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谋杀(五)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这句话,用在刺客们身上一点儿都不错。红披风主帅的叫喊声刚落,他们向前进攻的勇气就陡然增加了一倍,两腿向前迈动的速度,也瞬间增加的三分。

终日替雇主做那些血腥的事情图的是什么,不就是狠狠发上一大笔财,然后找个安静地方逍遥后半生么?而今天,众人想要的东西,听起来已经近在咫尺!特别是那句精盐五十,令死亡都变得不值得畏惧。

沧州靠近汉国和辽国的边境,战事频繁,田产非常不值钱,春天种下的庄稼,秋天时不知道有没有命去收。庄园的价格,也非常一般,君不见今年契丹兵马所经之处,多少庄园都变成了断壁残桓。唯独精盐,白得像雪,细得像沙子般的精盐,价格永远坚挺。可分散舀了零卖,也可装在木桶里埋入地下傍身。实在不行,找褡裢一包扛在肩膀上就逃,无论最后逃到哪儿,都能换成东山再起的钱粮。

“杀——”一小队刺客冲到韩重赟近前,乱刀齐下,将韩重赟逼得连连后退。两边的亲卫冲上去接应,也被另外一伙从侧面冲上来的刺客迎住,自顾不暇。

第三伙刺客看到便宜,迅速绕到了韩重赟等人的背后,果断发起了强攻。很快,就将韩重赟和他所率领的十名弟兄彻底包围了起来,打得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

眼看着猎物的抵抗力越来越弱,越来越弱,好些袋子五十斗装精盐都在向众刺客招手。就在此时,树林里忽然又响起了羽箭破空声,“嗖——”“嗖——”

不密,听声音箭速也不快,但准头却远胜从前!绕到韩重赟背后的一名刺客正举刀欲剁,脖颈侧面却瞬间插上了一根雕翎。整个人愣了愣,满脸难以置信,紧跟着,高举着钢刀仰面朝天栽倒。

“毒,毒箭——”另外一名刺客运气稍好,没有被冷箭当场射杀。手捂着肚子,站在一棵歪脖树下大声惨嚎。

“小心,他们也有毒箭!”周围刺客们吓了一大跳,攻势立刻出现了停滞。趁着这个机会,韩重赟拧身挥刀,来了记神龙摆尾。将位于自己身前和侧后的两名对手逼得仓惶后退。随即,双腿发力,一步跨出了包围圈外。

“撤,别恋战!”他大声提醒,挥刀剁翻一名试图封堵缺口的刺客。紧跟着又是一记夸父逐日,将另外一名刺客捅了个透心凉。

第三和第四名刺客结伴欲扑,半空中,却又传来两记破空之声,“嗖——嗖——”,两支泛着乌光的羽箭一左一右,正中二人肩窝和胸口。

“卑鄙——”“无耻——”其余刺客纷纷大骂着举起兵器格挡并不存在的流矢,丝毫想不起来毒箭最早出自谁人之手。趁着这个机会,韩重赟再度举刀,砍翻一名刺客,将缺口扩到了四人并行宽窄,然后带着所有亲信且战且退。

十名来自潞州和李家寨的亲卫个个身上都挂了彩,却士气高昂,跟在韩重赟身后,双腿交替着倒退而行,不断挥舞钢刀,将追过来的刺客一一剁翻。

“别管他们,绕过去,绕过去,先杀那杆战旗下的人,擒贼擒王!”披着大红披风刺客主帅恰恰赶到,发现自家大部分兵力,都被一个长相显然与郑子明大不相同将领吸引,立刻扯开嗓子大声吩咐。

话音刚落,两支毒箭凌空朝他射来,吓得他赶紧缩着脖子侧跨半步,将身体躲在了一名亲信之后。凌空射来的毒箭一支走空,另外一支擦着亲信的面颊掠过,带起一道黑红色的血珠。

“啊——”倒霉的亲信捂着脸蹲在地上,魂飞魄散。跟着红披风杀人放火多年,他曾经亲眼看到中了毒箭的人,最后一个个都死得惨不堪言。而如今,毒箭却挂破了他的面颊,奇毒入血,他自己还能活得了几天?

“来人,过来几个人,去杀掉那两个放冷箭的,去杀掉那两个放冷箭的!”红披风也被吓得冷汗直冒,跳到一棵环抱粗的大树之后,哑着嗓子命令。

猎物当中,正在施放冷箭的只有区区两个人,却给他这边造成了巨大的压力。所以,无论付出任何代价,都必须先将这两人铲除。

“杀那两个放冷箭的,杀那两个放冷箭的!”红披风身边的弓箭手们,大声重复。同时自动分成了左右两队,朝着不远处持着简陋木弓的呼延赞、呼延云兄妹,发起了反击。他们手中的角弓制造精良,箭壶中的羽箭又储备富足,所以,很快就锁定的胜局。

呼延兄妹被乱箭压得躲在树后无法还手,不得不放弃抵抗,掉头逃想了树林深处。

“追,追上去,别放走了一个!”红披风抬手擦了一把冷汗,继续发号施令。“弓箭手别在我身边干等,追上去,想办法靠近了射杀敌军。其余人,也不要在半路上耽误功夫,向里边杀,先杀掉那面旗子下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