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同居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想了会儿,谢闻星反应过来关鹤是因为他直播时说自己钢铁直、再加上前几天饭桌上的游戏误会了。误会就误会,一纸婚姻合约还横在桌上,就算这场婚姻对另一个人而言是彻头彻尾的交易,谢闻星也心甘情愿把自己套进去。

他觉得有些心酸,害怕关鹤察觉,说话时尽量放淡嗓音:“行啊。”

想不到他说行,对面人反而安静了,隔了一晌谢闻星才听见关鹤说:“你还真随便。”

谢闻星挑眉,气氛一时微妙,幸好关鹤又把话题绕了回来:“你是考虑一周还是现在签字?”

“现在签。”

谢闻星做事向来随心所欲不加准备,关鹤却同他截然相反。高中起关鹤就是个擅长计划的人,既然关鹤有了结婚的打算,谢闻星清楚自己最后一定会被拉上贼船。

他在合约最后写下了自己的名字,刚签完听见关鹤问:“身份证带了?”

“带了。”

“去领证吧,附近两公里就是民政局。”

一直到晚上进了关鹤家,谢闻星都还像在梦游。关鹤住在市中心的别墅区,别墅附带的庭院不大,但谢闻星在新闻上看见过,这附近房子的价格和城郊那些巨大的花园别墅比也不遑多让。

进门后,谢闻星的手往裤兜里探了探,摸到了坚硬纸制品特有的外壳后他触电一样收了回来。

结婚证。

他这里有一本,关鹤手里还有本一模一样的。

不等谢闻星继续消化事实,一声呼唤将他的思维拽了回来。

“关先生回来啦?”

来者是位中年女性,微胖的脸上挂着笑意,谢闻星一时之间觉得有些眼熟。对方也在看他,眼里露出了和谢闻星如出一辙的疑惑。

“宋阿姨,”关鹤问:“晚饭好了吗?”

“都做好了,按您吩咐做了几个辣菜。这位是您朋友?”

“这是小谢,”关鹤似乎斟酌了一下该怎么介绍谢闻星:“我们今天下午才领了结婚证。”

谢闻星这下想起自己在哪儿见过宋阿姨了,六七年前他去过关鹤家,那时关鹤家里就有个三十多岁的女佣人,也是脸颊微胖,经常笑眯眯的。

显然,谢闻星的姓氏让宋阿姨同样想起了他,她脸上的情绪转瞬即逝,即使惊讶,也没有过多好奇主人家私事的意思。

关鹤带谢闻星熟悉环境,宋阿姨便去了厨房。平日里关鹤口味偏淡,基本都不怎么沾辣,难怪今天会这么一反常态提要求。

她还记得谢闻星这个人。

能没有印象吗?大年三十,关鹤接了个电话就抛下一大家人出了门,那些天首都还在下大雪。关鹤回来的时候撑着伞,墨绿伞面满是积雪,雪落了关鹤一肩膀,伞下另一个男生身上却干干净净。

关鹤说带回家的是学弟,学弟家里临时出了些意外,过年就在他们家过。打发两个孩子去洗澡时关夫人心疼坏了。宋阿姨到现在都还记得关夫人的嗔怪。

她说,幸好关鹤带回家的是个男孩子,要是个女孩子,儿子以后没准都不要她这个妈了。

从回忆里出来,宋阿姨看着准备好的菜有些犯愁。

晚餐她熬了粥,想着养胃。但关鹤都把人带到家里、还已经领了红本,是不是该做点什么营养高的东西……滋补一下?

吃完晚饭,谢闻星去了副卧开直播,原本他订了两晚的酒店,关鹤却说都已经签了合约,干脆就从今天开始同居。谢闻星只能把行李拿了过来。

他其实也没带什么东西,最大块的就是他的电脑,酒店和关鹤家都没有合适的摄像头,谢闻星就跟观众说:“今天没在家,不开摄像头了。”

弹幕纷纷表示看不到摸神的手非常难过、你全身上下最性感的就是敲击键盘的手。

谢闻星叼着烟在电脑前闷笑,刚准备开始排队,有人在外面敲了敲门。他站起来走到门边。

走廊的灯光是暖色调,映衬着关鹤的面容,这男人皮肤好得不可思议。关鹤将手里的东西往前送:“宋阿姨熬的汤,她走前嘱咐我盛给你喝。”

“谢谢,”突然受到长辈关爱的谢闻星有点惊讶:“这是什么汤?”

“枸杞炖鹅汤。”

“哦……”

“你忙吧。”关鹤说完就转身离开,谢闻星端着还冒热气的瓷碗回到了电脑桌边。

[摸摸你背着我干什么去了?]

[摸神加餐?听见了汤字]

[汤几把汤,不抓紧时间排队净瞎作妖]

“刚有人送汤。”谢闻星把烟放下:“老子喝个汤都要喷我?”

[喷什么喷你妈死了,房管把这些野狗封了行吗?]

[老摸喝的什么汤?]

“枸杞炖鹅。”谢闻星搅了搅汤匙:“还挺香。”

[枸杞……]

[配鹅……]

[送汤的不会是妹子吧?我靠哈哈哈这个妹子很带劲]

[不得了不得了,枸杞配鹅温肾助阳,妹子暗示得这么明显,摸神快去办了她]

谢闻星打开了排位面板,他的直播间已经变成了车祸现场,各路老司机纷纷解说枸杞与鹅的妙用,好好一碗汤被他们说得异常露骨。甚至第一把谢闻星拿了个卡特,走位失误被奥巴马锤死时,弹幕纷纷嘲笑他心系送汤的小姐姐,满脑子都是骚操作。

“别他妈乱说了你们,”谢闻星耳根有些烫,想起前几天关鹤进自己的直播间,如果这时对方进来,看见这些还了得:“谁再骚房管封谁啊。”

他话音落下,有系统提示:

【“苏木”送给“陆瑶瑶”一头蓝鲸。】

【“苏木”送给“陆瑶瑶”一头蓝鲸。】

【“苏木”送给“陆瑶瑶”一头蓝鲸。】

由于蓝鲸是直播平台最贵的礼物,如果送了蓝鲸,系统将全平台推送。谢闻星在自己的直播间也看见了这条消息,他原本以为苏木是给陆瑶瑶刷礼物的新土豪,一抬头看见弹幕的讨论:

[一姐今天刚公布恋情就虐狗]

[真的牛逼,一姐和苏木七年异地长跑,我又开始相信爱情了]

[光爱情有几把用,苏木没钱陆瑶瑶会跟他?苏木刷礼物一天了]

“你们说,”谢闻星问:“一姐有男朋友了?就是这个苏木?”

[上午微博公布的,摸摸没看吗?]

[看看我们还是单身狗的摸神,什么时候追到心仪的小姐姐?]

陆瑶瑶居然有男朋友了。还谈了七年恋爱。

难怪……

难怪关鹤会找他结婚,他之前一直奇怪关鹤为什么不干脆娶陆瑶瑶,他甚至异想天开地希望关鹤喝第三杯酒是因为……

谢闻星捏紧了鼠标。

陆瑶瑶不接受关鹤,权宜之下,关鹤才会选择和他结婚。他那些想法实在自作多情得彻底。

下播后谢闻星上了微博,他在自己的关注人里找到陆瑶瑶,置顶的就是她公布恋情的消息,除了艾特一个id叫苏木木木的账号宣布这是自己的男朋友,陆瑶瑶同时还称已经跟蓝鲸续约。

陆瑶瑶在蓝鲸直播已有三年,今年是她的合约末期。有传言蓝鲸并不打算继续和她续约,陆瑶瑶自身也在考虑其他平台,这条微博一发出来,先前她跳槽到其它平台的谣言不攻自破。

谢闻星看见了她微博的最后几行字:

【……新老板非常好说话,年会前一天和他聊了聊我的合约就直接定下来了,开的条件远比想象中好,不愧是我男神啊(花痴)(害羞)】

谢闻星看完,沉默地关闭了页面。

陆瑶瑶这么说,关鹤和她续约应该是真的给了很好的条件。自己这边呢……?

算了,能近距离看着这个人对他来说就是好的。就算关鹤只把他当成挡箭牌,心里装的是另一个人,那又算什么呢。

谢闻星想着,拿着空掉的瓷碗下了楼。大概枸杞鹅汤的确有些作用,从厨房出来时谢闻星心里燥,一摸裤兜有烟,他就点了一根。

谢闻星上楼遇见关鹤出来,两个人在走廊上碰见。谢闻星还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个人,吞云吐雾间他听见关鹤的声音。

“以前不是不抽烟么?”听不出什么情绪。

他以前的确不抽烟,有次关鹤拿烟逗他,他当时跟关鹤说吸烟坏嗓子,抽了他以后唱歌就不好听了。

“上大学没几个人不抽,而且我……我又不是唱歌的,坏了就坏了吧,没什么要紧。”

他说完偷偷瞄关鹤,抱着最后一丝希望试探:“陆瑶瑶的约是在年会那天签的?难怪她那天心情好……”

“你自己签过协议,应该知道签约日期是保密的。”

“……嗯。”

关鹤态度冷淡,说话时连眼神都乏,谢闻星勉强答应,心却一直下坠。

关鹤这样护着陆瑶瑶,他问他话,惹关鹤不高兴了。

“那我睡觉了,你也早点睡。”谢闻星说完低着头绕过对方身侧,他不敢去看关鹤的表情,害怕除了冷淡外还有不满。

手上的烟被他手忙脚乱塞进嘴里,等进了房间关上门,谢闻星才感觉到唇上传来疼痛。

他居然把烟拿反了,烫了唇。

真的,非常没出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