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他要真端起架子来,宁昌纵然身为上仙,也是不够看的。

果不其然,宁昌上仙叹了口气:“六万年前仙妖之战,妖族落败,朱雀,青龙等俱身陨,唯独白虎被囚于南海之下,不知陛下可知?”

先卖个人情。

谁知周辰面色如常,淡淡道:“我还知道囚禁白虎的那个地方叫莲音仙府,前不久已经崩塌了,难不成你打算用这个消息来卖人情?”

宁昌讪讪:“陛下果然神机妙算。”

眼看周辰不为所动,已经瞒不下去,只得道:“起初,上界俘获了几只妖兽,便有人想了个法子,给妖兽下催情药,然后找来一些人族女子,彼此交合,催生出来的妖兽,不仅模样有所变化,也比前一代要凶悍许多。”

上界素来高高在上,视人族众生如蝼蚁,纵然这件事情惊世骇俗,宁昌说起来也没什么负罪感,反倒因为那些妖兽好歹算是跟妖族沾了边,上界放出妖兽为祸,又把罪名都推到妖族身上,委实太不厚道,所以他刚才迟迟不肯吐露实情,就怕周辰一火,顺手把他也给灭了。

周辰似笑非笑:“豢养妖兽的事情,跟下界天衍宗有何关系?你们本要灭了修士,为何又与人间宗门合作?莫不是打的‘狡兔死,走狗烹’的主意?”

宁昌苦笑:“这我确实就不知了,陛下知道,上界分七宫十八殿,唯有七宫里的仙尊才能参与天帝御前的核心议事,我不过是十八殿之一,再说那天帝防我尚且不及,如何会让我知道?”

周辰微微一笑,“好罢,那我们换一个话题,谈谈合作。”

宁昌警惕起来,面上犹自笑道:“陛下说笑了,我一介小仙,无权无势,何德何能,敢与陛下合作?”

周辰啜了口茶,慢条斯理:“令爱端赖柔嘉,素有美名,听说前阵子,澄远宫翊华上仙倾慕令爱,故去求了天帝承明,欲纳起为妾,想来我还没恭喜上仙呐!”

宁昌握住茶杯的手紧了紧,良久才似讥似讽道:“陛下的手伸得可真长,这天地三界就没有陛下不知道的事情了。”

“好说。”周辰照单全收只当夸奖了,再接再厉。“翊华上仙的风流之名,别说上界,连我这儿也有所闻,估计魔族也是传遍了,令爱纵然姿容出众,只怕也难保三个月专宠吧,上仙在天界,好歹也称得上一号人物,何以沦落到要卖女儿的地步?”

“够了!”宁昌脸色涨红,牙齿咬得格格响,腾地站起来。“妖皇有话不妨直说!”

这是他心底最深的隐痛,自小便把女儿捧在手心,如珠似宝,何曾想过有一日会被人看中求取纳妾,若是旁人,他必是断然拒绝,可翊华身为澄远宫的主人,地位远在他这十八殿之一的明阳殿之上,更何况他并非承明嫡系,那天帝为了拉拢翊华,自然也就顺水推舟,将他女儿当作人情送与翊华,这般藐视与侮辱,让他如何不恨!

然而再恨又能如何?上界纵然神仙遍地,说到底讲究的也无非是实力二字,宁昌深知以明阳殿的地位,别说跟天帝叫板,连反对翊华都没资格,只好咬牙忍痛将女儿送了出去,谁知半月之后便传来消息,说女儿堕入诛仙池,灰飞烟灭,不复踪迹,宁昌闻听此信,摧心折肝,肝胆俱裂,差点就跑去找翊华拼命。

但也只是差点而已,除了女儿,他尚有发妻儿子,翊华身为天帝心腹,自己杀不了他事小,天帝是绝无可能站在他那一边的,若被迁怒,只怕连妻儿都保不住。

宁昌深恨自己渺小无能,只得捺下滔天仇恨,作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继续对翊华卑躬屈膝,对天帝俯首称臣,天帝对他息事宁人的态度很满意,还送了两名仙娥作补偿,但宁昌从无一日忘记这段血海深仇,只不过是深埋心中,不愿提起罢了。

如今被周辰提起来,却是生生揭起那血淋淋的伤口,让他几欲崩溃。

周辰怜悯道:“我只是同情上仙罢了,另有一事不解。”

有矛盾就好办了,怕就怕你不恨。

“讲……”宁昌双目通红,哑着声音,连敬语也顾不上用,显是气得狠了。

周辰微微勾唇,轻吐话语:“天帝承明,如今寿元三万有余,比你等还要晚些,却城府深沉,工于心计,在七宫十八殿之间,拉拢亲信,挑拨离间,忤逆他的,与他有隙的,被他发落的,何止你一个,为何他至今仍能稳坐天帝之位?”

宁昌冷笑:“你当他没有仇敌么,错了!只不过那些想要他死的人,如今反倒自己都死了,如今从妖兽一事便可看出端倪,他虽要修士灭亡,可也不忘挑拨人族,让他们视妖族为仇窛!如此一来,那些与妖族势成水火,又将上界奉若神明的人,如何会想到,堂堂天帝才是背后兴风作浪的人?纵然陛下你现在知道了,又能如何?跑出去对着那些人族说,妖兽不是你放的么,是天帝所为吗?他们会信吗?!”

他字字泣血,忽而放声大哭:“我那可怜的阿晨啊,是爹爹对不住你!”

谁说仙人无欲无求,上界纵然神宫仙境,九霄斑斓,也从来不缺爱恨情仇,四族生于天地,承上古而繁衍,从来就没有一个真正与世无争的种族,仙族如今的地位,同样也是当年赶走妖族才得来的。

宁昌平日里实是忍得不能再忍,眼下远离天庭,虽是对着上界的死对头,一旦情绪被挑起,他却不必再顾忌地点身份,不必担心被天帝发现。

周辰也不打断,由他哭个够了,才缓缓道:“天帝有四妃,其中最得帝宠的,却是一名男子。承明对他爱重有加,甚至将他的地位拔擢到四妃之上,又赐予上仙修为,让他可以与众上仙平起平坐。”

“还有那翊华,不止你与他有仇,同样有人看他不顺眼,飞影宫便同样是帝前心腹,且常常与翊华作对,承明帝王心术,为了制衡臣下,是以绝不会让澄远宫独大。”

宁昌渐渐冷静下来,斟酌道:“陛下虽在妖族,却没有不知道的事儿。”

他此刻已不敢对周辰存半分小觑之心,这些事情虽非机密,可若不是长久待在上界的人,是绝对不可能知道的,仙族与妖族有宿世的仇怨,上界根本不可能让一个妖族混进去,那这位陛下又是如何知道这些事情的?

难道……

他心头略略一惊,不敢再想下去。

周辰笑了笑:“上仙以为我在这里与你说了半日话,是为了让你帮忙在上界打探消息么?”

蓦地敛了笑,眸色暗沉,隐泛幽光,气质陡然一变,由散漫到冷峻,立时便有了君临天下的威仪,视线慢慢地从宁昌被说中心事而有点讪讪的脸上掠过。

“朕知道的事情,只比你多,不比你少!之所以与你说这么多,只不过是要你知道,你虽是上界中人,却未必一定要与妖族为敌。自古以来,仙妖不两立,那不过是延续了当年大战的恩怨,然则!天地初分,四族便生,何曾真正有过哪族被灭的事情?纵然我妖族当年走投无路,如今也已经恢复过来了。此消彼长,不过是天道循环。”

“所以,朕也好,妖族其他人也罢,从来就没打着重新攻回上界,让仙族消失的主意,所求者,不过是,”他顿了顿,见宁昌已经被自己的话完全吸引住注意力。

“为了天地安宁,换个天帝罢了。”

宁昌被他震得哑口无言,半天说不出话来。

周辰淡淡道:“如今情势,朕不说,你也知道,你本是下界修士,纵然已经飞升,算不得人族了,可唇亡齿寒,这次承明可以为了独占灵气而灭掉修士,下次呢?北海之墟有女娲结界,承明他纵是想灭,也有心无力,妖族大可袖手旁观,但你们呢?”

宁昌缄默不语,周辰并非信口雌黄,恰恰相反,他的每一句话,正因为太对了,全部重重地敲在他的心头上。

他是心细如发的人,自然能够察觉近来天帝正在不动痕迹,慢慢地逐一收拾那些不服于他之人,一面又用灭绝修士的计划,转移上界的注意力,一旦下界修士被灭,下一个要被收拾的,只怕就是他们这些所谓的后进派与中间派了。

今天是北海之墟纪念妖族之母女娲的日子,整个北海之墟都沉浸在节日的氛围里,天空接二连三绽放出璀璨的焰火,远处,宫墙之外,隐隐传来欢笑之声,打破一室的沉寂。

“我不明白,”宁昌终于开口,开门见山,“陛下既为妖族之人,此事也与妖族无关,正如陛下所说,天帝根本就无法找到这里,更别说攻打进来,那陛下还担心什么呢,为何与我合作呢?”

对方已然心动,周辰摩挲着白玉茶杯,微微一笑。

“你知道我为何姓周吗?”

86、

“为什么?”宁昌的思路已经被他牵着走。

“因为,我有一半的人族血统。”周辰深沉道。

“啥?”宁昌傻眼。

“既与上仙一见如故,我也就不相瞒了。”周辰叹了口气,又从朕换成我,他从一开始温文有礼,到后来气势逼人,而又推心置腹,步步为营,让宁昌不知不觉之间,就忘了自己囚徒的身份,仿佛真与妖皇成了好友,在这里闲茶夜话。

“前代朱雀,曾喜欢过一名人族女子,可人族的寿元毕竟不比妖族,更何况是神兽,所以在她死之前,我父取了她的血,而后将那女子的血,与自己融合在一起。”

饶是宁昌作为比天帝寿命还要长的上仙,乍听这话,脑袋也成了浆糊,语调也有点磕巴起来。“不,不是吧?”

周辰卖力忽悠:“要不我怎么会管人族死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