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峥嵘(一)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呯!”“呯!”“呯!”三支粗大的弩箭,从战船上飞出,贴着海面射向三十几步外的巨鲸。正在追逐鱼群的巨鲸虽然毫无防备,庞大的身体却恰恰来了个高速下潜。弩箭顿时失去了目标,徒劳地在海面上掠出了三道细长细长的白线,最后力道尽失,变成三根漂浮的木杆,随波起伏。

“转舵,转舵,避开鲸鱼刚才出现的位置,把弩箭用绳子拉回来,上弦再射!”郑子明在甲板上用力挥舞着拳头,大声咆哮。原本白皙的胳膊上,布满了阳光留下的瘢痕。

方头方脑的沙船在舵手侧操控下,艰难地旋转身体。虽然速度极慢,却依旧将船上的大部分兵卒闪了个东倒西歪。北方人不喜欢玩水,能在河沟里扑腾几下的都很少,骤然从陆地走上了甲板,一个个就都变成了软脚虾。连站稳都非常困难,更甭提是对着目标射箭挥刀。

“注意,注意下盘。脚下不要用死力,就像骑马一样,颠起来,颠起来。让你的身体随着甲板一起动!”潘美两只手死死地抓着缆绳,背靠着桅杆,冲着周围的弟兄大声提醒。

理论上,他的话语无懈可击。然而,两条正在哆嗦的大腿,却暴露了他纸上谈兵的事实。猛然间一个海浪涌来,沙船剧烈颠簸。刚刚“指导”了别人潘美,像只风筝般被甩到了半空中。全凭着一双手握得足够紧,才勉强没有被丢进滚滚波涛当中。

“放松,腰杆放松!别一直绷着,腰杆绷得越紧身体越不灵光。脚趾用力,实在站不稳的,就拿绳子把自己绑在船舷的护栏上。”李顺儿穿着一条鼻犊短裤,像猴子般,在甲板上蹿来跳去。一边向周围的人施以援手,一边不停地介绍自己的心得。

与众人的尴尬情况不同,他从第一次出海时起,就展示出了超强的适应能力。短短几个时辰之内,便可以在甲板上张开双臂行走。如今更是奔跑跳跃,与平素在山间赶路没任何分别。

“李将军,拉我,拉我一下!”

“晕,我头晕!”

“给我,给我一根绳子,快,快给我一根绳子!”

“救,救命……”

四下里,叫喊声响成了一片。被郑子明从沧州军精挑细选出来的勇士们,惨白着脸,佝偻着腰,不停地向李顺儿请求援助。好不容易有了表现机会的李顺儿则来者不拒,听到哪边的叫喊声大,就迅速地跑向哪边,或者将失去平衡的弟兄们挨个扶稳,或者给无处借力的弟兄手中塞上一根缆绳,或者将已经嘴唇发黑的弟兄扶到船舷旁,用绳子捆住腰,让他们可以放心向水里大吐特吐。

“这,这就是你的海上奇兵?”一道修长的身影从桅杆顶盘旋而下,像个燕子般落在了郑子明身边,笑着质问。

“师妹,他们以前都住在山里头,从没坐过船,也没像咱们俩那样,从小就有名师指点打熬筋骨。”郑子明有些尴尬地接过话头,压低的声音向对方解释。

“那他们至少应该管得住自己的嘴巴!”女子朝周围看了看,轻轻摇头。

她的声音不高,却令周围的喧嚣迅速低落了下去。东倒西歪的勇士们咬紧牙关,卯足全身的力气,跟起伏的甲板“搏斗”到底。谁也不愿意,被自家主帅的大夫人看轻了去。

大夫人常氏出身太原常家,乃为节度使常思的掌上明珠。三夫人呼延氏,则是现金定州防御使呼延琮的女儿,呼延琮欠了咱们大帅的人情债太多,实在没法还,所以才把女儿强塞了过来。只有二夫人春妹子,是咱们定州陶家庄人,跟大帅一起流过血,亲手替大伙裹够伤。

虽然三位夫人,还都没跟郑子明成亲。但弟兄们心中,却早已将她们偷偷排好了序。尊敬程度,大抵与其娘家实力相当。而亲近程度,则恰恰与此相反。

“鲸鱼,鲸鱼,那头鲸鱼又出来喷水了!左侧,左侧前方二十五步远位置。小心,在他身边还有一头更大的。”几根桅杆之间的缆绳上,陶大春如同海鸥般肆意穿梭,将刚刚看到的情况迅速朝全船通报。

船上的尴尬气氛,迅速被惊喜取代。众勇士摇摇晃晃地跑向弩车,齐心协力推动绞盘,将双弦床弩以最可能快的速度张开。将刚刚由水手收回来的弩箭,再度装填到击发位置。

“检查绳索!”“检查绳索!”“检查绳索!”三名弩长按照郑子明预先制定出来的射击规范,扯开嗓子大声招呼。

“是!”装填手大声答应着俯下身子,仔细查验系在弩枪尾部的粗绳。随即,又迅速将身体站直,朝着弩长高高地举起胳膊。

“瞄准!”“瞄准!”“瞄准!”三名弩长再度扯开嗓子,将射击规范按照要求逐步推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