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婚姻契约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年会后的第二天,谢闻星回家开了直播。

平时他的直播间大概有一百到两百多万观众,今天才开不久,人数就达到了二百五十多万。想想应该是因为年会的效应,谢闻星看了看弹幕,果不其然。

[新粉报道!房卡已经办好了]

[老婆卡]

[女儿卡]

[昨晚那一杆后摸神直播间又多了好多小姐姐,真他妈羡慕]

[老摸现在是英雄联盟区女粉最多的主播没人反驳吧?]

“没人反驳,”谢闻星说:“我养女儿呢。”

有几个男粉在嘤嘤嘤,谢闻星见状笑:“也养儿子。”

他登陆了英雄联盟,排队时出去斗地主。弹幕氛围良好,七嘴八舌讨论昨晚的年会,忽然有人道:[听蓝鲸内部人员说摸神饭桌上承认有喜欢的人了,真的假的?]

[别理,钓鱼]

[我钓鱼今晚死亲妈,真的有]

[瞎几把造谣,我已经和摸摸结婚了]

讨论这个话题的人越来越多,几乎都要满屏,谢闻星知道避不过去,他点了一下鼠标出牌:“我有喜欢的人。”

直播间炸了。弹幕疯狂带节奏,无数女粉流下心酸的眼泪,谢闻星边看边笑:“脱粉?好吧,我也没办法。”

[脱粉做你女儿]

[爸,我妈是谁?]

[等等等等,别急着喊妈,老摸喜欢的不一定是妹子]

[别闹,老摸一看就是直男]

自前年同性恋婚姻法颁布后,大众对同性恋的接受度都上升了很多。此前英雄联盟区已经有几个主播公开承认自己的性向,谢闻星迟疑了一下,他正要说话,忽然看见了一条弹幕:

[卧槽我没眼花?蓝鲸的老总进来了?]

有新观众进入直播间系统都会有提示,又有一条弹幕飘过:[兄弟眼尖,真的是关鹤]。

谢闻星庆幸自己话没说出口,大多数观众还在猜测他的性取向,谢闻星说:“直的,钢铁直。”

他说完就把大部分弹幕关了。同时心里又一阵后怕。幸好没说错……

平平静静的几天过后,谢闻星接到了蓝鲸总部那边的通知,他们让他去一趟魔都,称关鹤要亲自和他谈谈拖了这么久的合约。

关鹤的办公室在最顶楼,即使大冬天室内也温暖如春。

庞大得近乎奢侈的空间里只有一张办公桌、两台电脑。充满未来感的喷漆玻璃与全白墙壁相得益彰。整体装修是利落的性冷淡风,唯一温暖些的只有地上厚实的毛绒地毯和两株装饰绿植。

从简洁得不可思议的办公桌就可以看出,关鹤不常来这里。

也难怪,蓝鲸只是深泉控股的企业之一,关鹤如果把太多精力投放在蓝鲸上,比如亲自跟一个主播聊聊合约什么的……打住,谢闻星警告自己不要乱想。

和前几回见面都不一样,今天关鹤穿得很休闲,也许是这身打扮使关鹤看起来没那么高不可攀了,谢闻星总觉得对方仿佛在发光,特别吸引他。

谢闻星率先打破沉默:“关先生找我谈合约?”

关鹤:“坐吧,要不要喝什么?”

谢闻星说了声不用坐下了,关鹤也在他对面坐下。两人之间隔着一张办公桌,气氛颇为微妙。

关鹤道:“我看了你的合约,你是不久前才跳槽到蓝鲸的?原本负责你的陈诀融资后离职,他跟你谈的八百万就一直没落实。”

谢闻星应了声。

关鹤:“我想重新和你签一次合约,之前那份作废。价格翻两倍,时间还是三年。”

谢闻星算了一下,八百万翻两倍就是两千四百万?

他又算了一遍,确定自己没算错,谢闻星看关鹤的眼神变得有些不定。国内的大主播合约千万的确正常,但他现在不算顶级主播,值不了这个价格。关鹤不会签下flash他们后以为电竞产业都是千万起步吧?主播和职业选手的价格可是不一样的。

像是看出了谢闻星的疑惑,关鹤将桌上一份装好的合约递给他:“合约已经打印好了,你可以自己看一下。”

谢闻星顺次游览下去,最重要的甲乙方、金额、时间等内容的确和关鹤说的一模一样,但看到下面……

谢闻星沉默半晌:“关先生逗我玩呢?”

他也不看合约了,把东西放在桌上后谢闻星盯着关鹤似笑非笑。他头发蓬松,眼神有些痞气,模样应该非常招女孩子喜欢。

“怎么了?”

“你还装,”大概是太生气了,谢闻星一瞬间忘了对方是手握生杀大权的老板:“你没看过这份合约?这下面写什么你不知道?”

他说完见关鹤还是脸色不变:“……你真没看过?”

“看过,这就是我拟的。”

“我靠,”谢闻星忍不住爆粗话:“你疯了吗?婚姻合约?”

在那些正常的内容下,一行字近乎可以称得上突兀地宣布甲方与乙方在合约期间内为婚姻关系,财产共有。谢闻星也是看到这才反应过来合约有哪里不对,他不是跟蓝鲸直播签的合约,而是越过平台,直接跟关鹤签了合约。

“自从我一年前回国后,我妈妈就一直在帮我寻找合适的结婚对象,上个月她找到了裴家的独生女,她觉得我们门当户对,各方面都很合适,”关鹤道:“事实上我对她根本没有印象,唯一记得的大概是她五岁都还流鼻涕的样子……”

想象了一下一个陌生女孩会成为他的关太太,谢闻星语气有些不善:“你不要陆瑶瑶了?”

关鹤看了他一眼,只当他还在说气话:“我不想和一个陌生人结婚,但我家里逼得很紧,就算没有裴小姐也还会有很多次相亲。假结婚是最好的办法。”

“随随便便找个人我妈妈不会相信,你不一样,她知道我们高中时的事情,旧情复燃对长辈来说还是挺容易接受的。”

明明说得有理有据,更何况那份合约上还说了财产归双方共同所有,和关鹤联机怎么算都是他稳赚不赔。可谢闻星越听越觉得怒火中烧,这算什么?关鹤把他当成什么?交易?商品?

谢闻星气得几乎口不择言:“不可能,我不是同性——”

话刚出口,关鹤眼神就变了。

谢闻星懊悔不已,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踩到了关鹤的禁区,谢闻星看着那双近在咫尺的眼睛,只觉得自己亲手从牢笼里放出了什么洪水猛兽。

关鹤笑了一下,笑容非常浅:“你不是什么?”

“……”打死谢闻星都不敢说出同性恋这三个字了。

他没想到当年的事给关鹤造成了这么大的阴影。谢闻星既后悔又心疼,只能死鸭子嘴硬:“你不也不是吗?”

关鹤没理他:“你如果不答应,平台不再给你首页推送、打压你所有的活动,同时还可能无中生有爆你的黑料。你跟蓝鲸签约了三年,除非有人肯帮你付违约金,这三年蓝鲸都可以针对你。”

谢闻星微微睁大眼睛:“你不怕亏本吗?”

关鹤反问:“我为什么要怕?”

是啊,关鹤为什么要怕?

谢闻星这才意识到自己的理解出现了偏差,他以为他才是流氓,关鹤一直是好学生、好领导。

想不到对方的确不是流氓,褪下那层优雅的伪装后,关鹤的本质是强盗。

大概是觉得把他逼太紧了,关鹤适时松了松手里的线:“你可以考虑一段时间,最迟下星期给我答复。”

谢闻星不说话,他盯着关鹤完美无瑕的脸,对方很有耐心地和他面对面相望。隔了半晌,谢闻星的嗓子有些沙哑:“如果我同意结婚,我需要做什么?”

“和我见父母、举行婚礼,你认识我的朋友、我认识你的朋友,必要时在外人面前装亲密,可能会有采访,你需要向很多人解释我们的关系。”像是还嫌刺激不够,关鹤略微挑起唇:“性-生活就不用假装了,但我会抱你、会牵你的手,有可能帮你整理衣服,还可能接吻。”

这么简单的描绘竟有了让人血气上涌的力量。他都不知道该怪关鹤说话太不正经,还是怪自己太不争气。谢闻星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像个身经百战的直男,而不是和关鹤分手后就再也没找过对象的单身狗:“哪种吻?”

“你觉得是哪种?”关鹤声音平静地陈述:“当然是舔舌头的那种。”

谢闻星耳根有些热。

这样……太过了吧?

他不说话,也不看关鹤,样子看起来有些抗拒。落在另一个人眼里就成了谢闻星接受不了和一个男人搂搂抱抱。

“你如果不喜欢,这些都不用。”关鹤神色冷了下来:“你和我住一起就好了,不过,合约期间不能跟其他人谈恋爱。”

关鹤像是在警告他,眸光稍暗:“尤其是你喜欢的女孩子,和她断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