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国王游戏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在首都过年的最后一天,关鹤接到了一个电话。

他和电话那端的人大概很熟悉,说话途中一直很放松,谢闻星表面认认真真吃早餐,内心猜测会是谁。

男的?女的?

谢闻星喝了口橙汁,关鹤挂掉电话:“晚上黎衍请我们吃饭,可能还有我和他的高中同学。”

谢闻星觉得这个名字有点耳熟,想了一会儿恍然大悟。

中学时他们学校校霸?

黎衍和关鹤出生相似,算是发小,两个人的脾气却截然不同。关鹤那时在他们副中是好学生,即使家世出众也从不仗势欺人。黎衍就不一样了,他基本一星期来上两三天课,常跟一群垃圾二世祖成群结队出现。副中的老师也拿他们没办法。

大概是从小一起长大,黎衍从心里把关鹤当兄弟。高中时关鹤他们班班主任是个精明的中年人,他想了一个绝妙的主意,让关鹤成为了班长。

为了给兄弟面子,黎衍不得不每周升旗仪式准时出现。也是听了这件事,谢闻星觉得比起自己周围人口中黄赌毒都沾的校霸形象,真正的黎衍更像是关鹤的狗腿子。

黎衍定的地点是首都一家颇有名气的公馆。一楼吃饭、二楼唱歌、三楼销金芙蓉帐。最绝的是顶楼修了个巨大的泳池,平时一概不对外开放。

因为黎衍明说请他们两个人,谢闻星同样参加了这场同学会。进门报了黎衍的名字,领班小姐轻车熟路带他们去了最里面挂名的包厢。

一进去,谢闻星最先看见的就是黎衍,和记忆里一样的浓眉大眼,笑起来有点像哈士奇。

“阿鹤!”狗腿子对关鹤十分热情:“就等你了啊,你坐上座。”

谢闻星在心里想,真的跟以前一模一样。

关鹤拉开椅子:“我和小谢就坐这边。”

黎衍这才反应过来上座那边只有一个位置,他皱了皱眉,旋即喜笑颜开:“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小谢,低我们两级,是副中的学弟。”

谢闻星仔细看了看包厢里的其他人,隐隐感觉有些人看着面熟。已有人先笑道:“鹤老大还是跟以前一样,聚会永远都是来得最晚的。”

“我们班班训,谁帅谁迟到。”

“学弟?”有人看着谢闻星忽然问:“这学弟是不是跟我们一起打过球?校篮球队的吧?”

谢闻星笑着应了声,这一句话让一桌人的视线都转移到了他身上。在场的都是当年跟关鹤和黎衍都不错的男生,大部分都进过篮球队。

刚才问话的男人续言:“怪不得看起来这么眼熟,我记得你啊。名字里有个星对不对?我们那时都开玩笑,说鹤老大被星星砸蒙了,连续几场都被你带球过人。”

在座唯一一个知晓关鹤和谢闻星关系的就是黎衍,他俩学生时代那点过往黎衍也清楚,闻言忍不住跟着搀和:“不止篮球队呢,当初有次月考结束,我们不是组队去看白雪公主吗?阿鹤最开始还特别不情愿。”

他这句话像戳到了什么开关,在场的同学一哄而笑,纷纷看向关鹤。黎衍眉飞色舞:“后来还是被老子们架去了。你们记不记得白雪公主在一个男生表演时叫得特别大声?”

他说着故意掐着嗓子喊:“谢闻星,我爱你!”

在一片恍然大悟的笑声中,谢闻星也跟着笑:“谢谢你爱我。”

黎衍:“不客气啊。”

黎衍:“你可能不知道,那天表演结束,阿鹤到处问别人你叫什么名字。”

他还想说什么,关鹤在这时淡淡打断他:“你让他们走菜了吗?”

黎衍自然明白他的意思,顺梯而下转移话题:“还没,我这就说。”

一顿饭,吃得其乐融融。谢闻星在饭桌上才知道黎衍前段时间刚回国,下个月飞上海进自己家里的公司。饭局结束时黎衍对谢闻星笑:“以后可能经常找你们玩,不介意吧?”

“行啊,”谢闻星问:“还打游戏吗?一起开黑。”

“玩的,知道你厉害,就等你这句话。”黎衍看了看里面:“你先跟他们上去吧,我等阿鹤出来再上来找你们。”

正巧一起吃饭的男同学出了包厢门,他一把拉过谢闻星:“学弟,你还没说完怎么单杀flash第二次的,才知道你是大神啊。走走走,我们边走边说。”

黎衍顺势推了把那人的背:“你别挂学弟身上。二楼乘风阁,别搞错了啊。”

黎衍等了一会儿,关鹤最后从包厢出来。

见他看向周围,黎衍道:“小谢先跟别人上去了。”

关鹤:“你有事?”

黎衍:“我就是想问问……”

四下无人,黎衍压低声音:“你们真的结婚了?”

关鹤:“结了。”

黎衍:“看不出来,小谢一点也不像少妇哦。”

关鹤漫不经心答应了一声。

黎衍见状,咬咬牙说出了顾虑:“我就是不想看你吃亏第二次。他现在真的喜欢你?你还记不记得当初你不答应分手,在他面前就差下跪了,他那时候理你吗?”

关鹤终于和黎衍对上了视线,后者被他的目光吓了一跳:“不是,太子啊,你别瞪我,你不觉得小谢这种人很恐怖吗?当初伤你那么深,现在照样在你面前嬉皮笑脸的,他就跟没有心一样。”

“你有女朋友了?”

“没有。”

“那你为什么要说这些话?”

“……”黎衍:“你喜欢小谢是吧?那你等着,一会儿兄弟帮你试试他喜不喜欢你。有个方法百发百中。”

ktv里。

黎衍挑的是个大包,等待话筒的过程中他提议玩国王游戏,按着座位顺序,所有人依次当国王。

全是汉子,玩这种游戏少了点氛围,黎衍叫了几个公主,在场的男人们露出了心照不宣的神情。

不过也因为都是同学,大家不敢玩得太过火,目前最过分的就是嘴对嘴吃樱桃。轮到黎衍时,他帮所有人摇色子,色子点数最小的就是他指定的倒霉鬼。

前面人的点数有大有小,目前点数最大的是关鹤。轮到谢闻星了,黎衍手里的色子盅啪啪响,谢闻星看了一会儿道:“停。”

黎衍停手开盅。

一一一一一一,加起来刚好六点。全场哄笑。

“小谢你这运气!牛逼!”

“绝了绝了,还可能有比你更小的吗?”

谢闻星有些难以相信,但愿赌服输,等摇完色子都没有比他更小的,谢闻星问:“我的惩罚是什么?”

“我想想,”黎衍笑得很坏:“你去亲点数最大的人一下,嘴对嘴拥抱着超过三十秒啊。”

点数最大的人?

又是一阵哄笑。

“黎狗你今晚必死。”

“你居然让学弟亲关鹤,你他妈太坏了吧。”

“不是,真的假的?玩这么大?”

黎衍补充:“不想亲也可以,四楼有个八十米长的泳池,去游个来回就行。”

有人问:“那泳池平时不是关闭的?”

黎衍:“我想它开,它就得给我们学弟开着。”

他笑着问谢闻星:“小谢,你选哪一种惩罚?”

谢闻星和身旁的关鹤对视一眼,他和关鹤都喝了酒,对方身上特有的乌木气息沾染上了温暖的酒气,成了一剂令人心悸的暧昧。

黎衍还在闹:“要不小谢你就亲太子爷一下吧。那泳池水是冰的,现在又是大冬天,下去游一圈人肯定受不了。”

“就我们阿鹤这姿色,你亲了不吃亏的。”

“你看他都不说话,他不说话就是不介意的意思,他都不怕你怕什么?”

谢闻星开口:“我……”

他的声音不大,离他最近的关鹤却听得很清楚。谢闻星的眸色是琥珀色,因为醉意,他的眼神显得比平日迷离。

关鹤不记得有多久没见过谢闻星这幅样子,某些往事不合时宜的涌上心头,关鹤的喉咙有些干,喉结不合时宜地滚了一下。

谢闻星同样注意到了关鹤身上微妙的变化。

谢闻星发现自己无耻地……

他瞥开眼,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自然些:“必须抱着?”

黎衍:“必须呀。”

谢闻星:“嘴对嘴?三十秒?”

黎衍以为有门,喜笑颜开:“嗯嗯嗯!”

就在这问话的几秒里,关鹤似乎离他近了一点,谢闻星嗅到了乌木里藏匿的柠檬香,关鹤的一呼一吸对他而言都充满了难以言喻的诱惑力。

操,他定力在这个人面前真的不够。

这么故意拖延的几十秒不仅没让谢闻星冷静下来,他反而更兴奋了,如果真的照做,关鹤肯定一下就能发现他的情况。

谢闻星霍地一下站起来,目不斜视:“我去游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