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周印终于开口:“你写的字,让我们救谁?”

沉寂被打破,宛卿卿下意识松了口气:“弟子莽撞,曾暗地里打探过,听说清和掌教自从受伤闭关之后,再也没有出来过,前几日师祖想去探望,也没能进去。”

她不糊涂,眼下清莹的安危并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清和,只要他没事,其他人自然也会没事。

顿了顿,又惴惴道:“掌教他老人家会不会,会不会……?”

会不会什么,她没有再说下去,在场的人都明白。

云纵缓缓道:“唯今之计,只有先进去见上师父一面再说。”

起码要确定了他师父的生死,才好决定下一步该如何做,否则单凭他们两人,是绝不可能扭转大局的,更何况云纵抱着能不连累周印就不连累周印的想法。

宛卿卿顿觉口干舌燥,不说她也知道,要进去见清和真人一面的难度有多大,虽然是在天枢峰,但周围未必就没有眼睛,更别说外头还有阵法和禁制……

她忽然抬头看了看外头的天色,脸色一变:“我得走了!”

云纵道:“此事你不必再掺和,保全好自己就行。”

宛卿卿点点头,有这两人在,她压力减轻不少,行礼道别之后,就急急忙忙得走了。

周印突然道:“上玄宗有什么东西,只有掌教才能开启,或者说,只有掌教才有的?”

云纵不知他所问何意,思索道:“掌教印信。”

想了想,又微微皱眉:“也许还有我不知道的。”

清和真人虽然有意栽培云纵当接班人,奈何云纵醉心修炼,从来意不在此,所以也很少参与日常事务。

周印道:“闭关的地方在哪里?”

云纵道:“灵寿宫自德殿的一间丹房,我去看过,外头有数道阵法护持,不是那么容易进的。”

周印淡淡道:“不易也要进。”

95、

乍看上去,灵寿宫自德殿周围与别处并没有什么不同,就连清和真人闭关的那间丹房外头,也如他以往闭关时一样,布了四道阵法作为障碍,以防弟子误闯,冲撞了里面的人。

云纵以前曾在这里为其师护法过,知道外头这几道阵法不过只是寻常难度,由于清和真人身为上玄宗的掌教,上玄宗内又重重禁制机关,根本不虞外敌入侵干扰,也没人敢跑到这里来捣乱。

但眼前明显已经不是以前的防御阵势了,在前往丹房大门的路上,用符箓刻纹筑起四道阵法,每道分别拥有金、木、水、火四种属性的其中之一,以布阵人的修为和手法来看,当出于高阶修士之手。

“如何?”云纵传音入密问道。

两人立于半空,有结界和隐身术,没有人发现他们。

丹房之前,还有四名上玄宗弟子分守四处,修为倒是不高。但此处就看出布阵人的心思来了,那些弟子站在阵法后面,想要破阵,必须得惊动他们,等到阵法被破,他们也早有充裕的时间去示警报信。

而周印于布阵画符上是大家,云纵自然要先问问他。

周印不语,他正在观察。

破阵讲究的是技巧,再完美的阵法,也会有破绽。

只要是阵法,就有阵眼。无论阵法如何,阵眼是永远存在的,差别只在于破阵者的修为,能不能看透阵眼,又或者会不会被阵法所迷惑,找到假的阵眼。

这四道阵法各执一道属性,从布置上来看已经足够完美了。

譬如最外面的金属性阵法,布阵人在地上直接刻了金茧缠丝的符文,之后又加上一层迷踪符,只要一踏入阵法,就会身不由己偏移脚步,阵法随之重新打乱,而身在阵中,却已经无法再想出一套新的破阵之法来。

所以阵眼应该不在阵中。

周印移开视线,看向周围。

丹房周围环境清幽,种满梨树,此时不是梨花盛开的季节,但由于上玄宗灵气充沛,最不缺的就是法术,所以仍旧绽满一树树的雪白,十分漂亮。

在一片梨花掩映中,丹房外头一条阶梯石道,直接通往下面的自德殿。

虽然并不明显,但若仔细观察,还是可以发现,这些梨花并不是紧密相连的,而是分成七簇,正合了“七星拱月”之意,这既是法术上的布置,也是风水上的考量,能够让丹房吸取更多的灵气,对身在丹房里修炼的人很有好处。

周印道:“这些梨花种下多久了?”

云纵道:“从我入门时便是如此了。”

那便与阵法无关了,周印转开目光,又去看别处。

丹房本身,阵法旁边的一草一木,那条狭长的阶梯……

视线最后落在四名弟子身上。

他们没有分守四个角落,而是两个两个站在门口左右,想是这份枯燥的工作令他们倍觉无聊,所以便在那里聊起天来。

不过聊天归聊天,他们的脚步并没有挪开半步,依旧站在那里不动。

其中一个苦着脸,似是有些累了,跟其他三人说了几句话,其他人都取笑他,然后,四个人分不同方向,分别踏出一步,那个抱怨说累的人,也得以趁机扭扭腰,活动一下筋骨。

正好就在此时,阵法闪烁了一下,威力有所减弱,待得四人站定,又恢复原样。

周印盯着他们看了片刻,淡淡道:“我知道了。”

他刚才一直在沉默,云纵也没有打扰他,此时听得他开口,不由立时望过来。

“这四个人站的地方,就是阵眼。”

“怎么说?”

“他们利用一种特殊的步伐保持阵法的平衡,一人动则四人俱动,所以他们杀不得也动不得,除非能够完全掌握那套步法。”

云纵听他如是说,便凝神朝四人望去,果真发现了一些端倪。

周印在一旁道:“我刚才看了,他们在走的过程中,有一瞬间,是阵法最弱的时候,威力几近于无。”

云纵本是极聪明的人,否则也无法修炼到今日的成就,周印这一说,他立时就已经想到办法。

他绕到丹房后面的梨树中,手指一弹,一缕青烟随之在夜空中消散开来。

便有一股似有若无,极其香甜的香味散开来,乍一闻,竟像是从丹房里飘出来的,引得那四名驻守弟子面面相觑。

一人道:“这是什么香味?”

其他人面面相觑,却也不知。

大家不由吞了吞口水,那味道,像一道极其美味的菜肴,又像极了一种刚出炉的灵丹妙药,更像绝世佳人身上发出来的幽幽体香,充分调动起每个人的无尽遐想,让他们禁不住想看个究竟。

香味越发浓郁了一些,四人修为低微,只知自己被调来守护丹房,却不知里头的玄妙,不由互相猜测起来。

“会不会是掌教在里头炼什么新的丹药?”

“不可能吧,这香味我从未在什么东西上闻过,倒像是,像是,”那人露出一抹暧昧的笑容,小声道:“天下第一美人碧波仙子你们知道么?”

另一人道:“自然知道,我见过一回,那可真是冰肌玉骨,秀色天成了,可惜没能当云师叔的道侣。”

那人悄声道:“我曾近身侍奉过,碧波仙子身上,好像就是这股荷花香,只是这香还要更浓郁一些。”

其他三人听得瞠目结舌:“不会吧,你的意思是……”

那人忙道:“我可什么意思也没有!”

四人一开始还有些顾忌,但守了这么多天,枯燥难耐不说,里头也从未有什么动静,说话之间难免放开许多,反正周遭也没什么人。

又有一人道:“这香味好像是从后面传来的,要不我过去瞧瞧!”

“这不好吧,上头不是吩咐过我们不准妄动吗?”

“若是香味是从里头传出来的,我们自然不能犯大不韪去开门偷窥了,现在只是去丹房后面瞧一眼而已,又不碍事!”

其他三人明显被说动了,道:“那你快去快回啊!”

“放心吧!”那人应道,抬脚往后走。

地上篆刻的金、绿、蓝、红四道符箓,颜色瞬间黯淡下来。

原本环环相扣的阵法,出现了一个缺口。

就是现在!

周印手中洗天笔疾射而出,精准地从阵法缺口处飞入,在四人背上连点四下。

笔势挟着灵力冲入穴道,四人顿时动弹不得,且失去了意识,如木头一般直直伫立在那里。

“我家阿印真厉害,连破阵都破得那么潇洒!”刚才一直没吱声的周辰终于找到了谄媚的机会。

自从周印不让他插手上玄宗的事情之后,他每天的生活就是吃了睡,睡了吃,云纵不在的时候跟媳妇儿玩亲亲,调戏耍赖直到得逞为止,云纵在的时候就装死,非必要基本不开口,并且坚决奉行“两个凡是”原则:凡是周印说的都是对的,凡是周印做的都是英明的。

云纵:“……”

过程是不是太顺利了点?

他看了周印一眼,周印没有说话。

阵法不好破,可找到了破绽之后也不难,除了这四名弟子,丹房周围更没有其他守卫,不排除是为了掩人耳目,不要引起太多关注,说到底,无论是不是有诈,他们势必得走这一遭。

丹房的门从里面被锁上了,但以两人的能耐,破锁开门简直是轻而易举。

云纵推开门,里面的摆设一如先前他来过时候的模样,周围也并没有什么禁制封印,只有重重纱帘后面,坐了个人,身影极是熟悉。

“谁?”熟悉的声音传过来。

竟是还活着?两人都有点意外,一时没有吱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