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周印以二敌一,其中一个修为还比他高,自然要比周辰多耗费不少时间,而且出来时,手臂和内腑都受了不轻的伤。

周辰心疼死了:“让我去杀他们不就好了,何必如此?”

周印道:“总得经常练手,才能知道自己的水平到了哪里。”

周辰道:“好,那你现在手刃了仇人,又印证了修为,总该记得答应过我的事情了吧。”

周印转头看他,黝黑清亮的眼睛里写着疑问。

周辰忍不住咬上他的嘴唇,“随我去北海之墟疗伤。”

104、

周印道:“我与周章约好了在这里见面。”

周辰摊手,竭力让自己脸上的神采飞扬不要那么外露:“可你看,我们一路走得不快,到这里又等了几天,连蒋晖都死了,他还没到,兴许有什么事情耽搁了,反正现在就算他来了也无事可做了,不如留话给他,我们先走。”

周印想了想,燃了一道传信符文过去。

周章很快回了信,说金庭门确实有点事情,现在走不开,又对见不着周印感到十分哀怨,觉得自己这个哥哥像是被遗弃了。

至于金庭门发生了什么事情,周章没说,周印也没再问,从语气上看至少不会太糟糕,否则周章不会还有心思开玩笑。

周章口中的有点事情,其实并不算小,等到下回与周印见面时,周印才知道,他这个直爽到有点二的兄长,竟然已经成为金庭门的掌门,其中过程之曲折离奇,不亚于周印他们的经历,这是后话了。

却说万山门折了一个元婴长老,两个金丹修士,连带蒋晖也死了,蒋府早就上下乱作一团,待到万山门派人赶到时,周印二人早已不知去向,只有当时在蒋晖房内的那个小妾,还记得周印自称天衍宗秦无忌。

蒋晖一死,万山门就没了在朝廷的代言人,与蒋晖作对的左丞相一派趁机扶植灵台寺,与万山门分庭抗礼,隐隐有扬佛修而抑道修之势,并由此引发了一场惊天动地的风波,这也是后话了。

惠钧一家早在几天前就被周印送走了,从此离开东岳,山高水长,隐姓埋名,也能过上安生日子了。

而周印这边,解决了蒋府的事情,甚至还有时间去客栈结账退房,只不过刚刚走到门口,周辰脸色微微一变,似是想起了什么事情,笑眯眯道:“阿印,结账这种小事我去料理就行了,你在这儿休息下,稍等片刻。”

周印看了他一眼,不发一言入内。

听说要退房,掌柜马上拿出算盘,手指翻飞算了一通,抬头扬起灿烂的笑容:“承惠,一共五百两银子。”

周印:“……我们好像只住了两晚。”

掌柜道:“是的,不过你们又叫了酱肘子,藕粉圆子,葱油饼……一共一百样东西,敝店已是打了九折的,喏,这里有账单,客倌且看!”

“……”周印面无表情,也不看账单,直接默默付钱,平静得诡异。

周辰站在后面欲哭无泪,觉得自己离死期不远了。

堂堂妖皇老是为几两银子折了英雄腰,成何体统!这次回去他一定要让离婴给他准备个千八百两!

离婴在接到周辰来信的时候就觉得自己要疯了。

其实周辰在信上说得很简单,他要回来了,还带了一个人,不过此人身份贵重,当待他如待妖皇一般,绝不可失礼怠慢。

周辰这是在给妖族众人先打个招呼,免得那些人见了周印是人族,修为又比较低,就看轻了他。

但在离婴看来,这封信却是表明了另外一个信号。

什么叫地位贵重,还要像迎接妖皇一样来迎接他?

难道是天帝承明?不,不会,以上界和妖族的恩怨,就算承明他老子来了,也不可能得到如此待遇。

难道是魔主容羽?这倒是很有可能,但周辰言语之间,显然已经把这人放在十分重要的位置,绝不仅仅是盟友这么简单,所以离婴又否决了这个可能。

事关重大,他不得不把消息通知其他几位长老,大家一起坐下来商议。

妖族的长老不同于大陆上宗门里的长老,后者在门派中有超然的地位,而前者仅仅作为臣属。妖族长老里头,曾经也有德高望重,在仙妖之战中幸存下来的,后来周辰归来时,仗着资历倚老卖老,不听调也不听宣,结果被周辰三两下收拾得服服帖帖,如今的十位长老,以离婴为首,虽有长老之名,实际上担的是臣子职责,分头管辖北海之墟。

北海之墟分有五都,以上古神祗命名,分别为女娲城、伏羲城、共工城、祝融城、盘古城,妖族因奉女娲为始祖,便以女娲城为都城,内有娲皇宫,为妖皇起居宫殿。

像离婴这般细心的人,理所当然被周辰留在身边,管理娲皇宫乃至女娲城的日常事务,其它四城由四位长老管辖,五城之外,尚有一些中空地带,需要再派出三名长老巡视,驻守北海之墟结界交接处,防止上界入侵,剩下两人,则待在主城里,负责其它事情。

除了还在驻防的三个,其他六人都被离婴一通十万火急的书信召齐,共商迎接贵客事宜。

来的究竟是什么人,竟值得陛下如此重视,众人冥思苦想,伏羲城主,长老尺鸿眼睛一亮,福至心灵道:“不会是陛下迎娶妖后了吧?”

此言一出,四下寂静,众人不约而同,看向左首一人。

祝融城主,叠冰。

古有美人,眉如翠羽,齿如含贝,肩若削成,腰如约素。延颈秀项,皓质呈露,芳泽无加,铅华弗御。

若妖族的人见到大陆第一美人碧波仙子,那么第一印象,肯定不是赞叹她美丽,而会觉得这所谓的第一美女,还比不上我们的祝融城主。

可见叠冰之美,已经难以用言语来形容。

这样美妙的佳人,以她的容貌、修为和身份,配上妖皇陛下,似乎是佳偶天成,珠联璧合。

更重要的是,叠冰的原形,是青鸾。

朱雀青鸾,可不正是鸾凤和鸣?

青鸾一族不似朱雀,自古只有一只,不过青鸾繁衍困难,人数素来也不多,而其中佼佼者,唯有叠冰而已。

叠冰虽然看上去温婉柔和,但她的内心,无疑是有几分骄傲的,她也有骄傲的资本,试问天上地下,能有几人拥有如此风姿?

纵是九霄上仙,也不过尔尔。

虽然朱雀不可能诞育后代,但叠冰并不在乎,而这样优秀的女子喜欢妖皇陛下,妖族中所有人都是乐见其成的,他们希望尊贵的妖皇也能像其他妖族一样,有自己的伴侣。

而叠冰,在妖族许许多多恋慕陛下的女子中,自然是最有资格成为妖后的。

虽然周辰从来没有表露过对任何女子的兴趣,更别说对叠冰有一丁点特别,但大家都觉得这不过是时间的问题,内心之中已经隐隐认可了叠冰的地位。

然而,现在,一个九天神雷劈了下来,把众人劈了个晕头转向。

尺鸿似乎也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干笑一声:“我就是随便猜猜,随便猜猜而已,也许不是呢……”

他不说还好,这么一说,大家却越想越觉得有可能。

尤其是离婴,联想到周辰三不五时在私底下掏出镜子偷偷窥视,与平日在人前截然不同的模样,更是肯定了尺鸿的猜测。

陛下十有□,是有心上人了!

而且那个人还很有可能不是妖族。

不过这话不能说出来,否则他定会成为被盘问的对象,于是离婴面色不变,装聋作哑。

盘古城主永言虚咳一声,打破沉默:“无论是谁,既然陛下如此吩咐了,那便按照陛下说的做吧,贵客是什么身份,并非重点。”

尺鸿忙附和:“对对,等人到了不就知道了。”

于是大伙儿话锋一转,很有默契地把话题转到恭迎陛下及贵客到来的事情上了。

叠冰从头到尾,笑容浅淡,恰到好处,谁也看不出她在想什么。

饶是周印见多识广,来到北海之墟,也觉得大开眼界。

这里游离于太初大陆之外,不属三界,却依然能看得见日出日落,月升月降,只不过由于北海之墟周围罩了一层结界,所以日光和月光显得分外柔和,四季如春,昼夜平衡,上古神祗的恩泽延绵数万年,北海之墟宛如一处世外桃源,成为妖族的乐土。

这里自然也是有山水的,只不过山石并非赭褐色,而是暗金色,而水也不是透明的,仿佛被月光晕染了一般,带了一层淡淡的霜银,金山银水,灯火辉煌,玉壶光转,凤箫声动,星如雨,雨如花,花留影,影留香,五彩斑斓,晶莹剔透,这便是北海之墟的女娲城,比人间任何一处皇城还要美丽,还要热闹。

笔画难描。

身处云层之中往下俯瞰,这种感觉便更为强烈,就连周印这样喜怒不形于色的人,眼底也流露出淡淡的赞叹。

周辰自然捕捉到了,忍不住在他耳边自我表扬一下:“在我到北海之墟之前,这里本不是这个样子的,纵然妖族的根在这里,但早已荒废了不少时日,是我让他们重新建起来的。”

周印嗯了一声,面上带了淡淡的笑意,笑容很浅,却让周辰乐开了花。

就算成千上万个人对他敬服膜拜,也比不上眼前这人的一个笑容。

离北城门已经不远,从云上下来远远地瞧见城门打开,已有不少人站在那里,正装肃穆,井然有序,两旁则是妖皇亲卫,重兵铠甲,声势浩大。

周印看了他一眼。

周辰轻咳:“你头一回来,想让你受到隆重正式的欢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