚不直播了?]

谢闻星:[好了,不播,怎么让你问?]

flash:[有弹幕在我这边刷,他们都知道我和哥关系好]

flash:[为什么不播?]

flash:[是头晕不想打游戏吗?可以播别的,他们就想确定你的情况]

flash:[上次我说过,哥唱歌很好听0.0]

谢闻星望着这几行信息,突然想到了一个办法。

如果关鹤没有关注他的直播间,他上去唱首歌道个歉就当安抚粉丝,如果关鹤关注了,他一直播对方就能看见……

那就更好了。

谢闻星打字回复:[你真是个小天才]。

手机提示响起来的时候,关鹤正在跟黎衍打电话。

他“嗯?”了一声,电话那端的黎衍停下来问:“怎么了?”

“谢闻星开直播了。”

“那我挂电话?”

“我用pad看,”关鹤打开了旁边的平板:“你还有什么要问?”

“没有没有,这桩交易你都帮我分析得差不多了。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啊。”黎衍开了句玩笑,放松下来自己也开始好奇:“小谢播游戏?”

“好像不是,”关鹤的声音难得有些不定:“他开摄像头了。”

“卧槽露脸啊?他不是一直不露脸吗?等等等等,我也开电脑看。”

关鹤看着直播间,谢闻星还在调整摄像头的位置,弹幕已经疯了:

[老!!!!公!!!!]

[你!!!!居然!!!!露脸!!!!]

谢闻星:“晚上好,我调好这个再和你们说话。”

[我天!窒息!摸神的脸和声音配起来真是要我的命!]

[一看见这张脸我就被爱情冲昏了头脑]

[暴击伤害一万点,帅到我无法呼吸。比上次年会又帅了八百倍]

[蓝鲸给你、鲨鱼给你、海豚给你、心全部都给你!]

[老摸这波骚作很不错,一露脸,大家都忘记他鸽了三个小时]

镜头那端的谢闻星已经调整好了摄像头,他穿着白t恤,伸出来的胳膊白皙修长,谢闻星从旁边勾了只耳机。

“今天不方便播游戏,给你们唱首歌吧。”谢闻星说:“不好意思。”

[明天还露脸吗?]

[求求了!以后我们都开着摄像头好不好?]

“明天再说吧,不太习惯摄像头。”

他看了眼弹幕,无数人质问他是不是害羞。

“害羞?不存在的,”谢闻星开始游览自己的曲库:“爸爸太帅了,摄像头看久了害怕。”

电话那头的黎衍笑:“他说话真的跟以前一模一样。”

关鹤心不在焉答应,他看着屏幕里的人,对方正在询问观众想听什么。大概是因为回答的人太多,谢闻星最后自己下了决定:“《晴天》可以吗?……可以?那就这个了。”

他从曲库里找到伴奏,前奏的钢琴和弦流淌出来。

谢闻星开始唱歌:

“故事的小黄花,从出生那年就飘着

童年的荡秋千,随记忆一直晃到现在

resodola

sosisilalaso……”

【“eve、flash”送给主播“你摸我一下”一头蓝鲸。】

【“eve、flash”送给主播“你摸我一下”一头蓝鲸。】

【“eve、flash”送给主播“你摸我一下”一头蓝鲸。】

……

[一开口就恋爱,摸摸我喜欢你啊]

[一开口弗皇就送蓝鲸,到位了的]

[flash挂机来听摸神唱歌,感天动地]

“为你翘课的那一天

花落的那一天

教室的那一间,我怎么看不见

消失的下雨天,我好想再淋一遍

没想到,失去的勇气我还留着

好想再问一遍,你会等待还是离开

刮风这天,我试过握着你手

但偏偏,雨渐渐,大到我看你不见

还要多久,我才能在你身边

等到放晴的那天,也许我会比较好一点

从前从前,有个人爱你很久

但偏偏,风渐渐,把距离吹得好远……”

听谢闻星唱歌的过程中,黎衍和关鹤都没有交流。等到他唱完了开始准备下播,黎衍突然开口道:“从前从前,有个人爱你很久。怎么样阿鹤,心动吗?”

关鹤没理他。

黎衍像是发现了什么新大陆,异常兴奋:“小谢唱歌比以前更好听了,你觉得呢?”

就是在这时,屏幕上的谢闻星突然看向了摄像头,他说:“对不起,不该惹你生气的。”

一大片弹幕问他惹了谁生气,很快又有人替他圆话:[我不生气啦老公,你都公开为我唱歌了,勉为其难原谅你鸽了大半晚]

[不用理那些喷子吧?爱看看不看滚,不服用蓝鲸砸死主播]

“那我下播了,”谢闻星把耳机摘下来,从摄像头的角度他的脖颈线条一览无遗,隐隐约约还能看见锁骨。谢闻星迟疑了一下:“晚安。”

直播间变成了黑屏,一直没等到关鹤回话,黎衍问:“你不会看硬了吧?”

“在想事情。”

关鹤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很低,有点男人都知道怎么回事的喑哑。

黎衍的直男反射让他差点把手机扔了:“我日,你这声音简直了,别对我发骚!你想什么呢?”

“想……”关鹤看着已经黑掉的屏幕,神色不定:“怎么就这么欠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