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绝地求生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结婚三天,谢闻星和关鹤的作息时间完美错开。早上谢闻星醒来关鹤已经离开,晚上关鹤回来谢闻星开始直播。相安无事三日后,一天中午,谢闻星从床上爬起来。

餐桌上有阿姨做的虾饺和蟹黄包,放进微波炉加热时谢闻星叼了袋牛奶,他打开微信。

时间给他发了条新消息:

[晚上来吃鸡?]

吃鸡是绝地求生的简称,绝地求生是最近风靡世界的一款射击游戏,谁能在游戏生存到最后,就是“吃鸡”,也意味着成为了这场游戏的第一名。

[吃屁,]谢闻星回:[你他妈有3d眩晕症]。

[嘿嘿,这次我先把晕车药备好]。

[……]

[我邀了弗皇他们,eve要来两个人,今晚吃不到鸡我剁叼好吧?]

[那你就跟他们打]

[别啊小谢,]时间回:[我跟弗皇说了,我说你要来,他才说他要来]

[行吧,晚上一起开直播]。

弗皇是flash粉丝给他取的昵称,flash是eve战队的射手,电竞圈神颜。

曾经有一次谢闻星排位排到了flash,那时候金克丝还没大削,谢闻星用自己的本命英雄当着百万人的面在中路单杀flash三次,从此flash就跟谢闻星不打不相识。

谢闻星最爱金克丝,flash一手女枪出神入化,有人曾对他们相爱相杀的历程做过精准评价:

“喜欢金克丝的都是老流氓,喜欢女枪的都是小狼狗,所以flash小狼狗拱摸神老流氓,没毛病。”

当晚直播eve战队来了两个人,加上时间和谢闻星正好四排。进入训练区热身时谢闻星问:“你们队怎么都在今晚开直播?”

“月底了,”eve辅助道:“补直播呢。”

职业选手通常每个月都必须达到规定的直播时长,谢闻星轻轻笑:“你们老板不介意你们不打lol?”

“经理最近都不管我们啦,快过年了嘛。至于关先生?他哪儿有空管我们,”eve的辅助语速快得飞起,说到这里又压低了声音:“我听谁说,关先生好像结婚了,天天回家陪美娇娘,晚上都不喜欢加班了。”

“噗——”

谢闻星一口可乐差点喷出去。

美娇娘?美娇娘听了想打人。

“摸神你没事吧?”

“没事…咳、没事……”

也不知道今晚时间是真吃了晕车药还是怎么样,这把表现得异常勇猛,谢闻星他们跳伞时选了大城市,居然也全员存活出了城。除了时间,另一个表现勇猛的就是flash,他一直没怎么参与他们的瞎比比,但一枪一个准。

“可以兄弟,这把是要得分最高的节奏。”

“摸神在啦,大家都懂。”

flash的声音从话筒里传出来,有种少年人特有的活力:“哥还在听呢,你们闭嘴好不好?”

flash早些年去韩国做过青训生,说话有一点韩腔,他一开口直播间都在带节奏。真的是当之无愧的人气王。

因为曾经那场排位赛,flash和谢闻星经常被大家拉郎配,谢闻星也习惯了。听了一会儿他们的打打闹闹,谢闻星突然说:“我最近在想一件事。”

时间:“谢导请讲。”

谢闻星:“有个我很喜欢的人,可能就是因为太在意了,跟他相处我经常会觉得不自在,不好意思在他面前说骚话,也不知道怎么和他交流。”

时间:“这不是很正常,喜欢是放肆、爱是克制。就年会饭桌上你提到的那个女的?”

谢闻星一时半会儿也解释不清他和关鹤的关系,想到关鹤在大家面前似乎也没有解释的意思,谢闻星索性应了声。

时间:“我觉得你最大的魅力就来源于你的——操!被蹲了!”

他们驾车到了仓库,一时大意没发现有人埋伏在附近,又是一场猛烈的交火,时间最先阵亡。谢闻星跟对面躲藏在大楼里的狙击手对枪。时间在麦里狂喊:“能杀能杀能杀!”

刚说完,谢闻星操纵的角色和对方同时倒地。

“……”谢闻星:“时间你真的毒奶,再奶老子就把你踢出队伍。”

“摸神和对面都死了,”eve的辅助道:“flash要不要舔摸神的盒子?摸神有大狙吧?”

在游戏里,死亡的选手会成为一个盒子,盒子里储存着该选手的装备,捡装备又被称为舔盒子。flash和谢闻星的距离有些远,但他还是去了。

见谢闻星和自己都死了,时间继续道:“你最大的魅力就来源于你的骚话,不信你随便试一下,骚谁谁心动。”

eve几个选手都在麦里狂笑,时间也跟着笑,谢闻星笑了一会儿,见flash舔自己的盒子突然有了灵感。

“flash,”谢闻星说:“这么喜欢舔我吗?”

“…………………”

“哈哈哈哈卧槽小谢哥老流氓,弗皇差点把鼠标扔出去哈哈哈哈哈!”

“他脸红了!他居然脸红了!老子今天要被活活笑死哈哈哈哈!”

“时间哥你好烦啊!”flash的声音从那边传来:“突然扯我干嘛哦?”

时间笑得语气都在抖:“你看看你看看,这不是挺有用的吗?你就这样追那个妹子,追不到我自杀好吧?”

晚上关鹤回来时,谢闻星刚好下直播。

十点多,比往常回来得都要晚,谢闻星想起eve的辅助之前说关鹤这几天回家时间都要提前一些,今天却没有。

关鹤换了鞋走进室内,谢闻星问:“今天很忙?”

关鹤把大衣挂好,没有看他。小半天才应了一声。

“年底是挺忙的,”谢闻星说:“尤其是像你们这种人,能者多劳。”

先夸他,是个男人都喜欢被夸。

“我今天跟eve战队玩游戏了,以前也一起打过lol。都挺厉害的,以后说不定能给你拿个世界冠军。”

夸他眼光好总没错吧。

关鹤这下看过来了,但还是保持着沉默。

为什么他觉得关鹤有一点生气?

也许是中学时做过情侣,时至今日,谢闻星某些时候对关鹤的情绪异常敏感。他试探道:“今晚在开会?”

“对。”

谢闻星悬着的心回了原位。既然在开会,关鹤就没空看他的直播,对方就算情绪不好也和他没关系。他能做的就是哄哄关鹤。

“你饿吗?宋阿姨今晚准备了宵夜,特意让你回来吃一点,她和我说,你有时候忙起来都顾不上吃晚饭,这样对身体不好吧。”谢闻星说话时眸眼像微微笑,自热而然显得多情:“你这样,让人挺担心的。”

他说完就要朝厨房走去,关鹤叫住了他。

关鹤看着谢闻星,对方被他突然叫住,眼里的不解不加掩饰。

他今晚的确在开会。关家过去主营地产,前些年顺应大势往娱乐业发展,真要说,娱乐企业才是近些年深泉集团的核心。电竞对他而言是一个全新的尝试。年底这种时候他自然忙得不可开交。即使有心回去也走不了。

刚开完会,关鹤有些累。

他才半阖眼睛,关纱的电话就风风火火打了进来。

“哥你看直播了吗!”

“什么直播?”

“摸神居然喜欢小姐姐……不,不是!”关纱以为大哥还不知道自己被绿了,说话都略显语无了伦次。她快速把今晚发生的一切讲了一遍。包括谢闻星那句骚破天际的“这么喜欢舔我吗”。

“摸……啊不,嫂子、嫂子。”

“嫂子一直特别招女主播喜欢,几天前年会结束,好多小主播直播时说听完他唱歌就想嫁给他。以前他刚来蓝鲸第一天,女主播组团去给他刷礼物,里面还有陆瑶瑶。”

“你买的那个战队,战队里的人气王是嫂子的脑残粉,”关纱还在他耳边点火:“他们都说这对叫小狼狗拱老流氓……啊不不不,我只想表达flash特别喜欢他。”

“嫂子大学时不是读的艺术吗?什么花花草草都见过了。”

“所以嫂子肯定阅尽千帆。”关纱语重心长:“哥你要把人看牢一点,可是也不能太牢了,不然会显得你没有一丝牌面。”

“你一天到晚想什么,”关鹤声音平平淡淡:“寒假作业少了吗?要不要给你请个家教一对一?”

关纱:“……”

关鹤:“挂了。”

前些日子谢闻星说自己嗓子坏了就坏了,他的确有些愠火。今天回家发现谢闻星一改前几天的态度,他就更生气了,生气中甚至还有些失望。

谢闻星怎么成了这个样子?真像关纱说的一样,明明有喜欢的女孩子,却还随随便便撩人玩?

他索性也懒得客气了。

“有点累,”关鹤垂眸:“不想吃东西,身上酸,你帮我按摩一下好吗?”

谢闻星一愣,随即笑:“好啊。”

他不笑还好,一笑就让关鹤心里那点恶意彻底收不住了。

谢闻星问:“哪里不舒服,颈椎还是背?”

关鹤即使有意捉弄他也不慌不忙,慢悠悠地抛出陷阱:“帮我按大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