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三生(五)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二哥,帮我把这小子也拎进去!”宁子明被看得老脸微红,用脚踢了踢昏死过去的李顺儿,果断“祸水东引”。

“还不如一刀杀了干净,刚才差一点儿就被他坏了事儿!”赵匡胤的眉头迅速皱起,对宁子明的妇人之仁依旧难以释怀。

他先前的确答应过李顺儿,只要此人在指点寨子里的关键位置时不撒谎,就会饶其不死。但那不过是权宜之计,没有必要信守承诺。自古以来成大事者皆不拘小节,连楚汉之盟都能说推翻就推翻,更何况自己当时只是随口一说。

“咱们不可能把整个李家寨的人都给屠了!”宁子明快步绕向议事堂的侧面,头也不回,“这小子只要挺过了今晚,就是最好的寨主人选。否则,死了一个李有德,还会换个李有财、李有志上来,相当于换汤不换药。而咱们兄弟三个,又不可能一辈子都盯在这儿!”

“嗯——?此言有理!”赵匡胤眉头猛地向上一跳,看向宁子明的目光充满了诧异。虽然古人有云,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可自家三弟的成长速度也忒快了些!仅仅一个晚上的光景,便与先前判若两人。若不是自己这些日子几乎跟他形影不离,自己真的会怀疑他此刻被一个千年老鬼给上了身。

不过,老三能快速成长起来,无论如何都不是一件坏事。所以赵匡胤惊诧归惊诧,心里头倒没任何抵触情绪。迅速弯下腰,像拖死狗一般单手将李顺拖起,快步追向宁子明和陶三春。转眼间来到议事堂的侧面窗子口,他微微吸了口气,胳膊和腰杆同时发力,“呯!”地一声,将李顺丢进了屋子内。

兄弟两人先目送陶三春跳进了屋子,随后也相继翻窗入内。找到木制的插销,迅速从里边将窗子全部插死。紧跟着,又借助窗口透进来的火光,检视整个议事堂的格局,为下一步行动做切实准备。

待一切都忙碌停当,外边已经被火光照得亮如白昼。粮仓、马厩、草料场、辎重库,还有几处临近草料场的铺面儿,都变成了一个又一个巨大的火把。无数人从睡梦中被惊醒,无数牲畜遭受了池鱼之殃,无数看家狗被吓得魂飞胆丧。哭喊声,悲鸣声,咆哮声,此起彼伏,将绝望和恐惧,以最快的速度四下蔓延。

即便是训练有素的军队,半夜里忽然受到刺激,也有发生“营啸”的风险,更何况是没经过任何严格训练的李家寨百姓?大多数男女被火光惊醒之后,第一反应,就是收拾家中的细软,扶老携幼准备逃命,根本没有勇气去查看粮仓、草料场和辎重库等关键位置,今夜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更没有勇气去考虑,此刻还存在不存在将火头扑灭的可能!

极少数寨子里的“乡贤”,倒是远比普通人镇定。然而他们在仓促之间,能组织起来的,只有各自的家仆。带着这点儿人手去救火,等同于去看热闹。十几桶好不容易才打来的冷水泼到火堆上,非但未能令火势变小,反而溅得红星乱窜。落到人衣服上,就是一个红彤彤的窟窿。落到人的手和脸上,就是一大串水泡。将救火的“勇士”们烧得焦头烂额,鬼哭狼嚎。

还有些被冷水激起的火星,则被夜风带走,落上了临近民房屋顶。有钱有势的乡贤们讲究风水,不会住在粮仓、草料场和库房附近。没钱没势的普通百姓,自然也住不起瓦房。屋顶上多年未换的茅草,早就干得通透。被飞溅而来的火星一点,立刻东一处,西一处冒起了青烟。

茅草屋的男女主人,立刻哭喊着将家中的老人和孩子赶出院子外,自己则拎着水桶试图保住仅有的栖身之所。然而,更多的火星却被夜风送了过来,在屋顶上点起更多的青烟。茅草屋的男女主人们,几乎是眼睁睁地看着,自家房顶上的青烟,迅速变成了一处又一处暗红色的火苗,跳跃,翻滚,转瞬不可收拾。无可奈何之下,他们嘴里发出一声绝望的悲鸣,丢掉水桶,冲进屋子里捡出最值钱的家什,仓惶逃命。

当火场周围的十几栋茅草屋,都变成了“火炬”之后。带领家仆努力控制火势的乡贤们,只能果断选择放弃。水火无情,如果再不走,他们就会被烈火困住,彻底变成一团焦炭。他们追随李有德是为了荣华富贵,可不是为了稀里糊涂地去做“壮士”!

“去议事堂,去议事堂,这场火来得太蹊跷!”乡贤当中,从来不乏头脑清醒者,放弃了无效的救火努力之后,立刻察觉到了李家寨眼前所面临的巨大危机。

“去议事堂,议事堂。请李会主立刻调兵遣将,以免被贼人所乘!”临近的巷子里,刚刚从睡梦中惊醒的几个联庄会下属庄主跌跌撞撞地跑出来,衣衫不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