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饕餮(五)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都给老子打起精神来,待洗了李家寨,所有浮财大伙均分。人头份儿!从老子开始,各级头目,分毫不抽!”就在“葫芦寨的好汉们”星夜向李家寨杀去的时候,在靠近太行山方向,另外一支土匪队伍的主帅,也高高举起了屠刀。

“赵大哥威武!”

“赵大当家圣明!”

“大当家,大当家长命百岁!”

……

在野鸡岭里蹲一整个秋天的喽啰们,一个个瞪着猩红色的眼睛,欢声雷动。

以往打家劫舍,缴获的浮财向来先由寨主副寨主拿大头,然后头目们再按等级高低依次抽成,最后剩下的残羹冷炙,才能轮到普通喽啰兵“开荤”。而今天,大当家赵子天居然格外开恩,当众宣布浮财按人头儿均分,怎么可能不让喽啰们喜出望外?

要知道,那李家寨,可是远近闻名的“肥柜”。真的能打下来,足够所有战后活着喽啰都过个滋润年。而赵地自古,又素来多出美女。到时候连人带财货往山里头一搬,大伙非但能发上一笔横财,传宗接代的问题,也瞬间得到了解决!

“打,打!”

“打下李家寨,大伙过好年!”

“太行山,八百里,英雄好汉皆在此。握长刀,扛锦旗,金银美女我自取……”

“荡平李家寨,过年娶媳妇……”

朔风呼啸,吹得喽啰们的呐喊声,在山间来回激荡。

想当初李家寨主人李有德本领高强,又对太行山呼延大当家孝敬不断,所以野鸡岭的绿林好汉们,才轻易不敢打此地的主意。而如今李家寨的主人变成了一个名不见经传郑姓后生,北方绿林总瓢把子呼延琮也金盆洗了手,再放着这么大一块儿肥肉不吃,野鸡岭的好汉爷们岂不是对不起自己的嘴巴?

“有道是,想当官,杀人放火受招安!这是老子最后一次带你们下山发财了,明年开了春,老子也要出山去谋前程喽。你们可仔细想好,是继续跟着老子同生共死,还是带着浮财各回各家?无论怎么选,记住,这次,老子绝不勉强!”见麾下的士气可用,野鸡岭大当家赵子天凌空虚劈了一刀,趁机宣布了对未来的下一步规划。

“大当家,我们跟着你,刀山火海,在所不辞!”

“大当家义薄云天,我们跟定你了。”

“大当家做官,我们就跟着去当差。大当家进山,我们就跟着去做喽啰。天上地下,我等愿意跟大当家生死与共!”

“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有福同享……”

队伍中的心腹头目们,按照二当家彭子地事先授意的说辞,争先恐后的回应。

众喽啰们多数都不明就里,但是听头目们说得兴高采烈,也纷纷张大了嘴巴,乱哄哄地附和。仿佛一转身,大家伙就能人人披朱服紫,如同记忆中的狗官那样横行乡里一般。

唯一未曾跟着大伙一起欢呼的,只有才上任没几个月的军师侯祖德。骑在一匹掉了毛的老马身上,佝偻着腰,显得格外形单影只。

他是凤翔军节度使侯益的远房侄儿,去年奉族叔的命令联络太行群雄,也曾威风过好一阵子。太行山二当家孟凡润,当时甚至曾经将总寨军师的位置拱手相让。然而好景不长,随着太行山群雄截杀前朝二皇子失败,刘知远成功入主汴梁,汉军兵临京兆。凤翔节度使侯益认命交出大部分地盘和兵权,向刘知远发誓效忠等,一系列事件的发生,覆巢之下,侯祖德这颗尚未孵出来的倒霉蛋,在太行山中的地位也是一落千丈。从总寨的军师,转眼就变成了野鸡岭分寨的军师。美其名曰:奉总寨大当家之命下来扶持弱枝,实际上,等同于被发配在外,永远失去了东山再起的希望!

以前呼延琮没金盆洗手的时候,怕招惹此人生气,野鸡岭的大寨主赵子天和二寨主彭子地等人,还多少会给侯祖德一些好脸色,免得他起了损人不利己的心思,偷偷向总寨那边打分寨的小报告。而如今呼延琮带着孟凡润、焦宝贵等人一道投奔了官军,整个北方绿林道群龙无首,侯祖德的待遇,就愈发一日不如一日了。

好在山里边读书人稀罕,有一些写字念信,涂改账本儿的私活,赵子天暂时还找不到更好的人来代劳。所以,侯祖德的待遇差了些,军师头衔,却暂时还没有丢。否则,以赵子天的凉薄性子,他侯某人恐怕连掉了毛的老马都没资格再拥有,直接给打发到“辎重”队里头双腿徒步行军,肩膀上还得再替别人背几十斤干粮。

“怎么着,军师,您好像一点儿都不替大当家高兴啊!”一片欢腾的气氛中,落落寡欢的那个人,肯定最容易引起大伙关注。很快,便有一个大头目发现了侯祖德的“失礼”,策动坐骑凑过来,阴阳怪气地质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