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秋闲云笑道:“我若不那么做,只怕如今也没法站在这里了。”

清言看了他半晌,吐出一句话:“放人!”

98、

秋闲云悠然一笑:“多谢清言师兄知情识趣,免得你我闹起来都不好看,不过这师侄还得为我们带一段路,免得你待会反悔想要杀人灭口,就凭我们这几只小鱼小虾的,可毫无反击之力!”

清言道:“秋师弟,你莫要一错再错,现在回头还来得及!”

秋闲云笑吟吟地看着他,也不接话。

清言叹了口气,摇摇头:“你们走吧,希望能够信守承诺,把涂青放回来!”

秋闲云抓着那个叫涂青的金丹修士转身便走,周印与云纵二人自然也很快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两位长老有点讪讪,现在他们挟持人质跑掉,全因刚才两人没有尽全力的缘故,不过清言转身却并没有责怪他们,至少面上看不出任何不满,只是恭恭敬敬请他们回去歇息。

清言道:“两位师叔,掌教师兄身死,我得过去处理后事,你们二位不如先回去歇息,此番劳烦了,清言实在过意不去。”

两位长老听得他这么说,越发有点不好意思:“要不我们和你一起过去看看吧,清和这事古怪得很,说不定能查出什么线索。”

清言点点头:“也好。”

他先命众人散了,这才与两位长老一道离去。

玉衡峰弟子自然扎堆走在一起,曹航悄声道:“你们觉不觉得这事有蹊跷,我才不信云师叔和周师叔会杀掌教!”

庞逸道:“可是清言师叔说了……”他见曹航瞪他,不由咳了一声,“其实我也不信,但现在这样,也不知上玄宗以后怎么办!”

大家听到这句话,禁不住都忧虑起来。

是啊,眼下掌教身亡,其它六峰的师门长辈也各自不齐,难道新任掌教便已经是清言师叔了?经此一事,上玄宗还能不能保持天下第一大宗的地位,一下子少了那么多元婴修士……

每个人心里都沉甸甸的,如同这雾霭夜色,看不见前方的路。

贺芸的心比任何人都要沉重,从背叛清莹,投靠清言的那一刻起,她就知道自己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人之一生,想要成就一件事情,所不可缺者有三,性格,运气,实力。

贺芸本身是一个很好强的人,当年在镜海派时,她的勤奋程度虽然无法与周印那种苦行僧似的修行相比,可也较大多数人要勤奋许多,在这种努力下,很快成为镜海派新一代弟子中的后起之秀。

后来镜海派并入上玄宗,因为她的资质与刻苦,得以拜入玉衡峰清莹真人门下,在其他镜海派弟子还在努力适应新生活时,她已经一跃成为峰主的亲传弟子,这不能不说是一种天大的机缘,贺芸自然也十分兴奋,一心一意扑入修炼之中,希望能早日成为高阶修士的一员。

然而好景不长,她的修炼很快遇到瓶颈,无论如何也迈不过结丹的坎子,师父清莹真人虽不吝于指点,但也不可能时时守在她身边,上玄宗不缺灵药,唯一的解释便是她自己心境不过关。无奈之下,贺芸只好一次次闭关,又一次次闭关失败,久而久之,周围同门看她的眼光,未免就带了点异样,加上她性子要强,偌大玉衡峰,竟无一个朋友。昔日同伴,周印常年不在,刘小宛她又看不上,唯一能说得上几句话的,只有瑶光峰的黄文君。

不甘心就此默默沉寂下去,最终成为芸芸修士中的一员,甚至熬到陨落,贺芸平静的外表下面,隐藏着一颗不得不蛰伏,却随时有可能爆发出来的不安分的心。

她终于找到一个机会。

纵使也许再也回不了头。

但起码,等结了金丹,也许还能再与那个人,时时在大陆相见,甚至同他一起,斩妖除魔……

“清莹师妹现在如何?”

头顶的声音让她定了定神,恭敬答道:“师父现在无法理事,一直待在丹房里,玉衡峰事务皆由谭师姐接手了。”

其实贺芸并没有做什么,她只是奉命看着自己师父的一举一动,不让她出去而已,但到了这一步,以她的聪明,不会没有发现清莹真人突然修为大减,是有蹊跷的,甚至连玉衡峰原本执事的两位师姐,突然被谭师姐取代的事情,她也看出许多门道来。

然而又能如何?从她做了这件事的开始,就注定不再是清莹真人所信任的弟子了。

清言温言道:“你做得不错,这是一瓶炼玉仙乳,有了它,升到金丹中期,应该不是什么问题了。”

贺芸接过白玉瓶子,心头有些激动,这炼玉仙乳有多珍贵她是知道的,上玄宗也寥寥无几,换了以往,像她这样的,就算身为峰主弟子,也是不可能得到的,先前周印曾经给过她的玉蜈丹,也不过是巩固丹境,让结丹更有把握而已,但有了这瓶炼玉仙乳,自然再也没有阻滞了,等于是用药力来强行提升修为。

“弟子多谢掌教!”

听她将掌教前面的“代”字去掉,清言笑了笑,依旧平和:“我是代掌教,不是掌教,不必如此,你先下去吧。”

“是,弟子告退。”

清言目送着她离去,命外头弟子关上大门,又转身去了后殿。

哼的一声,从青松白鹤的屏风后面转出一人,从头到脚包着一身黑衣斗篷,连脸也半掩在兜帽之下。

“你不累,我看着都替你累,若早些让清和死了,便没这么麻烦了!”

清和叹了口气:“清和师兄待我们不薄,我也没想过要让他死的,他若肯顺利交权,自然要好好奉养他。”

那人嘿嘿冷笑了两声,将兜帽揭下,赫然是之前被秋闲云“杀死”了的清玄。

“我已经暗中派了人追上去,把你那个徒弟解决了,然后再推到他们头上,弑师杀同门,你再昭告天下,公布他们的罪行,把他们逐出师门,上玄宗弟子人人得而诛之,他们就再也翻不了身了!”

清言大惊:“你,你竟如此做!”

清玄哂笑:“清言,你别当了□还想立贞节牌坊,这样一副表情是什么意思,当时这个计划你也是同意了的,早想做好人,就别上这条船,现在再来大义凛然,不觉得虚伪么!”

清言跌坐在椅子上,半晌不语。

清玄见状,缓了语气,走过去拍拍他的肩膀。

“从今往后,还有谁敢小觑你,还有谁会觉得你是七峰中最窝囊的一个?你放心,站在我们背后的,是上界的神仙,就算天塌下来也有人顶着,方今天下大乱,人人都想插一手,即便高高在上的神仙也不例外,清和那件事情,谁也不会想到你身上,因为换了这世间任何人,都不可能无声无息就将他的修为尽数瓦解。我既然已经‘死’了,就不可能再出现于人前,此事一了,你便是上玄宗当之无愧的掌教,只要那六个老头不出来捣乱……否则,便是再请上界让他们消失了也可!”

清言一震,失声道:“万万不可,这样一来,上玄宗必将大乱!”

清玄冷笑:“你倒是挺为上玄宗着想,咱们将来飞升上界,便是修成正果,上玄宗兴衰与否,跟我们有什么干系?”

清言叹了口气:“天下哪有凭空掉下来的馅饼?你这是在与虎谋皮!”

清玄不以为然:“那又怎样,各取所需罢了,他们要的是天下气运,大陆灵力,届时我们早已飞升,就算太初大陆的修士死光,也与我们无关!”

清言知他心性偏激,也不再多说,只是一会儿想到待自己不错的清和师兄,一会儿又想到这些年来自己被忽略的地位,思绪不由有些混乱出来。

却说云纵等人离了上玄宗,一路往北飞去。

秋闲云抓了那个叫涂青的金丹修士,一直没说要什么时候放人。

涂青又惊又怒,只当他们要反悔,嘴里喋喋不休地骂秋闲云,从叛徒到无耻小人,奈何没什么新鲜词汇,倒是秋闲云听得烦了,下了个消音术,让他彻底安静。

“说你没脑子真是抬举你了,我这是在救你的命!”秋闲云冷笑道。

涂青睁大了眼,明显不信。

秋闲云冷冷道:“我们这一走,清言必然会派人来追杀,就算杀不了我们,也把你杀了,正好给我们多加一条罪名,因为众目睽睽,都看见是我们把你带走的,到时候你没了性命,我们也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不可能,我师父不是这种人!涂青目眦欲裂。

秋闲云用看白痴的眼光看着他:“你师父想做大事又不是那块料,确实不太可能,但清玄还没死,有他在,就不可能放过我们!”

他这一说,连云纵等人的注意力也吸引过来。

“清玄没死?”

秋闲云淡淡道:“这后头兴许还不止清玄,以他们两人的能耐,绝不可能无声无息就让清和师兄修为尽失,我不想落得跟他一样的下场,自然得装疯卖傻。”

云纵他们自然知道这背后是什么人,但此刻却不是说话的地方,又见秋闲云谈笑自若,连修为似乎也没怎么受损,显然之前留了一手,这样一来,己方的压力便大大减轻。

过了片刻,听得周印道:“先下去再说。”

众人低头一看,发现脚下是黑鸦鸦一片茂密高林,在此筑起结界的话,既可歇息,又能躲避追踪。

秋闲云与周印并不熟稔,仅仅见过一两面,只是观云纵举止,显然已与周印到了可以生死相托的交情,又见这人生得极好,偏又面无表情,只是那股萧肃漠然,如同雪域冰花,有时候更给人一种想要攀折的欲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