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宏图(五)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呼——”一股秋风从黄河方向吹来,刹那间,将寒意送入王峻身边每个人的心底!

不是三千,而是三万!

五万余禁军对三万可能是郑子明亲手训练出来的“叛军”,即便兵力上仍然占据优势,胜算也瞬间变得极为渺茫!

“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

“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

唢呐声越来越高亢,声声急,声声催人老。

伴着高亢的唢呐声,“叛军”继续向前推进。速度并不快,但行进间,却严整有序。左翼、左中、中军、右中、右翼,除了担任战场外围警戒的游骑之外,其他每一部兵马规模和队形,都清晰可辩。

“咴咴咴!”王健胯下的战马,不安地打起了响鼻。樊爱能脸色发白,手背上青筋根根乱嘣。李冈、王固、何徵等人则不停地吞着吐沫,左顾右盼。

如此齐整的队伍,他们只是当年在黄河北岸会操时见过一次。那次,郑子明和他麾下的数千沧州军,曾经令在场所有人,都震惊不已。匆匆数年过去,当初那份震惊,已经渐渐被遗忘。大伙本以为,那支队伍,充其量规模也就是一万上下。不可能被复制,也不可能变得更庞大。区区一个沧州,提供不了更多的高质量兵源,也养不起更多的虎狼之士!然而今天,事实却告诉他们,他们都太一厢情愿了。

此时此刻,仍旧面色镇定如常的,只有枢密使王峻。只见他,猛地将腰间佩剑抽了出来,高高地举过了头顶,“斥候外围警戒,其他人,听我的命令,结三才阵备战!”

“遵命!”王健等人鼓足全身力气高喊一声,拨马奔向各自的部属。

事到如今,后悔已经来不及了。想要活命,只能拼死一搏!怀着几分破釜沉舟的悲壮,众将带着各自的队伍,徐徐将阵形摆开。斥候撒向外围,密切监视一切风吹草动。骑兵撤向两翼,准备在敌军力气衰竭之时,趁势发起反攻。中军大步向前,以长枪、盾牌,组成数道牢固的防线。左军和右军各自落在中军斜后方数丈远,随时响应主将的号令,为中军提供持续有力的支援的支撑!

为了避免被“叛军”打个措手不及,王健、何徵等人,几乎将平素的本事,发挥出了双倍。连打带催,只用了一刻钟左右时间,就将三才阵排列停当。

原以为,接下来肯定就是一场恶战。谁料,叛军却主动把队伍停在了四百步外。依旧保持着泾渭分明的五大块,黄、绿、红、兰、赭,五色旗帜被秋风吹得猎猎作响。

黄色和赭色的旗帜下,站得都是骑兵,各有三千出头。天知道柴家小儿使用了什么手段,先前居然能让他们和步兵的推进速度保持一致。绿色和蓝色的战旗之下,则各有四千步卒,以长矛手和刀盾兵为主,中间夹杂着少量的弓箭兵。正中央红色战旗下,则是柴荣的本军。大约有六千人,一半为骑兵,一半为步卒。身上的铠甲和头顶的铁盔,被晚秋的阳光照得耀眼生寒!

“咕咚!”神武禁卫右军副都指挥使李冈,用力咽了一口吐沫,脸上的表情说不清到底是羡慕还是恐慌。

银丝锁子甲和镔铁盔!怪不得柴家竖子如此有恃无恐!这厮,三年来到底贪墨了多少治河款项,才将麾下亲信武装得如此败家,几乎每人一整套?反观禁卫军,号称全天下装备最为精良,却需要混到指挥使以上,才能勉强穿上铁衣。并且只有半身,下半身的护腿依旧是牛皮所缝!

战场上,有甲者活下来的希望,是无甲者的三倍。身披铁甲者活下来的机会,比身穿皮甲者,又要高出七成。如此简单的常识,每名老行伍心里都清清楚楚。如此鲜明的对比,令禁军上下几乎所有人都心冷如冰!

“擂鼓!”感觉到自家队伍的士气正在直线下降,王峻果断发号施令。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闷雷般的鼓声响起,压住禁军将士心中的恐慌。大周枢密使王峻扭头环顾四周,深吸一口气,将宝剑再度高高举过头顶,“左军第三厢都指挥使何徵,带领本部兵马出击,探明敌军虚实!”

“啊——”神武禁卫右军副都指挥使李冈激灵灵打了个冷战,抛开心中的杂念,扭头看向距离自己不远处的左军第三厢都指挥使何徵,同情之心油然而生。

两军交战,通常开头都会各自派遣少量部队,发起试探性进攻,借以摸清对手的底细。但今天开局第一仗,去摸的却是老虎牙齿!即便能探明对手的实力,何徵麾下的左军第三厢,恐怕也得搭进去一半儿以上!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催战鼓连绵不绝,敲得人五腑六脏来回翻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