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他是不是?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看着散了一地的冈本,谢闻星第一次知道什么叫绝望。关鹤还在看他,眸色沉沉,只是眼里的阴翳让谢闻星觉得对方大概处在某个临界点。

谢闻星非常理解,换作是他,签结婚协议时保证过不乱搞的对象在他面前玩这一出,他一样生气。

“不是我用的,”谢闻星说:“这是一朋友送的。”

“男的还是女的?”

“男的。”

“送你冈本?”谢闻星还没品味到这句话里巨大的深意,关鹤又表达了一遍:“男的送你套子干什么?”

“年会那天不是喝酒吗?那朋友以为我喜欢的人是平台女主播,开玩笑塞了这个在行李箱里。”谢闻星看了眼关鹤的表情飞快补充:“他塞进来的时候就是五个!我没用。”

关鹤露出了类似于“你接着编”的神色。这件事的确太凑巧,行李箱里有这玩意儿他今天才翻到就算了,最牛逼的是只剩下五个。谢闻星简直百口莫辩,他自暴自弃小声嘀咕:“我又不可能一晚上才用一个。”

关鹤将地上的套子一个个捡起来,合拢在手掌里:“你一晚上能用几个?”

“……”

“不想说?试试就知道了。”

“别!你别委屈自己。”谢闻星魂飞魄散:“我给我朋友打电话吧,真不是我用的。”

关鹤完全忽略了谢闻星后半句话:“我委屈自己?让你睡?”

谢闻星心猿意马,心脏在狂跳:“也不是不可以。”

关鹤笑了一下:“你误会了。我的意思是,你自己打飞机试试能灌满几个。”

谢闻星:“……你变态吧?”

面前人眯了眯眼,像警告。

谢闻星立即道:“我马上给时间打电话,我让他说。”

电话拨出去,等待时间接听时谢闻星都觉得自己到底在干什么?初一凌晨打电话追查一盒冈本的来历。幸好时间跟他一样是夜猫子,现在应该没睡。

出乎意料,一直等了很久电话那端都无人接听。谢闻星尴尬地关掉手机:“他好像有事。”

关鹤哦了一声,随手把掌心的东西扔进了垃圾桶里。这个场景令谢闻星莫名紧张,他也不知道怎么办了,只能站在原地,喃喃重复了一遍:“我真的没用过这个。”

模样有种说不出的委屈。

关鹤看了,一时之间百感交集。

刚才还那么光明正大跟他撩骚,现在就知道委屈了?

“真的是他放的……”

“我刚刚才第一次碰这个盒子,我连他具体什么时候放进来都不知道。”

“我没有跟你结婚后还去乱搞,”谢闻星说着,声音有闷闷的:“你……你能不能相信我?”

关鹤看着他这样,即使再怎么提醒自己不要心软……

他在心里叹了口气,把冈本的盒子扔进了垃圾桶。

他没想到,这一声动静让谢闻星飞快抬起眼看了看他,又看了看那只盒子,谢闻星像是呆了一会儿,眼眶居然微微红了。

关鹤都不知道他想到哪儿去了,见谢闻星这个样子,心里刚起的那点作恶的心思也不得不消了下去。

“我相信你。不过,以后你行李箱里别再出现这种东西了。”

“不会了,”上一秒地狱,下一秒天堂。谢闻星急忙保证:“我以后会检查一遍行李箱。”

“嗯……”

关鹤漫不经心应了声。

谢闻星向他保证的是行李箱里不再会有冈本这类的物品,也就是说,他以后也不能自己买套子。

谢闻星居然就这么答应了。

这家伙……有时候怎么这么呆?

大概是因为睡得晚,新年第一天,谢闻星睡到日上三竿才起来。关鹤比他醒得早,谢闻星迷迷糊糊摸旁边时已经没人了。

大年初一,陆陆续续有人来关家拜年,有些是亲戚、有些是生意场上的伙伴。一天下来访客都没停过。

晚上长辈们在下面炸金花、打麻将,谢闻星闲得没事,突然想起前几天和flash的solo之约,他给对方发了一条微信:[来吗?]

flash回得很快:[0.0]

谢闻星:[?]

flash:[经理要我们一星期打上王者]

谢闻星:[他不是人]

flash:[哥,我觉得我随时可能猝死]

谢闻星:[怎么会?你不是单排小王子吗?]

flash:[我们队中单逼我上他的灵车]

谢闻星:[那确实很惨了]

flash顿了顿,消息一直没发过来,谢闻星以为他已经开始排位了,想不到过了一会儿flash又发来了新消息:[哥要不要和我双排?我踹了他,我们一起玩]。

谢闻星笑:[他会恨我的]

flash:[0.0]

flash:[那我去排队了。对了,最近都在听哥唱的aslongyouloveme]

flash:[真的非常好听,如果以后哥考虑往音乐界发展,我一定会支持的]

谢闻星:[哈哈哈哈]

谢闻星:[你很会说话,你玩吧]

成功被flash娱乐以后谢闻星打开了绝地求生,正巧这时时间给他发了个微信:[吃鸡吗?我晕车药备好了]。

真是心有灵犀一点通,谢闻星回:[来]。

他们通了电话,谢闻星没找到耳机干脆就开了外放,跳伞后顺利抢到了装备,干掉一拨人,时间闲下来跟谢闻星聊天:“你昨天打我电话干什么?”

谢闻星:“一点小事,解决了。”

谢闻星顿了顿,又道:“我问你啊,为什么你上次跟我说追人就是要骚一点浪一点,我试了,但他好像不太喜欢?”

时间思考须臾:“现在的妹子都喜欢会撩的。有一句话叫是你不够骚还是我不够好。她好吗?”

谢闻星:“特别好。”

时间:“那就是你的问题了,你不够骚。”

有人在这时敲了敲门,随即一下将门推开,关母手里还托着果盘,隐隐约约听见那句“你不够骚”她的表情有些不可置信:“小谢,你在说什么?”

谢闻星:“……”

谢闻星:“阿姨,我在玩游戏,和我一队的是个日本人。他们日文发音就是这样奇奇怪怪的。”

谢闻星装模作样:“口你唧哇。”

时间:“……口你唧哇。”

关母惊奇:“现在的游戏都能和外国人一起玩了?”

谢闻星:“是啊是啊,这个游戏叫绝地求生,玩家遍布全世界,不光有日本人,还有韩国人西班牙人美国人。”

谢闻星说这儿,看见关鹤也走了过来。游戏里他和时间操纵的人物为了跑毒到了沙丘区,谢闻星架好枪,一枪崩死了沙丘下的一名玩家。

【你摸我一下使用kar98k杀死了236rrdf】

时间:“nice!#$%^%&&*!”

谢闻星:“阿姨您看,这位日本友人在夸我厉害。”

他刚说完,时间操纵的人物就被别人狙了几枪,谢闻星有些意外地跑过去给他治疗,关母已经放下了果盘,饶有兴致地看着屏幕上生动鲜活的画面。

时间:“%¥*¥##!!!!”

关母:“他在说什么?”

谢闻星还没想好怎么翻译时间的鬼叫,靠在门边的关鹤忽然道:“他说,小谢好菜。”

谢闻星:“……”

他才想起来关鹤修过日语和西语,也就是说对方完全知道他在乱扯,知道他乱扯就算了,关鹤自己居然也跟着乱扯。还造谣污蔑他的技术。

时间被逗得嘎嘎乱笑,幸好他笑的同时没有忘记自己日本人的设定,故意在笑声里混入了一些奇怪的音节:“*%¥%hhhhh!”

关鹤继续睁眼说瞎话:“他说太菜了,如果是他就立即切腹谢罪。”

关母非常担忧:“小谢,你不生气吧?”

谢闻星正想说话,他操纵的人物也挨了子弹,谢闻星赶快给自己补血。

毒来了。

躲藏在沙丘里的玩家边跑边交火,已经成了盒子的时间饶有兴致看着谢闻星垂死挣扎,嘴里不忘叽里呱啦。

时间:“%¥#&*。”

关鹤:“怎么能菜成这样?”

时间:“%%%¥¥##!”

关鹤:“还活着吗?落地成盒才比较适合你。”

他话音刚落,残血的谢闻星被人一枪爆头。

【打我的都是狗使用ump9杀死了你】

【第八名】

时间爆笑:“##¥¥hhhhhh!”

关鹤停顿了片刻,大概也是玩够了,他唇角微勾起。看着已经变成黑白的屏幕道:“不过,你变成的盒子还挺可爱的。”

谢闻星听到这儿,倏地抬头看关鹤。

明明是在讥讽他,可关鹤眼里那点明亮的挪揄,谢闻星看着看着竟然觉得心脏砰砰直跳。

他是不是,彻底没救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