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狂风(八)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郑某昨夜曾经见过二位的叔父!当时,他也跟郑某说过同样的话。”碳盆里的火光跳跃,照得郑子明的面孔忽亮忽暗。放下酒盏,挺直腰杆,他缓缓回应。说话的语气非常平静,就像是在陈述一个很简单的事实。

“那,那郑将军的意思是……”

“巡检你的打算……”

耶律赤犬和韩德馨哥俩没来由地在心里打了个哆嗦,不约而同将身体朝胡凳上缩了缩,试探着询问。

“呵呵……”郑子明没有直接回应,笑着伸出手指,在桌案上轻轻磕打,“笃,笃笃,笃笃笃笃……”

耶律赤犬和韩德馨哥俩又齐齐打了个冷战,脸色瞬间一片煞白。

帐外的幽州兵卒人数,足足超过乡勇的五倍。此刻他们哥俩的佩刀也都别在腰间,对面的郑子明则是赤手空拳。然而,哥两个却忽然觉得,自己一只脚已经踏进了阎王殿的大门。只要对面的郑子明轻轻挥一挥手,就可以让自己万劫不复。

“巡检,巡检不要误会!我们,我们哥俩,其实没,其实没别的意思。只是,只是想,想还巡检一个人情!如果,如果巡检,巡检不愿意,就当,就当我们没说!”唯恐敲击桌案的声音停下来时,便有一群刀斧手从天而降。耶律赤犬硬起头皮,喃喃解释。

“我们,我们可以对天发誓,真的,真的出于一番好心!”韩德馨也惨白着脸,断断续续地补充。

此时此刻,如果有人卖后悔药,他们哥俩肯定愿意付出任何代价。好端端的,替大辽国做什么说客!这下痛快了,姓郑的万一翻脸,哥俩不想为大辽国尽忠都难!

“我告诉他,家父虽然战败被囚,我这个做儿子的,却始终能以父亲为荣。”正恨后悔得恨不能把肠子都吐出来的当口,耳畔却又传来了郑子明的声音。依旧是不疾不徐,平平淡淡,不带丝毫的情绪波动,“而我不知道千年之后,韩氏子孙,还有没有勇气,提起其祖先此刻所为!”

“你——!”耶律赤犬和韩德馨哥俩的脸色,迅速由白转红,由红转紫。就像被人左右开弓接连打了上百个大耳光一样屈辱。然而,兄弟俩却谁也没勇气发作,更没勇气将手按向腰间刀柄。

郑子明是一个不知道好歹的匹夫,而他们哥俩却都智勇双全;郑子明这辈子注定在汉国蹉跎一生,而他们哥俩未来却有大好的前程;郑子明连他自己的原本姓氏都不敢公开,而他们哥俩的姓氏,却分别在契丹人和汉人当中数一数二!

贵不与贱论勇!倘若当年韩家的老祖宗韩信一刀宰了挑衅他的泼皮,怎么会有日后的三齐王功业?这人呢,有时候就要忍得一时之辱,该退就退!

以最快速度在心里权衡了轻重,耶律赤犬和韩德馨哥俩悄悄吐了一口浊气,主动开口缓和军帐内的氛围:“郑巡检既然不愿意谈这些,我们哥俩刚才的话,就当没说就是。来,咱们三个难得一聚,就别争这些口舌上的长短了。饮盛!”

“是啊,人各有志,我们哥俩只是出于一番好心,绝对不敢勉强。饮盛!”

“哼,也罢!”见耶律赤犬和韩德馨如此忍气吞声,作为酒宴的主人,郑子明也不好做得太过分。冷笑了一声,也缓缓端起酒盏。

在双方的勉力维持下,宴会得以继续进行。但是帐篷内的气氛,却再也无法恢复到先前一样融洽。勉强又劝了两轮酒,韩德馨第一个支撑不住。想了想,干笑着拱手:“今日能得郑巡检赐宴,末将感激不尽。但身为一营之主,末将却不能光顾着自己快活。白天时末将听手下的卢都头说,巡检准许让我方用粮草辎重赎回俘虏。末将惶恐,不知道他的话是否为真?若是,还请巡检再赐下个章程,也便我兄弟二人回去后立刻着手准备!”

“哦,你说用粮草辎重换俘虏啊,的确是我提议的!”郑子明放下酒盏,轻轻点头,“也没啥章程不章程的,你我两方都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纯属摸着石头过河。这样吧,按眼下人市的行价,一个男仆折足色好钱十五吊,我手里先后大概抓到七百多幽州子弟。明天早晨就可以换给你。你用粮食也好,用其他东西顶账也好,咱们一手交钱一手交人!”

“什么?”耶律赤犬和韩德馨哥俩同时扶着矮几站起来,齐齐惊呼失声。

都是大户人家的子弟,按说见过市面。可一下子上万贯的损失,也足够让二人心脏承受不住。更何况,眼下哥俩身在军营中,哪里拿得出许多现钱来?

拿不出钱,就得用粮草和兵器抵账。眼下幽州市面上,一石米价格折足色开元通宝五百文,一万多贯钱就是两万多石米,二百四五十万斤。就是把眼下陶家庄大营所存的粮食全都交出去,也凑不够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