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红妆(五)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子明,子明,圣旨!赶紧出门迎接,冯枢密亲自来送圣旨了!”正愤懑间,耳畔忽然传来一声紧张的呼喊,紧跟着,郑子明的义父,泽潞节度使常思帐下司仓参军宁采臣满头大汗地闯进了花园里。

“冯枢密,常乐公?他怎么会有空到子明府上?”柴荣和赵匡胤两个齐齐起身,皱着眉头追问。

“见过太子殿下,见过赵将军!”宁采臣知道柴荣、赵匡胤和郑子明之间的关系,所以也不多客气,先草草行了个礼,然后快速补充道:“据在下估计,是子明上本,推荐赵将军、高将军和符昭序将军出任深州、冀州和赵州节度使的事情,被皇上恩准了。否则,圣旨不会来得这么快,也无需劳动冯枢密亲自来颁旨!”

“什么?子明把成德军一分为四了?”柴荣和赵匡胤两个被吓了一跳,异口同声追问,“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子明,你怎么没跟我们商量一下?!”

成德军,又名恒冀节度使,镇冀节度使。最早起源于唐末,乃河北三镇之首。辖镇、冀、赵、深、定、易、沧、德、棣九州,如今德、棣二州被符老狼所掌控,定、易二州被北汉所窃取,实际上郑子明这个镇冀真正能掌握的,只有镇、冀、赵、深、沧五州之地,其中镇州位置还过于突前,经常受到契丹人的劫掠,根本没有足够的人口支撑,等同于名存实亡。

而他一下子保举了高怀德、赵匡胤和符昭序三个人做节度使,等同于将其治下的四个半州,又还给朝廷仨。只剩下了一个沧州和半个镇州,跟原本的横海军,没任何本质上的区别!

“皇上封我为镇冀节度使,原本就属于追封的性质!”仿佛早就预料到柴荣和赵匡胤会有此一问,郑子明笑了笑,非常坦诚地回应,“我既然活着回来了,这份封赏原本就该由朝廷收回。陛下不愿出尔反尔,我却不能厚着脸皮硬装糊涂。所以,干脆分出三个去。反正都落在自家兄弟手里,肥水没进外人田!”

“子明,你,你,唉!”柴荣红着脸看着郑子明,不停地挥拳。

如果他这个太子,真的有实力跟王峻一较短长,想必三弟根本不用如此委曲求全。先变着法自污不说,如今又将血战得来的辖地,拱手让给了别人。但眼下的事实就是如此,他这个太子根本得不到以王峻为首的一大批文武官员的认同。有义父在身后撑腰,还能在国事上勉强跟王峻等人争上一争,如果得不到义父郭威的支持,甭说是干涉一镇节度使的任命,就连向地方安插一个县令,都绝无可能!

而义父郭威,又怎么可能会拒绝郑子明主动向朝廷交还兵权和地盘?义父郭威是一代雄主,无论内心深处觉得如何愧疚,都会从江山社稷的长治久安上考虑问题。而消弱藩镇实力,集权于中央,是大周朝富国强兵的必经之路。根本不会因为郑子明是太子的结拜兄弟,就会允许例外!

“子明,你其实真的不必如此!”赵匡胤终于从震惊中回过神,在边上看看满脸坦诚的郑子明,和满脸羞愤的大哥柴荣,带着几分忐忑劝告:“花钱自污,已经够了,犯不着再自剪羽翼。凡事,还有大哥和我呢,咱们三兄弟联手,未必就不能跟王峻老贼斗上一斗!”

“窝里斗,输赢有什么意思?”郑子明笑了笑,非常淡然地摇头。“有那功夫,我还不如去操练士卒呢。况且以我现在的本事,掌控一个横海军,已经筋疲力尽,根本不足以做好镇冀节度使!”

“子明何必过谦,我知道,你,你都是为了愚兄!”闻听此言,柴荣的脸色愈发红得厉害。猛地一跺脚,转身就走,“你不要接旨,我现在就入宫去拜见父皇。无论如何,也把其余三个州,给你讨要回来!”

“大哥,我的好大哥!”郑子明赶紧上前数步,一把拉住了柴荣的手臂,“我今年还未及冠啊,又何必如此着急做官?你觉得我受了委屈,等陛下百年之后,你登基做了皇帝,再加倍封赏给我就是!咱们又何必急着去跟朝中那群老朽去争一时短长?”

“是啊,大哥,子明说得对。你封的官,咱们兄弟做得才更安稳。”赵匡胤也担心柴荣做事手段过于激烈,跟王峻产生直接冲突。上前拉住对方另外一只胳膊红着脸劝说,“咱们三个都还年青,有的是时间。你,子明和我先去学些本事,没必要把精力浪费到跟老朽们勾心斗角上。等你做了皇帝,我们哥俩本事也大了,足以担起重任。想封什么官,不都是你一言而决么?谁还敢像现在这般暗地里上下其手?”

“这,这……”柴荣接连挣扎了几下,却没有郑子明和赵匡胤两个人力气大,只好悻然收住脚步,“也罢,三弟,你受的委屈,大哥我记下了。日后若是有了机会,一定加倍补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