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江南古都金陵城,碧空暮色。

  兵部尚书府,守望苑。夕照里的尚轩,身躯更见高大魁梧,他手中拈着一枝蔷薇,微眯双眼听着师爷的低语。寒光从他眼缝中逼射出来,师爷吓得不敢抬头。

  那么说,岳清浊他们是真的死了?尚轩问道。

  探子说亲眼见到了鲁王的人头,验尸封棺的仵作也说确实是铁胆谢松望,我们的人守在海边,天明时分潮水把岳清浊的尸体冲上了沙滩,虽然肿胀不堪,但是应当是漕帮岳清浊了!师爷恭恭敬敬的答道。

  应当?尚轩冷冷的说。

  师爷打个哆嗦,忙道:我们派去的人很可靠,绝不会出错!

  小三子?尚轩轻轻叹道,都是你做的么?你也会为了活命杀人?你说我变了,难道你没有变?尚轩自语道,莫非江南那一抹烟雨,真的折了你的狂气?还是我真的老了,才会那样的担心猜疑?

  他一口气吹向手中的花枝,朱英飞落。满苑芬芳里,小径残红,一地如血。又到了落花时节,夏过秋来,尚轩叹息着负手远去,时日无多啊!师爷方要转身离开,听见尚轩沉雄的声音骤然鸣响在耳畔:今夜设宴守望苑,请叶焚琴叶三公子赏月!

  月上柳梢头,守望苑里两张矮桌,叶三和尚轩遥向对坐。数十名黑衣卫士列队左右,手持火把。尚轩举起身前的碧玉樽遥遥一祝便一饮而尽,片言只语也没有。叶三看着尚轩,也饮干了杯中酒。

  尚轩持樽道:小三子,我们多久没有在一起痛饮了?

  叶三沉默片刻道:七年,七年了。自从离开宁王军中,你在朝中为官,我在锦衣卫杀人度日,我们就再也没有再一起喝过酒。

  最后一次喝酒是忽兰温失温决战之前么?

  是!叶三点头,那一夜你请我和阿冷在饮马川痛饮,把剩下的酒浇在火堆里去闻酒香,而后各自东西,一战之后,我再也没有见过你。

  你还记得是我请你喝的酒?尚轩唇边竟然有了一抹柔和的笑意。

  记得,那时候你已经是瓦剌闻名丧胆的铁马将军,我和阿冷在军中的职位却还是小卒,根本没有酒可喝。

  其实,那时候的酒很少很少,即使宁王帐里也不过十几坛,分给将领们每人不过五勺而已。你知道么?尚轩轻声道,不过五勺而已!

  可是我们那一夜却足足有三坛好酒!

  是,小三子,酒,是我抢来的!尚轩笑了,笑得骄傲而凄凉,是我打了两个送酒的小兵抢来的!

  叶三抬头不解的看着尚轩的笑容:抢来的?

  是啊!我本来打算分到了那五勺酒和你,阿冷一起喝个痛快。尚轩低头笑了一下,幽然道,可是我没有等到酒他们把我给忘了。他们从来想不起我也是有军职的将军,在他们眼里,我和你们一样是那种战场上满眼血丝的亡命徒,是他们造出来的药人。他们把我们领到战场上,象领一条狗,然后叫我们去咬人。这就是你我,有职位没有职位,都没有分别。小三子,我们才是一种人!

  尚轩坐直身体,高声一笑道:所以我就打了送酒的小兵,把送给西营的酒全部抢了下来,我们才能把酒浇在火堆里。那一夜的酒,是我平生饮得最爽快的一遭。是我抢来的!尚轩把手里的碧玉樽狠狠掼在地下喝道:上大坛,这么个小杯喝什么酒?看着飞溅的碎玉,叶三道:一怒碎杯,挥坛饮酒,我们倒真的是很象尚轩抱起酒坛,让一股飞流直灌口中,直如长鲸吸海。饮到后来,尚轩却是任凭那股酒流淋在自己脸上,一片清澈晶莹的水光在他脸上溅散开来。酒坛终于空了,尚轩还持着酒坛静坐如石。仰向明月,一脸的酒珠垂落。

  几许凄凉当痛饮,行人自向江头醒。尚轩道,这是那次你喝醉了酒,对我说的话。一饮散后,酒醒时分,故人都已星散。数年来一场如梦啊。

  叶三哑然,他摇头道:尚轩,你变了,变得我都不敢认你了,七年前的你怎么会对我说这样的话?

  尚轩哼了一声道:小三子,难道你没有变?七年前的叶小三怎么会为了活命去杀人?叶三不说话,他把酒坛举到面前一口饮干,放下酒坛的时候,他脸上和尚轩一样满是酒珠。叶三抬头,冷冷的盯着尚轩,他叹了口气道:尚轩,其实我没有想到你会这样对我。我一直都想告诉你,你可以不相信我,也可以不见我,可是你不应该逼我去杀他们,你可明白?叶三把酒坛扔在桌上,他似乎笑了一下,可笑容转眼就消逝他脸上的木然里。我从来就不想作一条为人卖命的狗,可是我没有办法,我们这些药人就是杀手的命。你说我从来只为自己杀人,你错了,真的是这样我就不该杀了昆仑何秋道。可是我没有退路,我是锦衣卫的杀手,我是个必须杀人不休的药人!所以,何秋道死了,他对我,很好!但是你是当年和我一起喝酒的人,你是当年我可以相信可以依赖可以为之战死无悔的朋友。我可以作狗,可是你不该逼我作朋友的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