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满室的刀光,叶焚琴给一个魁梧的侍卫引上大风阁。身边是侍卫,无数的侍卫。森寒的长刀都提在手中,怎么看也不象是待客之道。可是叶三并没有恐慌,只是随着那侍卫一步步的走上大风阁。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三排侍卫提刀挡在叶三面前,两个老者,一个中年汉子,和一个俊俏的青年一言不发的站在叶三身前身后。帏幕后,叶三还看见了一双冷冷的眼睛。华山往返刀客,关东贯天神锤,江湖少侠的翘楚寒剑一笑生袁飞徊,叶焚琴周围这四人都是江湖上一流的名家,可是他们加起来的实力恐怕还及不上帏幕后那双眼睛的主人。

  但是叶三的目光却不在他们中任何一人的身上,他只是静静的看阁上那张空空的交椅。这五个人都只不过是侍卫而已,真正的主人却还不在阁中。

  一个沉浑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小三子,你回来了?

  声音转眼消逝,代以一阵大笑从帏幕后响起,一条虬髯大汉踱了出来,掸掸衫子坐在交椅上。看着叶三,唇边带着一缕笑意。

  叶三点了点头。大汉喝到:看座!这样怎么是待客之道?

  早有侍卫端上了椅子,恭敬的放在叶三身后。叶三也是掸掸衫子坐下,两人对看一眼,叶三道:高手环绕,兵刃在手,看来也不是待客之道啊!

  大汉长笑一声叹道:若是别人自然不必如此,不过诗妖剑鬼的叶三郎来访,我这也是迫不得己。当年谁在阵前千刀环绕之下,一剑刺了瓦剌王子阿木独,又是谁忽兰温失温乱军之中摘取七员上将首级而后全身出阵?小三子?对你,我不得不防!

  其实他们在这里恐怕也并无多少用处,叶三冷冷的说,我只需一剑,他们四个非死即伤,至于这些武士根本挡不住我的身法!

  那我背后帏幕中这位潇湘第一神剑木先生呢?

  能挡我一步而已!

  那在你说来刺我于剑下实在易如反掌了?大汉微笑道。

  叶三摇头:唯一过不去的是你自己那一双掌,尚轩,能挡住我的剑的,只有你自己!尚轩纵声大笑道:叶焚琴,叶江南,不管你叫什么名字,你还是当年一诗一剑,取人首级于无形的叶小三!

  可是,你还是那个阵前一怒,摧折千军的铁马将军么?

  尚轩无语,继而他微笑道:现在我是南京兵部一部尚书的尚轩。

  总之你不再是当年那个尚轩了!叶三寸步不让。

  也罢,尚轩叹道,你为什么又回来?

  阿冷,已经死了。叶三一字一顿的说道。

  阿冷,已经死了?尚轩问叶三,眼里忽然掠过一丝难解的阴翳。

  阿冷,已经死了!叶三冷冷的重复,什么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

  阿冷,已经死了。尚轩低声对自己道。

  你们终于还是给人发现了。谁杀的他?尚轩问叶三。

  叶三轻轻摇头:死了就是死了,他什么也没有说!阿冷当年杀人不少,终于有为人所杀的一天,也该无怨无悔。何必问谁杀的他?何必问杀你者何人?当年你不是也说过这话么?朝廷要他杀人,这本不是他的错!尚轩道,罪过本不应由他来承担!杀人者,人恒杀之!阿冷终究还是错过,杀手死于杀,终归是无话可说!你还杀人么?尚轩问道。

  每当月圆时分,血气翻涌,还是忍不住要杀人。叶三道,我们这样的人,不杀人,则欲生不得,欲死不能!

  杭州西湖岸,月夜笑杀人!尚轩叹道。

  他长袖一挥,众人退了下去。

  其实,我也一样!尚轩叹息道,每隔一月不杀人,则血气翻涌,痛苦不堪!月夜笑杀人?叶三幽然道,杀人固然杀人,又怎么笑得出来?不象当年,今日杀的都是无辜百姓,谁能笑得出?

  不管怎样,我们这种人,一生都不能停止杀人了罢?尚轩问道。

  阿冷已经不杀人了!叶三道,他出家了,戒条下永禁杀戮。

  他怎么能忍受毒发时候的痛苦?他怎么能保持住神智?

  许久,叶三才说:他忍受不了,每当血毒发作的时候,他也守不住神智。所以每次血毒要发作的时候,他就用铁链把自己锁在禅房中。往往是狂嚎一夜,清晨的时候,他虚脱在地上,铁链上斑斑的都是血!有一次,他拉断了自己的胳膊,总算是另一只胳膊还锁在铁链上,他才没有出去杀人!

  他的哀嚎相必很可怕吧?尚轩轻声道,你却从来不肯解开他?

  叶三看着尚轩眼中的苦楚,冷然道:我不会解开他让他杀人,相反,他如果冲出来,我就杀他!这是他自己叮嘱我的,我已经答应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