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虎狼(三)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一鸣惊人,典故源于楚庄王。本是个褒义词,只是,此刻从符赢嘴里说出来,却带上了一股隐隐的幽寒!

据说当年楚庄王即位之后,国政被权臣把持,于是他便装作贪图享乐模样,终日不务正业。如此暗中积蓄力量足足两年半,直到有一位重臣气愤不过,跑到皇宫里拿不飞不鸣的野鸟来讽喻,“有鸟止南方之阜,三年不翅,不飞不鸣,默然无声,算是什么鸟?”他长笑做答,“三年不翅,将以长羽翼;不飞不鸣,将以观民则。虽无飞,飞必冲天;虽无鸣,鸣必惊人。”

又过了半年后,楚庄王联合自己的支持者突然发难,诛杀把持朝政的五个大臣,清洗其所有余党,楚国因此而大治,称雄天下。

“啪!”书案上的烛花炸开,火星四溅。

一枚火星以极其缓慢的速度落向了符彦卿的手背,百战老将却根本没做出任何反应,两眼发直,面孔僵硬如石块儿。直到有剧痛传入心扉,他才猛地将手缩了缩,强笑叹息:“呼——!这么快就要开始了么?为父我还以为至少也得等到两年之后呢!”

“如果刘承佑是个能耐住性子的,当年就不会明知道他哥哥病入膏肓,还要送他哥哥一程了!”符赢冷笑,看向父亲的眼睛,如同夜空里的星星一般明亮。

“那倒也是,就是不知道他有几成胜算!”符彦卿轻轻点头,不知不觉间,脸上竟隐隐露出了几分期盼。

在自家儿女面前,他不用刻意掩饰自己的内心深处的真实想法。事实上,即便想掩饰,也掩饰不住。符家这些年来一直在积蓄实力,甚至有时候故意以弱示人,可不仅仅是为了保住当前的一亩三分地儿。符家上下,至少有包括他符彦卿自己在内的一大半儿男丁,依旧记得自己曾经姓李,祖父曾经像李世民一样被封为秦王,有资格继承整个大唐帝国。(注1)

“咳咳,咳咳,咳咳……”符昭序好像被莲子羹给呛到了,红着脸,不停地咳嗽。

“小鬼头!”符赢的目光又被吸引了过去,抬起手在弟弟头上摸了摸,脸上的慈爱愈发浓郁。

老狼符彦卿的脸上,却带出了几分不自然。想了想,忽然鼓起全身的勇气,低声说道:“小鹰子,抱歉。你上次归宁,为父,为父本该把你们两口子多留些时日。只是,只是为父怕他们李家多心……”

“阿爷,你说什么呢,我可是符家的长女啊!”符赢轻轻地回过头,温婉一笑。刹那间,竟若一朵绽放的寒梅。

符彦卿见此,心中顿时像被捅了一刀,愈发痛彻心扉。

女儿太懂事了,不用他多说,就明白他想表达的全部意思。可越是这样,他内心深处,越觉得负疚。

当初与李守贞联姻,原本就是为了符家。事实上,那个李家儿子,根本就不是一个良配!站在符赢身侧,就像一头掉了毛的野狗与乳虎为伴。这一点,非但符彦卿自己心知肚明,符家上下很多人也洞若观火,其中也包括符赢自己。

如果当初符赢自己大声说一句不愿意,符彦卿可以对天发誓,自己会尽最大可能推掉这桩亲事。然而,符赢却什么都没有说,只是默默地绣好了嫁衣。

那一年,耶律德光挥师灭晋,刘知远在太原起兵。符彦卿既不能确定耶律德光会不会突然向符家痛下杀手,也不能保证刘知远获胜之后会不会趁势削藩,多一个盟友,就多一分自保的希望。

上次符赢携婿来归,符家通过各种手段,也早已探听出李守贞造反在即。如果符赢当时向娘家提出避风头的请求,符彦卿可以对天发誓,自己不会拒绝。那样的话,李守贞即便造反失败,朝廷的兵马,也不敢打到符家门口来,追索李守贞的长子,符赢的丈夫,符家的大女婿。

然而,符赢依旧什么都没有说。默默地收拾好行礼,在李氏起兵之前,跟丈夫一道,星夜兼程返回了河中……

“崇训他不可能留下的!”仿佛能看穿自家父亲的心底,符赢摇摇头,非常平静地补充,“他虽然是个如假包换的公子哥儿,对我公公却是孝顺得很。哪怕明知道我公公起事没有多少胜算,也会回去助自家父亲一臂之力。所以,阿爷,您不必过于自责。女儿我这不是好好的么?如果不是借了您的名头,河中李氏满门被诛,我这个长子媳妇怎么可能平安脱身?”

“小鹰子——”符彦卿纵使再虎狼心肠,也终于承受不住。低低叫了一声自家女儿的闺名,双目含泪,“是阿爷对不住你,是阿爷对不住你!你放心,阿爷发誓,早晚会替你报了此仇!”

“不要!”符赢忽然大惊失色,猛地上前抓住父亲的手臂,厉声尖叫,“阿爷,不要!您千万别想给女儿报仇的事情。女儿跟夫家,跟李家的恩义没有那么深!咱们符家,咱们符家,也不该为此去冒灭族之险!如果,如果您坚持不放弃,到那一日,女儿,女儿只有以死相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