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狂风(六)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这,就说得通了。

刹那间,耶律赤犬和韩德馨哥俩眼前一片明朗。

姓郑的再骁勇善战,麾下弟兄全部加在也不过千把人。而大辽国的兵马却走了一波又来一波。这样下去,早晚有一天,李家寨会被活活压垮。所以,姓郑的必须从现在开始就给他自己经营一条退路,以免将来战败投降时,连保全性命都没有可能!

想明白了其中关翘,兄弟两个,忍不住摇头相视而笑。

“我还以为,他真的悍不畏死呢!”

“这厮!等见了面,我一定要好好给他点儿脸色看看!”

然而,笑过之后,却终究明白,此刻还不是掉以轻心的时候。于是乎,一边以重金征募勇士,去山外与援军建立联系。一边开始着手整顿兵马,将营地内还能拿得起兵器的,统统召集到一起凑成了两个都。每个人都配上了双层皮甲,镔铁头盔和羊皮大衣,准备在今晚的谈判中,展示大军“雄威!”

正如俗话所说,祸尽福至,否极泰来。没等太阳西坠,山外却有一伙韩家的死士,拼着性命不要,冲破了李家寨乡勇的重重拦截,送来了大辽南枢密院同知,燕京统军使韩匡美的手令,告诉留守陶家庄的众将士,大军不日便可赶至。勉励他们抖擞精神,死守营盘,为大军一举荡平山中贼寇创造先机。

“两位公子爷的事情,统军使说他已经知道了!”执行完了公务之后,家将头目韩丙的脸色迅速一变,笑着拱手,“临来之前,他特地让小人给两位公子爷带了句口信儿,莫争一时之短长。眼下咱们两韩一马同气连枝,有些小事就先放一放。等将来再回头看,谁贤谁愚,一眼便知!”

“这……”耶律赤犬和韩德馨哥俩先是微微一愣,随即相继俯身下去,朝着北方行以晚辈拜见长辈之礼。“侄儿受教,多谢叔父指点!”

很显然,马延煦先前贪功冒进,逼着兄弟两个领路赎罪,大败之后又心生歹意,试图借郑子明之手杀人灭口等诸多恶行,根本就未能逃过燕京统军使韩匡美的洞鉴。只是此刻蓟州韩氏、幽州韩氏,与青州马氏乃为盟友,所以对马延煦加害韩氏子侄的行为,韩匡美不方便出手报复。但青州马氏出于维护联盟的考虑,肯定会主动给韩家一个交代。虽然不可能直接砍了马延煦的脑袋谢罪,至少,家族不会再将此人当作重点培养目标。

在以契丹人为尊的大辽朝廷,一个有过惨败经历,丢了一条胳膊,又无家族财力和人脉支持的汉军将领,其前途可想而知。恐怕用不了五年,便会被耶律赤犬和韩德馨哥俩彻底踩在脚下。到了那时,马延煦在此刻的“聪明”举动,恐怕就会成为大辽国全体汉官的笑柄,谁也不会给予其半点儿同情。

“二位公子爷果然聪明,一点就透。”见耶律赤犬和韩德馨哥俩能明白自家主人的良苦用心,家将头目韩丙侧身闪在一边,拱着手恭维。随即,又快速补充道:“昨夜统军使与贼将交过手,知道此人有黄赵之勇,且狡诈如狐,所以还特地让小人传话给两位公子,在他带领大军抵达之前,只要死守营寨即可。无论那姓郑的耍什么手段,都切莫搭理。”(注1)

“是,侄儿遵命!”两兄弟闻听,再度朝着北方肃立拱手。

幽州援军抵达在即,陶家庄的临时营地内,又存有充足的粮草和弓箭,只要留守的将士们上下齐心,坚持两到三天应该不成问题。更何况那郑子明既然已经知道辽国大军即将杀到,肯定不敢再轻易把有限的兵力,浪费在驻守于陶家庄的这伙残兵身上。

只是,如果一味地死守待援,又如何显出兄弟二人与众不同?要知道,在韩氏家族中,占了德字的嫡系晚辈,可是把手指头和脚指头加在一起都数不过来!

故而,嘴巴上答应得虽然恭敬,内心深处,耶律赤犬和韩德馨哥两个,却更坚定了要在当晚的会面中,挫一挫郑子明颜面的念头。并且发狠要尽可能多的把被俘将士接回来,以便三日后,让自家叔父韩匡美刮目相看。

负责传话的韩丙只是个家将头目,哪里猜测得到两位公子哥儿的心思?见自家任务已经完成,便立刻躬身告退,在留守兵丁的带领下找了个屋子,沉沉睡去。待傍晚时被角鼓声从梦中惊醒,发现营地内有大队人马即将出动的迹象,再想出言劝阻,哪里还有人听?只能强打起精神,带领一干家将跟在了两位公子哥儿的身侧。以便一旦发现苗头不对,就立刻出手,拼着大伙统统战死,也不能让两位少主有任何闪失。

“你尽管放心,那郑子明既然主动约我们哥俩见面,想必是心中已经怕了,想跟咱们韩家结个善缘!”见韩丙和一干家将个个面色凝重,韩德馨少不得一边走,一边出言宽慰。“况且我们哥俩儿这次带了足足两百弟兄,一旦发现情况不对,立刻掉头就走,他也未必能留得住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