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耕耘(一)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床子弩的绞盘在三头黄牛的合力牵引下,缓缓旋转。挂在绞盘上的另外一条绳索一寸寸向后移动,由牛筋绞成的弩弦,也被绳索上的铁钩拉扯着,一寸寸张开。两支相对安置的弓臂渐渐弯曲,渐渐组成了一个完美的满月。

三名装填手鱼贯跑上去,第一人干脆利落地升起机牙,勾住弩弦;第二人快速将一根成人手臂粗细,一丈五尺长短的弩箭安放入特制的沟槽当中;第三人,则将一个五斤多重的木桶,挂在了箭杆前端专门打造出来的铁钩上,随即从腰间扯出一只火折子,迎风晃燃,回过头,用目光向着弩车后十步处的李顺请示下一步安排。

平素无论见了谁都谈笑风生的李顺儿,此刻却像换成了另外一个人般,满脸凝重。只见他先将右手大拇指竖起来,对着弩箭的箭簇伸直手臂,然后又将目光顺着箭簇,一路向前延伸,延伸,直到与一百五十步外的寨墙相接。忽然,他摇了摇头,大声喊道:“抬高,把架杆儿向上抬高两个手指头,再高些,再高些,对,就这样,垫稳——”

前两名装填手俯下身子,按照他的要求不停地调整床子弩前端的“架杆儿”。弩箭的箭簇快速向上翘起,遥遥地指向了寨墙之后,一座小楼的屋顶。板着脸的李顺儿,嘴角终于露出一丝笑意,右臂猛地下挥,同时大声断喝,“点火!”

第三名装填手,迅速用火折子,点燃木桶下方一根又细又长的引线。沧州军左厢第四营指挥使李顺儿,则亲手抄起一把硕大的木头锤子,前冲数步,一锤砸在了弩车后方的机关上。“呯!”机关下坠,挂住弩弦的机牙迅速回缩。失去羁绊的弩箭猛地绷直,将一丈五尺长的弩箭,连同冒着火星的木桶,一并送入了堡寨之中。

“轰——”又是一声巨响。弩箭命中寨墙后的小楼屋檐,木桶碎裂,拌着硫磺和牛油的易燃物四下飞溅,转眼间,就将小楼笼罩在了浓烟当中。

“轰——”“轰——”“轰——”

临近的另外四架床子弩,也在李顺的指挥下,朝着堡寨内发射出装满易燃物的木桶。红星乱窜,浓烟滚滚,先前还在寨墙上严阵以待的庄丁们,像没头苍蝇般,尖叫着私下乱跑。

“嗖嗖嗖嗖……”几个寨主的嫡系子侄,用角弓和火箭,向弩车发起了反击。他们的应对策略非常恰当,然而,弩车与寨墙的距离,却超出了他们手中角弓的精确射击范围。仓促射出的火箭,非但没能给弩车和弩手们带来任何伤害,反而激起了一片轻松的哄笑之声,“哈哈,拿弓箭跟床弩对射,这群没见过世面的土鳖!”

“就这点儿见识,还跟咱家将军斗,真是自己活得不耐烦了!”

“加把劲儿,打开了寨子好吃晚饭!”

“打开寨子,打开寨子……”

沧州军将士哄笑着,驱赶黄牛,再度拉开弩弦。然后迅速将弩箭装填到位,挂好木桶,调整射击角度,点燃引火线,一整套动作,宛若行云流水。

虽然自身也是由庄丁转职而来,但是他们在士气、体力、武器掌握程度、战斗经验以及其他与战争有关的所有方面,都彻底碾压了对手。这些,一部分得益于充足的钱粮供应和高强度的训练,另外一部分,则得益于跟幽州军的沙场争锋。而寨墙上的庄丁们,平素的“作战”对手却是老实巴交的乡邻。

“轰——”“轰——”“轰——”“轰——”第二轮闷雷声,再度于堡寨内部响起。更多的建筑物被点成了火炬,更多的庄丁失去了控制,倒拖着兵器逃下了寨墙。

水火无情,他们必须先去看一看自家的老婆孩子是否安全,然后才能考虑是不是继续为寨主老爷卖命。至于寨主老爷能否坚持到他们掉头回来的那一刻,则完全不在他们的考虑范围之内。反正平素寨主老爷拿他们当苦力使唤的时候,从没给过半文钱。

“先停一停,架杆儿抬高,再抬高两指,尽量将木桶送得更远!”寨墙外一百五十步处,指挥使李顺儿,粗略观察了一下弩箭的前两轮攻击效果,果断命令。

这回,他没有亲自动手去发射弩箭,而是挨个指导着四架弩车,调整射击角度和方向,将攻击目标,都指向了同一个位置。

床子弩的精度其实非常有限,集中起来打击同一个区域,往往比单独使用效果更好。在以往跟幽州军的对抗中,李顺儿学到了很多东西。虽然现在依旧有点怕死,却早已不在是当初那个只会懂得马屁的小混混。即便不靠郑子明的支持,光凭着他自己的本事,也能在当世任何一支强军中获得立足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