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戏谑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谢闻星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他又和关鹤对视须臾,谢闻星听见自己小心翼翼的重复发问:“你确定?”

关鹤说:“你坐。”

谢闻星:“啊?”

关鹤:“站着不方便。”

可是坐沙发上,他也一样不方便。

犹豫再三,谢闻星从旁边拿了个坐墩坐下,拿完了谢闻星发现他还真不如坐沙发上。因为位置,关鹤的注视有些居高临下。

谢闻星伸出手,大概是一直待在有暖气的地方,对方身上的衣服其实很薄,西装裤冰凉的面料掠过掌心。他尽量忽略紧张:“力气……可以吗?”

关鹤漫不经心点了点头,他这会儿也不看谢闻星了,自己拿了手机在玩。

气氛一时沉静。谢闻星原本以为过会儿就能放松,恰恰相反,从他的角度可以看见关鹤细而略弯的眼尾、挺直好看的鼻梁和偏薄的上唇。

确实俊逸,但也是很有距离感的长相,甚至还有些薄情。

心跳不由得越来越快,有那么一些时候,谢闻星的脑子都是空白的。等他反应过来,自己的手已经按到了大腿侧,再过分一点,就……

他刚想收回手,那里主动戳了他一下。

谢闻星脑子轰地一下热了,手也像是火烧,反应过来他赶紧把手放在正常的位置,他不敢抬头看关鹤。好端端地,他先碰过去,怎么看他的行为都不怀好意,甚至有勾引的意味。

这不是骚操作,是耍流氓了。

可要是关鹤自己不动,那也不会……

要不要道歉?

“可以了。”听见对方的声音,谢闻星如获大赦站起来,他刚想说点什么就看见了关鹤的眼睛。

即使重逢以来,这也是关鹤第一次用这种眼神看他。像是溪涧中含了雪,冰凉又淡漠,甚至还带着谢闻星看不懂的复杂。

“你早点休息吧。”关鹤说完就不再看这边。结合他刚才那个眼神谢闻星明白这是在下逐客令。

还是惹到他了。

谢闻星尽量忽略掉心里那阵挫败,想起时间刚才的话不由得自嘲地勾了勾唇。

在真正喜欢的人面前,想撩一撩真他妈难。不小心碰到哪儿就又欢喜又愧疚,跟犯罪似的。

谢闻星背对着关鹤上了楼,后者看着他的背影,眉头微微蹙起。

关鹤心情的确不怎么好,他有意给了谢闻星机会,想不到跟关纱说的一样,对方居然真的放下了那点儿矜持。但最让他心情糟糕的不是谢闻星的套路,而是就算对方用这么弱智的办法套路他,他还是愿意上钩。

身体的反应是最诚实的,他对谢闻星有**。

谢闻星难得醒得很早。

因为昨晚的意外,他回房间后没心思玩游戏,睡得要比平时早,醒来一看手机才八点多。

他起床洗漱,下楼时宋阿姨对他面露微笑:“谢先生,早餐都在桌上,还是热的。”

“阿姨叫我小谢就好,”谢闻星坐下:“您平时都要做早餐?”

他这种搬进别墅就开始昼伏夜出的人,第一次知道早餐阿姨也会过来做。

宋阿姨点了点头:“关先生的生活习惯一向很好,我大概七点就来了。他要是知道您今天调整了作息,一定会高兴的。”

关鹤不会在乎这个吧。

谢闻星笑笑,他说:“谢谢阿姨。”

见他开始吃饭,宋阿姨离开了别墅。

谢闻星边吃边玩手机,他才回复了一条消息就接到了一个电话。来电人是老谢,他老爸。

他不说话,那边也不说话,过了大概几秒钟老谢像是有些不可置信:“起这么早?”

谢闻星嗯了一声。

“早起好,早起有利于健康,跟你说过年轻人要早起早睡……”

老谢跟他说了些家常话,绕了大概有十多分钟,老谢突然说:“你隋姨想在过年前买套房子。新区那一块据说过年后就要涨了,我们才给小景交了下学期的学费,差了六十万,爸想跟你借借。”

不等谢闻星说话,老谢补充:“最迟明年夏天就还,和之前借的一起。”

谢闻星是离异家庭,老妈在他有记忆前就去了上海,老爸重新娶了个阿姨过日子,小时候阿姨和老爸都不管他,只有奶奶管。

也因为这样谢闻星和老谢并不亲,尤其是这几年阿姨和老谢生的儿子谢景出国学画画,每年都要花六七十万,老谢找他借过几次钱,谢闻星没提还的事,那边就一直沉默。

“好啊,”谢闻星清楚听见自己答应后那边有放松般的呼气声:“还是以前的卡吗?”

“是。”老谢语气轻快了些:“谢谢啊儿子。你弟弟说他有几个同学都特别喜欢你,经常守着电视看你直播……”

哪儿有直播上电视的?

不等老谢乱夸完,谢闻星打断他:“爸,我有个事情和你说。”

“嗯?”

“你电脑开着吗?”谢闻星他爸是公务员,工作时就对着电脑:“你百度一下关鹤。关门的关、鹤鸟的鹤。”

谢闻星听见那边敲键盘的声音,过了一会儿老谢道:“这是你们新上司吧?小伙子长得挺俊。不过我刚才打他的名字后面跟了个陆瑶瑶,上司和女主播传绯闻?这有点不太好。”

“是不太好,”谢闻星说:“你把陆瑶瑶换成谢闻星。”

“……”

“我和他结婚了。”

在老谢把他骂得狗血喷头前谢闻星挂了电话。他飞快打开app转了账,同行转账都是即时的,果然,收到钱的老谢没有再打电话过来。

谢闻星放下手机心满意足。不错,了却了一桩心事。

晚上直播快结束时,有一大堆人突然在他的直播间刷弹幕:

[摸神,flash预定了你的除夕夜]

[弗皇刚在直播间说了,他要和你约父子局,除夕夜solo一血前耻,输了他就嫁给你]

[电竞圈神颜和主播圈神颜,我就先祝二位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你们别带我节奏,”谢闻星笑:“flash真说了?”

正是在两年前的除夕夜,刚入行的谢闻星单杀flash三次一夜成名。快两年没跟flash1v1,想到对方代表的是国内电子竞技的顶尖水平,谢闻星有些心动。

[真说了,不信你自己问他]

[到时候找平台要个首页,标题就叫“弗皇摸神成亲局”,直播收到的礼物就是嫁妆好吧?]

[那他妈怕是要收礼收到手软]。

谢闻星看着一群人讲骚话跟着笑,他无意间瞟了眼右下角,恰好看见系统提示:

【“我摸你一下”进入了直播间】。

谢闻星僵住了。

不明真相的弹幕还在把他和flash拉郎配,纷纷讨论这场世纪对决会有多少观众,贴吧、论坛和微博将呈现怎样的盛况。

【我模你一下】:[除夕放假,平台一天不开放]。

……

[我刚才看见了谁?看见了什么?]

[我他妈没眼花?]

[我去?关总大气,除夕放假,这尼玛要损失多少人民币?]

[关总你是不是为了陆瑶瑶放假?毕竟大年三十温香软玉在怀才是人生乐事]。

谢闻星也很惊讶,可惊讶完,他想起蓝鲸放假自己除夕一天就空出来了:“那我干什么?”

【我摸你一下】:[你回家]。

[哈哈哈哈摸神辛苦了,大佬叫你回家过年]

[忙碌一年了,歇一杆吧]。

弹幕看热闹不嫌事大,谢闻星不一样。他今天才跟老谢说了这么劲爆的消息,回去老谢不得打断他的腿?

“我今年回不去,”谢闻星说:“我跟我爸闹掰了,无家可归。”

弹幕开始群嘲他是个找不到家的孤儿,谢闻星正要挑一个怼回去,又在一群弹幕中看见了关鹤的id。

【我摸你一下】:[你有]。

谢闻星不说话了。他明白了关鹤的想法,对方是要带他回去见家长。从一开始关鹤就没有让他跟老谢过年的意思。

谢闻星坐在椅子上,思绪慢慢飘得很远。

六年前的除夕他妈突然回了首都,她坚持要带谢闻星走。谢闻星根本没见过的女人和老谢在家里吵架,两个人吵得天昏地暗、房顶都要被他们掀翻。谢闻星实在受不了悄悄给关鹤打了电话。

大雪已经导致首都大部分交通路线瘫痪,时至今日,谢闻星想到关鹤居然能说服他家司机绕来都觉得不可思议。

奶奶第一个发现了谢闻星的异样,她问他这么晚要去哪儿,谢闻星小声说:“我去关鹤家住几天。”

说完谢闻星就急急匆匆往楼下跑,来不及看大人们的神情、也把奶奶的嘱托关在了门后。他只想快些跑到等待的关鹤身边,楼下等待的少年长身玉立,漫无边际的大雪里,他像一个神。

谢闻星看着那样的关鹤,忽然觉得这不是一时兴起的离家出走,而是一场求生的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