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磐石(九)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轰!”“轰轰轰轰!”在接连挨了三轮羽箭之后,城头上的弩车终于开始了反击。一支支丈许长的弩箭凌空扑下,在两百多步远的山坡上,溅起了漫天雪沫和冰渣。

众射雕手被吓了一跳,攻击的节奏顿时停滞。然而,很快,他们就发现自己这边毫发无损,嘴里发出疯狂的大笑,瞄准城头再度拉圆了角弓。

弩车的威力虽然巨大,但准头却不尽人意。并且装填过程甚为耗时耗力,半晌都发射不了一轮。而角弓的发射准头和频率,则完全依赖开弓者的本事。只要臂力充足,一名训练有素的射雕手在十几个弹指间,就能把整整一壶箭尽数射向目标。(注1)

转眼间,冰墙上就又飘起了一团团血雾。毫无防备的乡勇和呼延家将士被打了个措手不及,纷纷低下头四下躲避。而冰墙外的幽州神雕手们,则毫不客气地将战线从大约二百步位置,又向前推进了五六十步,直到再也找不见合适的落脚点,才重新分散开,朝着城头继续倾泻致命的雕翎。

“反击,反击!”陶大春终于组织起了一群弟兄,以墙垛为遮挡,挽弓向城外的敌军展开了攒射。然而,乡勇们手中的弓以一石弓居多,最强不过一石半力,准头也照着对方差得太远。仓促之间所射出的羽箭,要么只飞了八九十步,就彻底失去了力道,在地面上徒劳地蹭出一道道白烟。要么勉强达到了一百四十步范围,却离目标至少五尺开外,除了吓射雕手们一跳之外,未能取得任何战果。

“嗤!”射雕手头目赵尔德冷笑着用弓梢将一根“路过”自己附近的流矢磕歪,顺手抄住箭杆,掂了掂,随即搭上自家弓臂,朝着冰墙上那个络腮胡子大块头一箭射回。

“阿爷小心——!”呼延云大声惊呼,抄起一面盾牌,迅速挡在自家父亲身前。雕翎羽箭正中盾牌中心,发出“啪”地一声脆响。巨大的冲击力推着盾牌连连后退,恰恰砸上了呼延琮的鼻子尖儿。

“嗯呜——”饶是大部分力气已经被自家女儿的手臂化解掉,呼延琮依旧被砸得眼泪直淌。甜的,酸的,苦的,辣的,咸的,一时间,鼻孔里五味尘杂。

“阿爷,阿爷你怎么样……”呼延云吓得脸色煞白,赶紧扭过头去查看自家老父的伤势。呼延琮却一把推开了他,指着冰墙外的幽州射雕手们高声咆哮,“奶奶的,还有完没完了!谁有三石弓,给老子取一个三石弓来!看老子不射死他!”

三石强弓乃为平素勇将们锻炼臂力所用之物,通常根本不会用于实战。所以一时间,哪里能够找得出来?倒是郭信手里,握着把的朱漆大弓,看上去勉强有几分硬弓的模样。然而郭信却舍不得给任何人用,对呼延琮的叫嚷充耳不闻。

“借我用用又用不坏,别那么小气!”呼延琮向来就不是个讲道理的人,连喊了好几嗓子得不到回应,干脆三步并作两步冲到郭信身边,劈手便抢。

郭信身上还带着伤,当然不是他的对手。转眼间便被推到了墙垛后的旮旯里,朱漆弓当即易主。呼延琮顺手又抢了三支羽箭,加在左手指缝里,起身、引弓、松弦,“嗖嗖嗖”,三支羽箭连珠而出,在半空中,划出了三道耀眼的闪电。

“好——”众喽啰齐声喝彩,均为自家大头领的神射而感到骄傲。然而,很快,他们的喝彩声便卡在了嗓子眼儿里。一个个红着脸,耷拉下脑袋,恨不得找个冰窟窿朝里头钻。

三支雕翎羽箭,呈品字形排开,呼啸着扑向敌军,一开始,的确气势惊人。只可惜,品字的三张口彼此距离越来越远,越来越远,飞着飞着,就上下东西,各朝一个方向,最后集体不知所踪!

“奶奶的,老子就不信射你不中!”呼延琮饶是脸皮厚,也觉得双颊发烫。从身边乡勇的腰间抢过一个满满当当的箭壶,搭上一支又一支羽箭,朝着目标连番猛射。

自从数月之前被杨无敌一箭贯胸之后,他可是没少在射技上下功夫。上好的角弓拉断了四五张,柳木制造的靶子也射烂了七八回。然而,明明于平素训练时十箭能中六七,实战中,却一二再,再而三地丢人露怯。眼看着一壶箭都快射完了,战绩依旧为零。反倒把城外很多射雕手的注意力都吸引到了他这边,不停地朝着他发射冷箭。砸得他所藏身的墙垛冰渣乱飞。

“给我!”有人猫着腰,快速冲上前,自呼延琮手里夺走了朱漆大弓。

呼延琮大怒,张嘴就要问候对方老娘。然而,脏话才冒到嗓子眼儿,却又果断咽回了肚子里头。

从他手里抢走了朱漆大弓的不是别人,正是他的亲生儿子呼延赞。只见后者猫腰顺着冰墙继续向前滑行了数尺,猛地站稳脚跟,转身,引弓,松手。所有动作一气呵成,三尺长的雕翎羽箭如闪电般,飞下了城头。随即,在一百三十步外的位置,溅起了一抹耀眼的红。(注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