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草谷(六)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奶奶的,该死!”潘美嘴里也发出了一声低低的咆哮,双脚同时再度用力磕打马镫。胯下的桃花骢被他催得四蹄交替腾空,风驰电掣般,朝着郑子明等人消失的方向追将过去。

郭信担心郑子明等人因为辨别不出对手的身份而吃亏,也把胯下坐骑的潜力压榨到了最大。然而,即便如此,二人也是足足追了小半个时辰,才终于在坐骑倒地吐血之前,看到了目标的踪影。

“你们俩可算追上来了,大人正准备派弟兄回头去找你们俩呢!”没等二人放缓坐骑速度,担任外围警戒的陶大春已经举着角弓迎了过来,先是微微一喜,随即迅速将角弓压低,带着几分沮丧的表情招呼。

“抓到那几个家伙了么?他们有可能是契丹人,契丹正军!”潘美根本就没注意到陶大春的表情,一边继续由坐骑带着往前冲,一边大声提醒。

“抓到了!”陶大春点了点头,高声回应,脸上却依旧看不到半点作战获胜的兴奋,“的确是如假包换的契丹兵,马上本事了得。逃命途中,还伤了咱们这边四个弟兄!”

“啊——!”郭信听得心中一惊,追问的话冲口而出,“伤到了谁?大人他没事儿吧!伤得严重么,有没可能救回来!”

“大人没事儿!”陶大春摇摇头,非常沮丧地补充,“可那四名弟兄,有两个当场就不成了。还有两个,从马背上摔下来断了腿,估计养好伤后,也无法再上得了战场!”

“该死!”潘美低声唾骂,翻身跳下,提着一把横刀走向人群,“贼人呢,死了没,没死就给我留一刀。老子倒是要看看,他到底是不是铁打的,怎地如此嚣张!”

“死了俩,还剩下一个!你来得正好,这厮正跟大人装哑巴呢!”一名亲兵红着眼睛回过头,大声控诉。

“让我来!”没等潘美做出答复,郭信已经从他身边一闪而过,“交给我,大人。我专门跟人学过如何审问俘虏,半个时辰之内,绝对让他把小时候偷看别人洗澡的事情都供出来!”

“我给你打下手!”潘美这回没故意挑郭信的毛病,拎着刀,快步追上。

他先前被“我们就是草谷”这句话刺激得不轻,所以心中发了狠,要让俘虏后悔活着来世上一遭。然而还没等将手中的横刀举起来,耳畔却忽然传来了郑子明的声音,“别费事了,这种连人话都不会说的东西,你即便把他千刀万剐,也问不出什么有用的来。顺子,直接拖到路边找个大树把他挂上去。记得剥光了衣服,让其他契丹狗贼看看,这就是做强盗的下场!”

“是!”李顺儿难得有一次表现机会,大声答应着上前,从地上拽起捆在契丹俘虏双脚处的绳索,用力朝路边猛拖。

“阿巴亥,阿巴亥,要隔阿巴亥巴林斗其……”先前还紧闭牙关一字不说的契丹人,嘴里猛地爆发出一连串惊恐的尖叫,仿佛即将被拖进屠宰场的猪样般,扭动挣扎不停。

“勇士?你这种连别人家饭锅都要抢的狗贼,也好意思自称勇士?”郭信常年跟随柴荣走南闯北,多少懂得几句契丹话,上前狠狠踢了俘虏两脚,大声唾骂。

“巴林斗其,乌拉哈,巴林斗其。巴林斗其喔啊,拔地波尔,不卡拉比!”被俘的契丹人叫嚷得愈发大声,仿佛自己蒙受了多大的冤枉一般。

“奶奶的,你抢劫杀人还有理了不是?既然谁弱谁该死,你现在输给了我们,就老老实实去死。别临死之前还给自己找那么多借口!”郭信闻听,眼睛里头的怒火更盛,举起横刀,用刀背朝着俘虏身上猛抽。

“郭指挥,他说的是什么?他说的是什么?你别把他给打死了,大人说过,要剥光了活活冻死他!”潘美不懂契丹话,见郭信怒不可遏,追上前几步,一边询问一边提醒。

“他说,他是契丹勇士,就该走到哪吃到哪!那几个被杀的人活该,谁叫他们没本事保护自己和家人!”郑子明接过话头,主动给大伙充当翻译。话语里,冷静远远多过了愤怒。

“你有本事!你有本事!”潘美闻听,肚子里也瞬间腾起了半丈高的怒火,追上去,跟郭信一道,用刀背朝着俘虏身上猛抽。

那俘虏吃痛不过,嘴里忽然发出一声大叫,“啊——”。随即,双腿猛地向回一收,将李顺拽倒于地。随即,又是一个鲤鱼打挺,跳起来,沉腰曲膝,“呯”地一声,将捆在脚上的绳索挣成了数段。

“想跑,没那么容易!”潘美先是被吓了一愣,随即追上去,挥刀便剁。

那契丹俘虏双手被皮索反捆在背后,无法抢到兵器格挡还击。双脚和身体,却灵活得令人瞠目,躲、闪、腾、挪,转眼间,令潘美的攻击尽数落空。抽冷子,还飞起一脚过来,直奔潘美心窝,试图临死之前,再拉上一个垫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