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短歌(六)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噢!”耶律化葛里低低的答应一声,然后神不守舍地跟在了耶律察割身后。

河滩上站满了人,地面踩得泥泞不堪。一队队契丹武士骑着战马,追逐着大船,不停地开弓放箭,明知道羽箭很难射中河道中的大船,却依旧要全力一试。一队队幽州汉军,则用挽马拖起床弩,全力赶向下游。以便在下游的第二道陷阱发挥作用之时,能赶过去助一臂之力。

也不知道郑子明能闯过几道天罗地网?耶律化葛里浑浑噩噩地抬起头,目光透过散发着薄薄雾气的河面,投向河道中央偏北侧顺流而下的大船。内心深处,隐约竟然涌起了几分期盼。

他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在期盼郑子明被杀死在河道里,还是期盼对方能再度创造一个奇迹。他还年青,骨子里本能地崇拜英雄。他愿意看到自己和哥哥在战场上,堂堂整整将郑子明击败后擒杀,却不愿意看到一个英雄死于阴谋之下。如果没有人故意向大辽这边泄漏郑子明的行踪,如果没有人故意点明沧州军早在一年多之前就已经拥有水师的情况,如果……

没有那么多如果,事实上,郑子明是死在了鼠辈的无耻出卖。而不是这沿河两岸奋勇追杀的十万大军!事实上,在落入陷阱的最后一刻,郑子明极有可能还被蒙在鼓里,还不明白天下之大,却根本没有他们父子两个的容身之地。

“嗖,嗖,嗖……”大船进入第二道埋伏线的弩车射程,隐藏在第二道伏击线的弩车开始发威。这回,不是锐利的攻城凿,而是绑着牛油和羊毛的巨型火矢。

浓烟立刻撕破河面上的薄雾,留下一道道又黑又浓的尾痕。大船上很快就冒起了火光,一个人影在浓烟烈火中纵横来去。

那是郑子明!耶律化葛里瞪圆了眼睛,心脏也提到了嗓子眼。他并不能听见对方在说什么,也猜不出对方有什么办法能化解杀劫。但是,他却希望自己能看得更清楚些,能记下此人最后的辉煌。

“顺子,将船尽量向北岸靠,向北岸靠!”郑子明单手握着缆绳,腾空而起,扑向船舷侧正在然绕的弩杆。手中钢刀奋力回落,“砍嚓!”一声,砍在将碗口粗的弩杆,深入盈寸。弩杆上正在燃烧的火焰立刻跳起来,燎得他满脸漆黑,眉毛和头发同时散发出焦糊的味道。郑子明却根本顾不上痛,继续单脚点着船舷,在半空中奋力挥动钢刀,“喀嚓!”“喀嚓!”“喀嚓!”,又是接连数下,弩杆终于断裂,正在燃烧着的牛油火球翻滚着落入水中。

“射,射死他!”辽河南岸,无数人扯开嗓子大叫,随即,箭如飞蝗。

大部分羽箭都在半途中被河水吹歪,只有极少一部分成功靠近目标。眼看着就要被乱箭攒身而死,郑子明忽然拉着缆绳腾空而起,如同鹞鹰般脱离险境,扑向甲板。

“呼——”耶律化葛里本能地长出一口气,然后赶紧屏住呼吸,四下观望。唯恐被人发现自己在为敌将的安危而担忧。

他发现,周围屏住呼吸四下乱看的,好像不止是一个。大家伙默契地将目光错开,然后举起手臂,扯开嗓子,高声叫嚣,“射,继续射,射死他!”

“嗖——嗖——嗖,嗖嗖,嗖!”第二轮火弩,再度飞出,直扑水面上挣扎起伏的大船。

韩匡嗣不愧为当世名将,伏击阵地选得极为恰当。六辆可发射火矢的床弩,正卡在河道忽然收窄处,沿着河岸一字排开。这样,从上游顺流而下的大船,无论如何努力躲闪,都会有很长一段路程,完全处于弩箭的攻击范围,根本不可能摆脱巨弩的捕杀。

两根火弩在大船后方入水,燃烧着的牛油球受到冷水刺激,轰然炸裂,波浪推得大船上下起伏。另外两支,则落在了大船前方,溅起两道高高的水柱。最后两支,一前一后,掠着水面继续飞行,在数万道期盼的目光下,“呯”“呯”两声撞上了船舷。火苗立刻高高地跳起,浓烟沿着船身扶摇而上。

大船猛地一晃,速度立刻变慢,两岸辽国将士见状,忍不住齐声欢呼。还没等他们的欢呼声到达兴奋的顶点,船身又是微微一晃,郑子明和陶大春二人,各自拉着一根缆绳,联袂扑下,半空中,如飞鹰般落向卡在船舷处的弩杆,手中钢刀泼出两道闪电。

“咔嚓”,“咔嚓!”钢刀剁入硬木的声音,穿透欢呼声,在所有人心底响起。

“放箭!射死他!”耶律察割大怒,抢过一张角弓,弯弓便射。

“放箭,射死他,射死他!”刹那之间,万矢齐发,即便不能如愿将郑子明和他的同伴射成刺猬,也要干扰他们,令二人无法继续去砍断包裹着牛油球的弩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