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三生(四)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这样——,也行?!”实在跟不上自家老父亲的思路,冯平,冯可,冯正哥仨以目互视,每个人脸上都写满了不可思议。

只有老二冯吉,又低头沉吟了片刻,然后笑着提醒道:“阿爷,此计甚妙。但是有可能瞒得过群臣,瞒得过陛下,却未必瞒得过赵匡胤,更瞒不过郑子明的眼睛!”

“老夫今天至少帮陛下赚了一百多万贯,他们哥俩跟陛下恨不得用同一个鼻孔出气,怎么可能跳出来拆穿老夫!”冯道微微一笑,脸上的表情愈发得意。

“您,你是说,今天,今天捐出那么的家财,是,是故意而为?”冯平,冯可,冯正哥仨彻底晕头,瞪圆了眼睛,结结巴巴地追问。

“不完全是故意,但也差不多!老夫最初并没想捐,但那王全斌跳出来像疯狗般四下乱咬,肯定是受了人指使。而唐王常克功,恐怕更是早就跟陛下对过了说辞!只有拿他开了头,陛下才可以借机从别人手中敲出更多的钱来!所以,所以老夫,就顺势是在火上添了捆干柴!”冯道点了点头,收起笑容,脸色的表情迅速变得无比认真,“你们几个听好了,老夫接下来的话,可是关乎身家性命。历来由乱入治,都必须先整顿官场。只有将那些庸官,贪官都尽量淘汰,朝廷的命令才能不折不扣地往下推行。所以,老夫今天带头捐出部分家财,等同于跟陛下当众立约,过去的钱财无论是怎么得来的,都到此为止,朝廷不能再翻旧账。而从今往后,冯家的每一文钱,都必须来得干干净净。否则,一旦被陛下揪住杀鸡儆猴,就谁都别喊冤!”

“啊!”冯平,冯可,冯正哥仨终于明白了自家父亲的睿智和良苦用心,张开嘴巴,不停地点头。

“唉!”冯道轻轻叹了口气,将目光再度转向次子冯吉,“老二,你平素跟赵匡胤和郑子明往来多么?为父记得你当年从辽东逃归时,曾经跟他们有过一段渊源。”

“还,还行!”想起自己当年被柴荣等人俘虏时的窝囊模样,冯吉脸色微微一红,讪讪点头,“这次王峻逼宫,孩儿也派人偷偷郑子明送了信过去。虽然到达的晚了,但肯定送到了他手上,并且他前几天还亲口向孩儿表示过感谢。”

“好!好!”冯道老怀大慰,捋着胡须连连点头。膝下四个儿子,终于还能找出一个聪明的,冯家的富贵不至于三世而斩,“下次早朝,不,明天一早,你就去郑子明府上。跟他说,此番北征,愿意在他帐下做个账房,帮打理粮草辎重。”

“这……”放着皇帝身边的秘书正字不做,却去沧州军中做个账房先生,冯吉心中本能地产生了一股抗拒之意。但很快,他就将这股不该有的心态压了下去,冲着自家父亲郑重拱手,“孩儿明白了,孩儿明天一早就过去。”

“嗯!”冯道满意地举起酒盏,深深饮了一大口,然后对着灯光,轻轻摇晃里边的酒浆,“老夫能做的事情,都做了,接下来就看你们的了。草木有枯有荣,四季轮回交替,老去的终归要老去,新人终归要换掉旧人,此乃天道,谁也改变不了,尔等好自为之!”

他今年七十有四,历仕后唐、后晋、辽国、后汉、大周,前后伺候过十几个皇帝,享尽了荣华富贵,也看腻了乱世当中的杀戮血腥。原本以为这辈子就稀里糊涂混到底了,谁料想,临到老,却又发现了乱世即将结束的端倪。如此,他怎么可能不努力再多活上几年?看九州重整,看儿孙们如何在太平年月大展身手!

四兄弟知道老父今完喝酒喝得有点猛,不敢再啰嗦,小心翼翼岔开话题,一边闲聊,一边开动筷子,陪着冯道将晚餐吃完。然后各自回房去整理思路,小心翼翼地去谋划未来。

第二天一大早,冯吉便带了几份冯道亲笔所做的字画,去了郑子明府邸拜访。本以为自己得了老父的指点,可以抢占先机。谁料归德侯府的大门口,早已挤得停不下来马车。好在归德侯府的大总管宁采臣,跟他曾经有过数面之缘,悄悄地领他从侧门进去夹了个塞儿,才不至于从早晨等到日落。而那郑子明,也的确还念着冯吉当年冒死替石重贵向中原传递禅位诏书的旧情,弄清楚了此人的来意之后,当即就答应,想办法将此人调到自己帐下担任记室参军之职,只待明年开了春,一道建功立业。

怀着几分兴奋与忐忑,冯吉与其他几位得到承诺的官员们,分头下去准备。数日后,果然就等到了朝廷的圣旨和新的任命文书。然后又在忙碌中过了一个年,不等黄河上的浮冰完全融化,便登上了大船,扬帆而下,先取水路前往博州湖。然后又在湖的北岸换了战马,风驰电掣赶向沧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