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草谷(三)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东翁,东翁——!”好好的嫁女冷不丁就变成了托孤,师爷猝不及防,摆着手连连后退,“东翁何出此言,何出此言那!节度,节度大人手握重兵,谁人轻易敢动他?况且这次又是神仙打架,你我躲得远一些,明哲保身就是了,总不至于坐在家里祸从天降!”

“明哲保身,呵呵,明哲保身谈何容易啊!”县令孙山摇了摇头,大声苦笑。“照理,神仙打架,的确关不到我这个区区县令什么事情。可节度大人他,他这次——,唉!应该不至于到了如此地步。可若是真到了,也没办法。你也在绿林里头混过,应该知道,万一站错了队,会是什么下场。”

“啊!”师爷低声尖叫,抬起脸,可怜巴巴地看着孙山,豆子大的汗珠一滴滴从额头往下滚。

绿林也好,朝堂也罢,最难做的事情,就是站队。一旦站错,无论你有再大的本事,再高的名望,也难逃万劫不复的下场。

想当年,节度使孙方谏,曾经当着所有弟兄的面儿,把试图取代他的四当家季士廉连同其余三十多名同党活着给丢进了火堆中烤成了熟肉。朝廷虽然表面上不会像绿林一般残暴,可对犯有“谋逆”重罪的人,从千刀万剐到绞死暴尸,诸多的刑罚也是一样不缺。

“算了!不用多想了,想也没用!老大人把自己押哪头,你我根本干涉不到!就希望他这次和以往一样运气好吧!”县令孙山走上前,揽着师爷的肩膀,宣布了自己的对策,听天由命!

“唉——”又是一声长长的叹息,师爷佝偻着腰,满脸苦涩。

混绿林道时,大伙都说当官好,能明着抢,还不用担心官兵前来围剿。可真正当了官,才发现当官的风险和当强盗一样巨大。并且很多时候连袖手旁观的资格都没有!

屋子内再度陷入了沉寂,一对难兄难弟相对无话。正活得了无生趣之时,忽然间,外边传来了一连串脚步声响,紧跟着,户房主事李英横着滚了进来,“大人,大人,好消息,好消息!郑巡检,郑巡检亲自来拜访了!郑巡检亲自登门拜访您来了!”

“谁?”县令孙山一个箭步蹿到屋门口,拎着李英的脖领子追问。原本灰败憔悴的脸上,同时写满了期盼和警惕两种不同的表情,看起来分外怪异。

“郑,郑巡检,他,他登门来拜访您了。就,就在衙门口。大人,大人您……”户房主事不知道由于刚才跑得太急,还是心情过度紧张,说出来的话语不成句,“大人您要,要不要去见他!”

“废话!”孙山手一松,将李英丢在了地上。一边大步流星往外走,一边高声吩咐,“来人,跟我去迎接郑巡检。师爷,你赶紧派人去附近的酒楼订两桌头等席面儿,告诉他们,捡好的上!不准糊弄,否则,我封了他的门!”

“是,是东翁!”师爷和李英两个互相看了看,脸上的表情仿佛瞬间放下了一座五行山把轻松。

县令孙山自己,心里头终于也看到一丝希望。大幅度迈动双腿,身轻如燕。郑子明肯主动登门,说明此人并未对数日前郭允明的私兵来袭时,义武军袖手旁观的举动耿耿于怀。还说明了其背后的势力,至今尚未把义武军上下当作敌人。如此,双方之间就仍有互相合作,或者井水不犯河水的可能,而不是随着朝堂上局势的变化,寇仇般斗个你死我活。

三步并作两步来到县衙门口,就看到郑子明带着郭信、陶大春,还有一个自己以前没见过的英俊少年,正笑呵呵地跟周围人寒暄。而定县的班头、衙役以及各级文职,则如闻到鱼腥味道的苍蝇般,乱哄哄地围在郑子明以及其同伴的身边,脸上堆着媚笑,马屁声滚滚如潮。

“郭家军”化妆偷袭李家寨的事情,对一众小吏来说早已不是什么秘密。偷袭者全部有去无回的结果,也早就在县衙之内传得沸沸扬扬。众小吏和衙役们虽然不像县令孙山这么警觉,意识到多日前发生的战斗乃为皇帝陛下和顾命大臣即将发生冲突的先兆。但是,他们却能准确地判断出,眼前这位郑巡检大伙得罪不起。对于自己得罪不起的人,小吏和衙役们自然有一套完整的打交道办法,那就是,像祖宗一样高高地供在上面,宁可奴颜婢膝地讨好,绝不怠慢分毫。

“我说今天一大早就听见喜鹊叫个没完呢,原来是巡检大人莅临!”早就知道自己手底下都是些什么货色,孙山对眼前的情景也不觉得如何失望,将脚步又加快了数分,拱起手大声招呼。“下官迎接来迟,还请大人勿怪,勿怪!”

“县尊大人客气了!是郑某未曾派人先下书,就冒昧登门,还请县尊大人不怪某莽撞才是!”郑子明微微一笑,轻轻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