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磐石(一)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耶律赤犬和韩德馨两兄弟急需郑子明手里的俘虏来巩固其自身地位,郑子明也急需两兄弟手里的粮草辎重来补充乡勇队伍的实力,因此双方谈妥了条件之后,交易进行得极为顺畅。没等到第二天中午,已经钱货两清。买卖双方,都皆大欢喜。

唯一的缺憾是,当事双方,都有不少人感了风寒。做交易时,鼻涕眼泪一把接一把地往下流。待回到军营中,也不见丝毫好转。被碳盆里的热气一哄,顿时就又是几个大喷嚏。

“啊,啊——嚏!”郑子明用草纸捂着鼻孔,痛苦地连连摇头。两只布满血丝的眼睛里,泪水不受控制地往下淌。

“啊,啊——嚏!”“啊,啊——嚏!”“啊,啊——嚏!”

陶大春、李顺儿、陶勇和郭信等人,不肯让郑子明“专美于前”,也跟着不停地打喷嚏。一个个两眼发红,泪流不止。

唯独军师潘美,由于脊背受伤的原因,昨晚未能与郑子明一道出席酒宴,进而“幸免于难”。此刻见到众人的凄惨模样,他忍不住将身体侧转过来,幸灾乐祸地捶打床板,“该,活该!大冷天,先吃一肚子烤肉,然后再顶着满身热汗去雪地里行军,你们不伤风,谁还伤风?”

“杀,杀敌三千,自损八,八,啊,啊——嚏!”郭信对他的观点,却不敢苟同。转过身,一边打着喷嚏一边大声辩解,“自损八百而已,值!况且咱们这边,还有巡检这个神医在。”

“咱们这边,得了伤风的不过是二十几人。敌人那边,昨天晚上一起烤火吃肉的,还有今天早晨被送回去的,加在一起恐怕不会少于五百!”陶大春的想法,也与郭信差不多,坚信自己这边无形中已经给敌军制造了十倍以上的杀伤。

李顺儿则更甚,简直把郑子明当成了神仙,哪怕自己病得已经对着火盆打起了哆嗦,却依旧甘之如饴。“那,那姓韩的哥俩,还在咱家巡检大人面前装大头蒜。呵呵,纯一对傻蛋!咱家巡检所谋,岂是他们两个所能揣摩清楚的?这回,恐怕病到不能下炕,都不知道自己为啥会生病,更不知道巡检的目标从一开始就不是他们哥俩!”

“行了,行了,行了,别吹了,再吹,房顶都要给你们吹破了!”没想到自己一句玩笑话,居然引发了对郑子明的拍马屁比赛,潘美又用力捶了几下床板,大声打断,“如果这点儿小伎俩就能让韩匡美退兵,那整个幽州军,也就没存在的必要了!顶多是让他们在陶家庄那边休整些时日而已。况且此计的最终效果怎么样,现在还很难说!”

话音刚落,议事堂内,立刻又响起一阵七嘴八舌反驳之声。

“他们怎么可能猜到巡检大人之计?”

“他们不可能找到足够的药材!”

“他们有了药材,也找不到像子明这样的郎中,更不会像咱们这边一样,提前就做足了准备!出发之前就给大伙喝过了药汤,今天一大早,又把伤了风的弟兄专门挑出来,另行安置!”

“他们……”

众将佐一边抹着鼻涕,一边骄傲的摇头,都认为敌军不可能不中计。中计之后,也找不到什么高明办法去避免伤风的蔓延。

潘美听了,依旧不愿意相信,凭着几百人的伤风,就能拖累到韩匡美所带来的上万生力军。但是内心深处,他却盼望着郑子明的计策真的能够奏效,能够让敌军不战先疲。

“让生病士卒单独立营,是个好办法。但古代兵书上就有记载,并非咱们自己的绝招!”皱着眉头想了想,潘美再度大声提醒。站在最坏的角度,来预测将来大伙所要面临的危局,“如果应对得当的话,此计顶多能拖住韩匡美半个月。半个月后,天气转暖,得了伤风的兵卒不用吃药也会痊愈。而据你们昨夜带回来的消息,临近三家节度使已经有两家投降了敌军,孙方谏也带着嫡系望风而逃。他一走,易州、定州还有更远一些的雄州,恐怕很快就要为敌军所有!”

“这——?”

“我说潘小妹,你到底是哪头的?怎么专门朝自己的人头上泼冷水?!”

“可不是么?就算料敌要从宽,也没有你这种料法!”

“定州是定州,咱们是咱们。定州降了,姓韩的总不能一路退回城里去!”

“退回去更好,咱们也趁机厉兵秣马!”

众人闻听,先是微微一愣,随即便变了脸色,七嘴八舌地说道。

好不容易让韩家哥俩上了个大当,自己这边只是豁出去几个人得上一场小病,就能给对手以当头一棒,大家伙当然都高兴还来不及。只有潘美这个异类,今天就像吃错了药一般,不停地涨他人志气,灭自家威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