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少年(一)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本想杀一杀守军锐气,却不料折了自家威风。韩匡美心里头,就甭提有多郁闷了。将剩余的射雕手尽数召回之后,立刻带领麾下大军匆匆撤离了战场。赶往不远处的陶家庄营地养精蓄锐。任冰墙上呼延琮等人如何撩拨、辱骂,也坚决不再上当。

陶家庄大营内,倒是欢天喜地。一万五六千援军已经赶到,接下来的仗,无论怎么算都没可能再输了。最不济,也是个平手。大家伙儿也能跟随援军一道撤离,不至于再像先前一样被丢在庄子里等死。

心中有了希望,做事自然就肯下力气。没等韩匡美领着大军进门儿,耶律赤犬和韩德馨两个,已经指挥起留守的一众爪牙,替整个大军准备好了饭菜。庄子里的空闲屋子,也尽数打扫得干干净净,只要主将一点头,指挥使以上将佐,就能直接入住。不用再陪着小兵们一道于庄子里布满了积雪和粪便的空地上扎营。

见自家两个侄儿如此体贴,韩匡美当然没有不领情的道理。温言慰勉了几句,便吩咐麾下众将领各自去吃饭安歇。然而,那新投靠他的参军韩倬却有些心急,分明已经走到了临时中军帐门口,却又忽然掉头而回,三步并作两步堵在了帅案前,朗声提议道:“大帅,属下观那李家寨众贼,气焰颇为嚣张。今天侥幸又占了我军的便宜,恐怕更是得意忘形。而据属下所知,进李家寨的道路不止一条。山左处还有一个峡谷,地势远比山后的道路平坦。大帅与其来日再与贼人正面硬撼,不如今晚就派遣良将带领一哨人马偷偷绕到山左,穿过峡谷,打他郑子明一个措手不及!”

“你是说山左的那个狐狸谷?!”韩匡美闻听,眉头顿时一皱,低声追问:“你既然早知道有这么一条捷径,为何前次与马延煦两个不走?”

“这,大帅容禀!”韩倬被问得脸色微红,拱着手解释:“那座山谷里头布满了陷阱,郑子明曾经在该处多次打败前来跟他相争的地方豪杰。属下,属下上次带的兵马少,怕,怕走那条路折损过重,所以,所以才……”

“呯!”一句话没说完,韩匡美已经重重拍起了桌子,“笑话!你跟马延煦两个怕折损兵马过重,老夫手底下的弟兄就活该去填陷阱么?我见你平素也是个斯文人才,怎么心肠,心肠居然如此狠毒!”

“大,大帅。卑职,卑职不是这样意思,不是这个意思!”韩倬顿时被骂得额头上冷汗直冒,弯着腰,大声自辩。然而燕京统军事韩匡美却懒得再听,将手背冲着屋门口摆了摆,沉声道:“退下去吧!好好想想该怎么做别人的谋士。若不是看在咱们两家乃为世交的份上,就凭你今天这句话,老夫就可以让你万劫不复!”

“这,这……”韩倬的脸色变了又变,心中怒火万丈。然而,他却终究没勇气跟主帅硬扛,躬身行了个礼,低声道“晚辈受教。晚辈先行告退!”

“下去后多读书,没事儿就写写字,练练养气功夫。年轻人,别那么急着表现自己如何与众不同!需要知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韩匡美朝外摆了摆手,装出一幅长辈口吻,低声教训。

“晚辈一定牢记大人大帅吩咐!”参军韩倬心中有苦说不出,又躬身行了个礼,倒退着离开了临时中军议事堂。耶律赤犬和韩德馨兄弟俩在一旁看得好生解恨,不待此人的脚步声去远,就围拢到韩匡美的身边,大声说道:“叔父刚才好威风!”“叔父刚才,怎么不把这小子推出去一刀给砍了?我们哥俩,差一点儿就被他给活活害死!”

“狗屁,杀了他,鲁国公那边如何交待?”韩匡美轻轻白了两个晚辈一眼,低声数落。“都多大人了,做事还只想着一时痛快?老夫先前派人给你们哥俩传的话,难道都左耳朵听,右耳朵就冒了出去么?”

“没,没,嗯咳,咳咳!”耶律赤犬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巴,一边咳嗽,一边大声回应,“叔父的金玉良言,做侄儿的怎么可能不牢牢记在心里头?就是,咳咳,咳咳,就是看到那小子在您面前耍小聪明,侄儿,侄儿就恨不得生劈了他!”

“那厮性子太阴险,叔父最好不要将他留在身边。哪怕是施舍给他一个地方官做,也比在身边藏着一条毒蛇强!”韩德馨的想法,和他的孪生哥哥耶律赤犬差不多。也对韩倬的重新出现,充满了警惕。

“不能急于一时!否则,会让两家之间平白生出嫌隙!”韩匡美笑了笑,轻轻摇头。“如今这种情况,我把他留在身边,反倒更好。第一,可以亲眼盯着他,提防他再给你们兄弟俩使绊子。第二,只要我不对他痛下杀手,哪怕经常给他些委屈受,鲁国公听了,也只能认为我这是在磨砺小辈,无法说出任何多余的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