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劲草(三)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那李家寨的兵马再多,也不过是一群乡勇尔!”根本不理睬众人脸上的表情,副军主马延煦手按剑柄,沿着佛堂的台阶缓缓而上。“集十个营的精锐,只为了去对于一群乌合之众,诸位将置我大辽国的军威于何地?况且眼下积雪赢尺,骑兵根本无法派上用场。去得越多,所需的粮草辎重越巨,还不如留在后面养精蓄锐!”

“这,这,马副军主此言甚是!”

“如此,如此天气,的确,的确不利于骑兵行动!”

“不光是天气,地形也不利于战马奔行!”

“副军主此言的确说到了点子上,这鬼天气……”

众将佐脸色微红,讪讪地出言附和。

大家伙都是老行伍了,揣着明白装糊涂没问题,一语被人道破了玄机之后,却不能继续咬着牙死扛。否则,丢失的只是自己的颜面和声望,对别人造不成任何妨碍。

只有军主萧拔剌,见马延煦一回来,就抢了自己对议事的主导权。不由得心中涌起一阵烦躁,用手用力拍了下桌案,大声断喝,“肃静!此乃中军要地,不是相扑场。尔等无缘无故,就开口胡乱说话,是不是太不把军法放在了眼里?来人,给马副军主看座,他冒雪赶路,想必累得不轻,急需坐下稍事休息!”

“遵命!”亲兵们心领神会,大声答应着,跑去取扳座位。

萧拔剌却又迅速换了一幅面孔,手扶着香案的边缘欠了下身子,客客气气地问道:“马指挥回来了?弟兄们前些日子的缴获可平安运过了拒马河?雪下得如此大,弟兄们身后的全家老少明年也许就得凭着这些缴获过日子呢!真是辛苦你了,若不是有你在,本军主真不知道该将如此重要的事情交给谁!”

作为这一路兵马的军主,他对自己的副手马延煦始终心怀忌惮。所以在分派任务时,特意把坐镇后方,替大军转运粮草辎重和劫掠所得的“重担”,压在了此人的肩上。本以为可以用这些复杂繁琐俗事,将此人彻底绊住,永远没机会跟自己争锋。谁料李家寨这边刚刚吃了一场败仗,姓马的就像苍蝇般就闻着味道赶了过来。

“末将幸未辱命!”副军主马延煦非但鼻子好使,对付内部倾轧的能力,显然也得到了其父马胤卿的几分真传,只用了短短四个字,般将萧拔剌的一记杀招化解于无形。

“噢?”不但萧拔剌,在场的几个契丹小将军也纷纷瞪圆了眼睛,惊呼出声。

他们的劫掠所得,非但包括金银细软,还有若干价值不高,却在日常生活中不可或缺的杂七杂八,如油灯,铁锅,铲子,碗碟等,以及大批的青壮男女。冰天雪地中,将这么大一批物资和这么大一批心怀怨恨的奴隶运往幽州,可不是一件容易做到的事情。稍不留神,人财两失都极有可能。

“家父联合南院枢密使韩大人,从皇上那里讨到了一个恩典。此番打草谷所得男女,只要态度恭顺,平安抵达幽州后,便可被视为大辽国的子民。男丁每人授田十五亩,女子授田十亩。”仿佛早就猜到众人的表现,马延煦笑了笑,带着几分得意补充。

话音刚落,临时充当中军帐的佛堂内,立刻炸了锅。众契丹和幽州将佐,一个个瞪圆了眼睛,撸胳膊挽袖子,恨不得立刻将刚才说话的人碎尸万段。

“姓马的,你,你们父子两个不得好死!”

“姓马的,我等跟你无冤无仇,你为何如此祸害我等?”

“姓马的,你还我钱来?”

“姓马的,今天有你没我,有我……”

按照眼下大辽国的规矩,将士们非但没有任何军饷可拿,出征时的战马和口粮,大部分都得靠自己担负。所以打草谷所获,乃是在座每名将佐本年度的最大进项。直接关系到其身后全家老小的生活水准。而马延煦的父亲几句话,就把将士们好不容易掠到的奴隶给夺了去,如此破家之恨,大家伙岂能跟他们父子善罢甘休?

“诸位稍安勿躁!且听马某把话说完!”一片雷霆般的怒骂声中,马延煦的表现却极为平静,笑着将手朝四下压了压,缓缓补充,“每亩地每年粮赋五斗,两斗归官仓,三斗归他们的原主人。而你们,则是他们的原主人,哪怕今后战死,子孙亦有权继续向他们及他们的子孙讨要供奉!”

这几句话的声音不高,却如同一只无形的大手,瞬间卡住了在场所有契丹将领的嗓子。而在场的幽州将领,脸上的愤怒也瞬间消失不见,代之的,则是深深地迷惘。

最近二十几年来,辽国的疆域迅速扩张。新增加的国土面积之巨,连辽国朝廷自己,都来不及拿出一个确切统计数字。而这些土地分给契丹将士之后,大部分都会被拿来放牛放羊,产出极其微薄,遇上一场稍大的雪灾,就会血本儿无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