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归来(七)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乐观的人,据说老天也要对其多看顾几分。

吃了早饭之后整整一个上午,他们都没再遭遇到任何拦截。下午虽然遭遇到了一支规模庞大骑兵,但对方只顾着去抓大辽皇帝的圣旨里必须生擒的石重贵和郑子明,对擦肩而过的“东路军答凛部左营飞鹿队”没有半点儿盘问的兴趣,并且巴不得这群该死的少爷兵们走得越远越好,别留下跟自己抢功劳。

化作契丹东路军打扮的郑子明等人心中偷笑,故意慢吞吞的拉开彼此之间的距离,然后一头扎进了附近的树林。直到对方的踪影完全消失,才再度从林子里钻出来,先吃了一顿烤肉压惊,然后先撒出两名斥候头前探路,其余人再度打起契丹东路军的旗号,继续大摇大摆向南而行。

“多亏了世伯的契丹话说得流畅,对方居然一点都不怀疑!”

“可不是么,刚才我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上。唯恐被对方发现破绽!”

“世伯刚才那说话时的语气,神态,啧啧,简直跟我以前见过的部落长老一模一样。对方如果能发觉破绽,除非他是神仙!”

“亏了有世伯……”

彼此之间相处的时间久了,陶大春等人跟郑子明的父亲石重贵也熟络了起来。心中再也不把此人当作前朝皇帝,而是努力尝试着将其当作一个普通人,当作自家朋友的长辈尊敬。

石重贵最近几年尝尽世态炎凉,几乎立刻就感觉到了陶大春等人话语的亲近之意。也连忙露出一幅谦和的笑脸,摇着头道:“哪是老夫一个人的功劳啊?是你们几个刚才撑得住场面。外人一看,我这个答凛部大长老麾下个个都是虎狼之士,当然就对我也高看一眼了!”

“还是亏了世伯您,对契丹人的心思摸得一清二楚!”

“可不是么?世伯刚才那一吹胡子一瞪眼……”

“老夫不过是被他们欺负久了,记住了他们每一张面孔罢了。呵呵,没想到这辈子还能活学活用!呵呵,呵呵……”

“呵呵,呵呵……”

有时候,废话的最大作用,就是拉近说话者彼此之间的距离。在谈谈说说中,石重贵就变成了真正的邻家大伯。这种人间温暖,让他感觉很惬意。对南归后的普通人生活,也越来越期待。扭过头,正想跟自家儿子说一说对父子两个将来的谋划,却发现郑子明猛地把手臂举了起来。

“怎么回事?”正在陪着石重贵说笑解闷儿的陶大春和周信,也迅速发现了情况有异,拉住坐骑,低声追问。

“整队!备弩!”郑子明根本不做过多解释,直接以命令相回应。

话音刚落,前方拐角处就传来一阵杀喊声。担任斥候的李顺和李彪两兄弟,杀得浑身是血,边战边退。而其身后不远处,有六十多名一模一样打扮的契丹骑兵紧追不舍。

“奶奶的,遇到正主了!”沧州勇士们恍然大悟,每个人脸上都露出了哭笑不得的表情。

迎面杀过来的正是契丹东路军旗下的某部,难怪李顺儿和李彪两个机灵鬼当场露馅儿。很显然,对方也奇怪李顺和李彪两兄弟身上铠甲的来历,所以一直试图将二人生擒活捉,在追杀时并未直接下死手。

“阿巴夜绪嗨,阿巴也绪海,亚述,亚述!”对面的契丹兵,忽然发出了一连串叫嚷,愤怒当中带着几分期待。

“他们让咱们拦住顺子!”石重贵本能地翻译,随即果断从腰间抽出了弯刀,“好机会,他们还把咱们当成了……”

话音未落,身边的骑兵已经纷纷开始加速,在跑动中,迅速调整队形,手中武侯弩稳稳地端在了胸口。

“阿巴也苏,舒拉,也他一帖……”反应慢了整整两拍的石重贵灵机一个,干脆把手搭在了自家嘴巴上,用熟练的契丹话质问对方为何要同室操戈。

他做过中原的皇帝,被俘后又接触过许多契丹大贵族。因此部族长老架子摆出来,惟妙惟肖。对面的契丹兵见了,立刻急得连连摆手,扯着嗓子大声解释,“必弃,比齐!黑啊,也苏黑,也苏黑!”。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众契丹兵卒还忙着替自家辩解的时候,郑子明已经带人冲到了他们二十步内,“顺子,低头!”先大声向李顺提了个醒儿,随即果断扣动扳机。

“顺子,彪子,低头!”陶大春、周信、王宝等紧跟其后的齐声吼道。

二十几把武侯弩同时扣动机关,弩箭刹那间离弦而去,“嘣!”,伴随着弩弦低沉的声响,如同一群愤怒的黄蜂般,高速袭向对面。

李顺和李彪两个,早有默契。听到郑子明的命令,立刻不顾一切地将脑袋伏在了马脖颈后。高速飞行的弩箭,贴着二人的头皮掠过,“噗噗噗噗”,将猝不及防的契丹骑兵,射翻了整整一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