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草谷(八)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找谁?”这回,终于轮到宁子明吃惊了,双目圆睁,单手紧按刀柄,“你休要胡说!我大哥和二哥又不认识耶律留哥!”

此刻柴荣和赵匡胤二人都已经被朝廷授了官儿,虽然位置不高,万一被有心人抓住一个“勾结外寇”的罪名,也是一场极大的麻烦。更何况柴荣的养父郭威,原本就跟李业、郭允明等人势同水火,更不能主动将把柄往别人手里送!

“我没胡说,我家主人的确不认识郭荣和赵匡胤。可我家主人却跟他们两个有共同的仇人。你们想要为韩晶小娘子报仇,跟我家主人联手,是唯一的办法!”此刻的耶律敏,也完全换成了另外一番面孔,眼巴巴地看在郑子明,连声补充。“我家主人虽然被韩匡嗣狗贼害得不轻,却没有死!他知道郭荣和赵匡胤两人身份都非同一般,如果双方联手,报仇指日可待!”

“先放他下来!”郑子明听得怦然心动,皱着眉头,低声吩咐。

“是!”陶大春上前解开树干上的绳索,将耶律敏缓缓放落于地。郑子明上前亲手扶住此人肩膀,先令其后背在树干上靠稳当,然后,又稍稍沉吟了片刻,缓缓吩咐:“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你说清楚些!从头到尾,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一样也不要漏!”

“我家主人是耶律留哥!”耶律敏盼得就是他这句话,咽了口吐沫,急切地补充,“他乃太祖的嫡系子孙,与先皇帝为叔伯兄弟。这些年来为大辽东征西讨,立下战功无数……”

郑子明、潘美、陶大春、郭信等人围拢上前,竖着耳朵细听,这回,终于弄清楚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

原来,耶律留哥乃为耶律阿保机的亲孙儿,因骁勇善战,素为辽国的上一位皇帝,耶律德光所喜爱。耶律德光在仓惶北归途中病死,其子耶律璟恰巧不在身边。他的另外一个侄儿,也就是耶律阿保机的长孙耶律阮便在武将们的支持下,窃取了皇位。留守于上京的皇太弟耶律李胡闻讯大怒,以耶律阿保机之妻,皇太后术律平的名义下诏,宣布自己才是真正的皇位继承者,并点起大军二十万南下,誓要将一干“叛国逆贼”诛杀干净。

耶律阮当然不甘心伸着脖子被杀,也带领大军北上,与耶律李胡杀了个天昏地暗。关键时刻,耶律留哥为了给大辽国保留几分元气,毅然带领麾下骑兵,直插耶律李胡御驾。吓得耶律李胡、术律皇太后两个亡魂大冒,弃军而走,一直跑出了百里之外才勉强停住了脚步。

耶律阮一战定乾坤,坐稳了皇位。通过权臣耶律屋质的周旋,让耶律李胡主动退位。随即传下圣旨,请“皇叔”耶律李胡与“皇太太后”述律平移居祖州,无命不得擅离驻地半步。

耶律留哥凭此赫赫战功,原本以为会继续得到新皇帝的重用,成为大辽国擎天一柱。谁料耶律阮却忘恩负义,忌惮起了耶律留哥的武艺和他麾下将士的勇猛。表面上虚情假意地加封他为征南大祥稳,暗中却又指使权臣耶律屋质动手分化瓦解其军。(注1)

自幼就投身军旅的耶律留哥哪里能想到人心居然如此险恶,不知不觉间,麾下的八名心腹爱将,就被耶律屋质收买了两对半。剩下的三个虽然没接受收买,也开始摇摆不定了。

胜券在握之后,狗皇帝耶律阮就露出了獠牙,改封耶律留哥为西南大祥稳,命令其移镇狼山,威慑党项。那狼山乃是大漠边缘的不毛之地,周围三五百里都荒无人烟,怎么可能养得起耶律留哥麾下的近万铁骑?震惊之余,耶律留哥才发现自己犯了“功高震住”的大忌,追悔莫及。

若是此刻他的至交好友,南院枢密使韩匡嗣能给予星点儿支持,或者干脆选择袖手旁观,也许耶律留哥凭着手中还能调得动的三支军队,还不至于输得太惨。谁料没等他起兵抗命,韩匡嗣却痛下杀手,点起麾下十余万汉军,直扑他的征南大祥稳行辕!

仓卒之间,耶律留哥纵使有其祖父耶律阿保机的本事,也无力回天。被耶律屋质和韩匡嗣二人气得吐血盈斗,只能交出最后的兵权,束手待毙。

念在他并未起兵反抗的份上,狗皇帝耶律阮也多少顾忌到了一些吃相,收缴了兵马之后,下旨将其也送往祖州,去太皇太后术律平膝下“承欢”。

“……我家主人在韩匡嗣带领兵马赶来抓他之前,特地命令我等分头南下,找郭荣公子,找赵匡胤公子,帮忙联络大汉国。若是大汉国能兴兵北伐,他必然重召旧部,奋起响应。届时,辽汉两国永为兄弟,燕云十六州也可尽数归还!”一口气将耶律留哥的“悲惨”遭遇说完,耶律敏咬了咬牙,继续补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