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宏图(七)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也罢,既然郑将军如此有把握,老夫就不多置喙!”符彦卿不知道自家侄儿的哪里来得自信?然而作为前来助阵的客军,却不能越过柴荣自行调兵遣将。犹豫再三,无奈地点头。

“殿下在哪儿,速带老夫去见殿下。”高行周心中的想法其实跟符彦卿差不多,干脆直接命令自己的次子高怀亮头前带路,等跟柴荣会了面之后,再做定夺!

“殿下说他甲胄在身,不便亲自前来迎接。两位长辈可以先跟他合兵一处,然而再慢慢赶往胙城!”临出发前,符昭文早就得过柴荣吩咐。笑呵呵地又行了礼,大声回应!

“也好!那就先合兵一处!”符彦卿和高行周朝各自身后看了看,轻轻点头。

反正王峻已经逃走那么长时间了,现在去追,一时半会儿也未必追得上。还不如先见了柴荣,听听他跟郑子明二人到底作何打算。

抱着客随主便的想法,二人先将队伍跟柴荣的嫡系部队靠拢到一处,然后跟着符昭文和高怀亮去拜见太子。柴荣哪里敢在自家岳父面前托大?听到亲兵汇报之后,抢先一步上前迎接。双方先客套了一番,彼此见过礼,随即就迅速又将话头转向了战事。

“那王峻……”符彦卿是柴荣的长辈,资格和实力也比高行周略强,所以率先开口提出疑问。

“子明对此早有安排,岳父和齐王若是不放心,不妨跟着孤一道去追。”柴荣对此早有准备,笑了笑,低声打断。

符彦卿和高行周二人猜不出柴荣肚子里到底打得什么主意?只好将信将疑地点头。三家兵马合在一处,留下李顺儿带着两营弟兄负责收拢俘虏和禁军的溃兵。其他人,匆匆忙忙又踏上了征途。

耽搁了这么长时间,当然不可能马上咬住禁军的尾巴。但是在沿途当中,却总有一伙接一伙的溃兵主动前来投奔,都说先前是受了王骏欺骗,才会跟太子为敌。如今幡然悔悟,决定要痛改前非。请殿下大人大量,给与一次机会将功赎罪云云。

柴荣先前之所以放任王峻带领大部分禁军从容撤离,存的就是不想多做杀伤的心思。如今见溃兵能主动前来投靠,岂有拒之门外的道理?当即让高怀亮单独领了一支队伍,专门接纳禁军将士,一路走一路收编,没等看到胙城的影子,收编的兵马数量已经逾万。

符彦卿和高行周见此,心中的石头终于落地。却又担心王峻化名逃走,去投奔契丹,然后引贼入寇。特地叫来了各自的心腹,命令他们带着骑兵去封锁沿河个个渡口,捉拿王峻。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就是挖地三尺,也坚决不能让老贼成为漏网之鱼!

大周枢密使王峻,哪里知道自家的形象,在别人眼里是如此的不堪?此刻的他,正带着樊爱能、李冈、何徵等人,直扑胙城北门。沿途中,虽然众将麾下的兵卒,都差不多逃走了一大半儿。但每个人毕竟都有一部分心腹嫡系还在咬着牙坚持,这些兵马全部加起来,数量依旧高达一万五千余众,实力依旧不容轻视。

眼看着目的地已经近在咫尺,樊爱能等人,心中也勇气顿生。策动坐骑凑到王峻身侧,七嘴八舌地提议,“枢密,于今之际,最重要的是及时跟太尉联络,让他提前做好准备。”

“对,胙城虽然有城墙和护城河,但毕竟是个弹丸之地。我军又刚刚遭受挫折,士气低落。”

“胙城只可以暂且容身,却不可做长久驻守打算。我军粮草辎重也都丢失殆尽……”

“先进城再说!”王峻不想听众人的啰嗦,皱着眉,大声打断,“都小心些!出发之前,老夫曾经留下数千人马守在这里,按道理,此刻他们应该出来迎接……”

话刚说了一半儿,忽然间,半空中传来一阵恐怖的唢呐声响,“嘟嘟,嘟嘟嘟,嘟嘟嘟……”

紧跟着,已经伸手可及的吊桥,猛地被迅速扯起。胙城的四门,同时关闭。北侧敌楼上,数百张角弓迅速拉满,瞄准城外。一名虎背熊腰的将领从敌楼的二层探出半个身子,手举铜制的喇叭,大声断喝:“王枢密莫走,赵匡胤在此恭候多时!”

“你,你……”王峻眼前一黑,差点从马背上直接栽落。好在身边的亲信及时扶了一把,才避免了他当众出丑。“你这小贼,欺人太甚!来人,给我夺城!”

如此乱命,樊爱能、李冈等人如何肯听,纷纷抖动缰绳,扭头便走,“枢密,追兵,追兵就在身后!”

胙城去不得,还有陈桥驿。过了陈桥驿,就可直奔汴梁。汴梁城的城高池阔,还可以劫持了郭威做人质。大伙未必没有机会,跟柴荣讨价还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