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不过周印手上已经有一件麻烦了。

他刚刚收到一张传讯符文。

二十多年前,在他从周家村出来时,为了调查周家灭门之事,也为了救舅舅季荣,曾经只身闯入东岳平南军大营,见到其主帅惠钧,并且得惠钧赠灵隐剑,由此欠下对方的人情。他给了惠钧三张传讯符文,告诉他在十万火急的时候可以用,自己会找到他。

二十多年过去,来自惠钧的那三张符文从未被用过,周印几乎也要忘了这件事情,对于一个普通人来说,当年二十多岁的惠钧,如今只怕也已近天命之年了,他若是一生顺遂,想将三张符文传给子孙后代,周印自然也没有意见,反正人情在惠钧手里,他想怎么用,都是他的事情。

但现在,惠钧突然用了符文,而且不是一张,是三张。

传讯过来的只有一句话:危急,救命。

惠钧在燃起那三张符文时,并没有抱多大的期待,他纯粹是走投无路,死马当活马医了。

也许周印已经死了,他想到。惠钧虽然不是修士,但深知修真之人每走一步,比他这种常在战场上厮杀的人还要凶险,一个不好就会丧命,况且就算周印活着,也未必能够解决他现在的境况。

惠钧看着周围污秽得已经看不出原本颜色的墙壁,还有周围难闻的气味,苦笑了一下,他一个人也就罢了,但是还有他的家人……

他开始回想自己的一生,虽然也身居高位,收受贿赂,奉承君王,可他深信自己与那些庸庸碌碌的官员,还是有所不同的,最起码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东岳的江山社稷,上战场,他从不退缩,冲锋陷阵,他也身先士卒,不知为东岳打赢了多少场仗,为国家开拓了多少疆土,可到头来,竟要被人陷害,沦落到这等地步!

惠钧叹息一声,低头瞧见自己面前那个破碗,里头盛着半碗已经看不清颜色的水,但是借着头顶小格子窗户照射进来的光线,他依稀看见自己现在的模样。

须发斑白,面容憔悴。

他已经不年轻了,昔日英武无双的平南军主帅,常胜将军,而今也是垂垂老矣……

岁月不饶人。

惠钧自失一笑,正要抬头去摸摸自己额头上的皱纹,忽然却停住手。

因为他看见一双鞋面。

鞋面很干净,视线往上,对方的衣服虽然是黑的,可却干净整洁,一丝不苟。

但是这样干净的一身打扮,却不该出现在这里,尤其是……铁栏之内。

惠钧的目光与来人对上,失态地张大嘴巴,半晌才不确定地,轻轻道:“周兄?”

周印点点头:“你不是用符文唤我来吗,是要我救你出去?”

他的声音不大,可也不小,在守卫森严的天牢里足够引来侍卫。

惠钧不由转头往外张望。

只听得周印道:“我已在这里布下结界,无妨。”

惠钧点点头,心情激荡无法言语:“真没想到……你还肯来……周兄风采更胜往昔了,想必修为已经大有所成了!”

他这种没有修炼的人,也看得出周印风仪不同凡俗,与二十多年前一比,简直如蒙尘明珠拭去灰尘,绽放出熠熠光辉。

周印嗯了一声:“我先带你出去。”

惠钧惊喜之下,又有些犹疑:“会不会连累到你?”

周印没说话,他掏出一张符文,递了一滴血在上面,将符文掷向地面。

眼前瞬间多了一个“惠钧”,低垂着头呆呆坐着。

惠钧看得张口结舌,他不是第一次看修士施法,却第一次看见这么干脆利落的法术,连咒都不必念。

周印没等他反应过来,抓起他便走,两人化作一道剑光,遁入那个小窗口。

来无影去无踪。

惠钧直到换了一身干净衣服坐在客栈厢房里,还有点恍如梦中的感觉。

旁边周辰略带不满地看着这个多出来的大蜡烛。

“现在你有什么打算?”周印道。

“周兄,大恩不言谢,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惠钧苦笑了一下,他是真没想到,二十多年前无意间的一个人情,能够在二十多年后救自己一命。

“只是我的家人,三日之后就要被押赴刑场,满门抄斩……”

周印颔首:“我去救。”

惠钧看他二话不说就答应了,忽然有点愧疚,当年应该多搜罗一些宝物给周印才是,相对于他的这种恩情,自己所付出的实在微不足道。

又听周印问:“你怎么变成这样?”

惠钧知他不熟悉东岳内政,也无意长篇大论,三言两语道:“我一直与右丞相蒋晖一直不和,又倾向左丞相一派,此番他在国君面前进谗言,说我功高震主,设法收了我的兵权,又将我下狱,意图赶尽杀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