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长缨(十一)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杀姓韩的,回去夸功四门!”高怀德猛地将长枪举起,遥指韩德璋,高声断喝。

骑兵作战,速度和气势都极为重要。今天自己这边势如破竹,而敌军却几乎是停在原地挨打,如此好的建功立业良机,焉能随便错过?

“擒贼擒王!”

“擒贼擒王!”

“擒贼擒王!”

……

已经杀起了性子的亲兵们,跟在他身后纵声高呼。总计区区一百人不到,却令十六倍于几的幽州军,魂飞胆丧。

“点药发傀儡,点药发傀儡,向虎骑军和狼骑军求援!”幽州虎骑军中,唯一还保持着头脑清醒的,只剩下主将韩德璋自己。眼看着高怀德距离自己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居然急中生智,扯开嗓子把最后的绝招抛了出来。

“点,点!”“快点儿,你倒是快点儿啊!”“火,赶紧点火!”韩氏的家将们,哆哆嗦嗦地从背囊中拿出一个个泥捏的小人儿,抢在高怀德杀到自家主将的认旗下之前,用火折子将小人头顶的药捻子点燃,用力抛上了半空。

“呯呯!”“呯呯!”“呯呯!”清脆的爆炸声,立刻在半空中响了一串。高怀德胯下的白龙驹何时听到过如此可怕的动静?吓得猛地扬起前蹄,大声咆哮,“唏嘘嘘——”

“唏嘘嘘——”“唏嘘嘘——”“唏嘘嘘——”临近上百匹幽州军的战马,也紧跟着抬起头,厉声悲鸣。随即撒开四蹄,朝着远离主帅认旗方向夺路狂奔。任背上的主人如何叫喊、安抚,都无济于事。

先前那一连串的爆炸生声,非但把高怀德及高氏子弟胯下的坐骑给吓了一大跳。幽州军自己的战马,也无法适应这种霹雳般的动静,被吓得亡魂大冒。

逃命,是任何动物受惊的本能反应。须臾间,幽州军已经四分五裂的队伍,彻底乱成了一锅糊涂粥。而如此一来,韩德璋身前,也被受惊的战马挤了个水泄不通。高怀德再想冲到近处杀他,难比登天!

“少帅,此物太邪,咱们赶紧走!”好不容易才把战马控制住的高延福,迅速意识到了战机已逝。扯开嗓子,在自家东主耳朵边大声叫喊。

不用他提醒,高怀德也明白,自己今天的好运气,已经彻底用到了头。猛地轮开骑枪,朝着身侧距离自己最近的一名幽州兵卒头顶砸了过去,“闪开,否则就去死!”

“啊——!”倒霉的骑兵根本无法策马闪避,被枪杆子结结实实砸了个正着。半边脑袋都缩进了胸腔当中,白色的脑浆混在红色的血液四下飞溅。

“挡我者死!”高怀德毫不犹豫地用骑枪将尸体扫下马背,然后继续在人堆当中大开杀戒。正在努力控制坐骑的幽州兵卒们,连躲避都极为艰难,更甭说是招架还击。一个接一个,像初冬的烂柿子般,掉下了马背。惨叫声瞬间盖住了战马的悲鸣,令闻者心惊胆寒。

“刺马!”高怀德又是一声断喝,举枪刺向一匹匹无主的战马屁股。血花飞溅,剧烈的疼痛,令战马迅速意识到那种危险对自己的伤害更大,再度纷纷迈动四蹄,朝着远离枪锋的方向快速躲避。

“刺马,刺马开路!”高延福,高延寿等人齐声重复,将最新命令传递到每一名亲兵耳朵。训练有素的高氏亲兵,立刻将主将的命令不折不扣地执行,刺得队伍周围,悲鸣声响成了一片。

原本水泄不通的幽州军乱兵,迅速分出一条裂缝。高怀德遗憾地扫了一眼距离自己还不到五丈远的韩德璋,带领麾下弟兄,从裂缝间鱼贯而出。

当战马再次加起了速度,他带着几分不舍,向幽州军的将旗下张望。已经尝到了甜头的韩德璋,却再也不肯给他冲过来擒杀自己的机会,大声叫喊着,带领家将把更多的药发傀儡扔上了半空。

“呯呯!”“呯呯!”“呯呯!”清脆的爆炸声,在丘陵间来回激荡。幽州虎骑军的队形愈发混乱,短时间之内,根本不可能被重新组织起来战斗。而高怀德和他的亲兵们,也没有任何办法,可以再次向韩德璋发起新一轮冲锋。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临近的一片丘陵背后,有角声忽然响起,与爆炸声遥相呼应。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紧跟着,又是一片连绵的画角声,如鬼哭狼嚎。

韩德璋的救兵赶过来了,药发傀儡原本的作用,此刻终于得到了发挥。听到熟悉的爆炸声,刚刚抵达附近的幽州虎旗军和狼骑军,立刻果断向声音响起处靠拢。

“呸!”高怀德远远地朝着韩德璋吐了口吐沫,带队扬长而去。以一百对千六,能够将敌军打得无力还手,今天的战果已经足够辉煌。倘若继续逗留,等到另外两支幽州军也包抄而至,自己非但没有可能重现刚才的奇迹,反而会将先前的战果,也被对方连本带利捞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