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周印:“……”

见他又把剑提起来,白鹤这才道:“我之所以与你分开这么久,其实是在做一件大事。”

周辰在他面前说话东拉西扯惯了,周印也不当真,只作聆听,却听得白鹤继续道:“我们捉到一个上界的人。”

周印这下才郑重起来,且吃惊不小。

“地位如何?”

“还不低。”白鹤道,“这个要从头说起,上界的仙族分两种,一是天生的仙种,二是后天成为仙族的,也就是你们这种修炼上去的。”

周印颔首:“这我知道。”

白鹤道:“大陆虽然四分五裂,各自为政,但上界的情况更复杂。先来的看不起后到的,所以那些天生的仙族,自然也不把后来飞升的修士放在眼里,觉得他们是占了便宜才能得道飞升,我们姑且称之为先天派和后进派。曾经有一段时间,上界是由先天派占统治地位的,他们尽其所能打压后进派。当时的大陆也不像现在这样日渐枯竭,还是有几个人能够飞升,不过先天派控制得很严,为了防止有个别实力强横的,飞升之后不受控制,为后进派所用,甚至不惜违逆天道,在雷劫上动了手脚,使得对方渡劫失败……”

“等等!”

周印心头一沉,脑海里飞快闪过一个念头,白鹤还待继续说,却被他打断。

白鹤歪着脑袋瞅他,小眼睛里不掩关切。“嘎,肿么拉?”

对他来说,前世心无旁骛,刻苦修炼,为的不过也是有朝一日能够飞升上界。虽然二世为人,想法改变了许多,修炼不仅仅只是为了修炼,还有许多原本忽略的东西,女娲留下的那种种遗迹,又勾起了他追寻的兴趣,但是前世那种失败的打击,无疑成为一个难以解开的心结,他一直都知道,将来如果自己能够再次达到化神后期的境界,那么前世留下的这个坎,很可能扩大为心魔,难以跨越。

然而现在周辰的一番话,却在他内心掀起惊涛骇浪。

难道自己当年陨落,不是自己的不足,而是另有隐情?

饶是周印面不改色,眼睛依旧泄露了些许情绪。

“这件事,你怎么知道的?”

白鹤道:“被我捉来的那个人说的,你没事吧?”

周印道:“没有,你继续说吧。”

这白鹤毕竟只是周辰的一缕神识,无法像以往那样精准察觉他的情绪,闻言就续道:“但是后来,在长期的勾心斗角中,后进派也逐渐强大起来,虽然还没法与先天派抗衡,但先天派也无法再冒着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风险,去彻底铲除它,两派就此僵持不下,在许多事情上,都采取互相对立的立场。但是,并非上界所有人,都愿意站队,旗帜鲜明地支持其中一方,所以由此又衍生了一个中间派。”

周印道:“何为中间派?”

白鹤道:“中间派的成分比较复杂,有两派之中,被当作罪人驱逐的,也有先天派与后进派通婚,却不为两派所接纳的,还有不甘人后,野心勃勃的。”

周印挑眉:“三足鼎立?”

白鹤道:“还不算,先天派与后进派势大,中间派在夹缝中求生存。不过无论如何自立门户,他们身为上界中人,对于太初大陆的态度倒都是□不离十的。”

周印嗯了一声,没有再插口,静静听它继续说下去。

这些上界秘辛,作为人族,无论地位多高,也是不可能了解到的。

“灵气来源于五湖四海,也可以来源于各种灵石。混沌分天地,天地生万物,万物又生存在同一个世界之中,资源多少,都是有数的,如灵气一般,万万年混沌才育得女娲伏羲等上古神灵,而如今这天上地下无数生灵加起来,耗费的灵力早已超过上古何止千万倍,除非再来一次重归混沌,否则不能再生。”

白鹤嘎了一声,语带讽刺:“作为上界,虽然有结界隔开他们与太初大陆,使其成为高高在上的存在,但同样需要灵力来支撑,没有灵力,仙人也做不成仙人了,还得和他们视同蝼蚁的异族厮混,高贵如仙人,怎么可能受得了?”

“所以,他们想出了一个办法。”

周印静默片刻,“杀光异族?”

白鹤摇摇脑袋:“不,除了修士,其他人不会修炼,更不可能耗费灵力,妖族现在藏得很好,而且妖族仅存的这些,个个都是老妖怪,能耐很大,他们未必动得了,魔族又在异界。”

“所以,他们从头到尾,要对付的只有修士。”

一片静寂。

白鹤又道:“你知道现在大陆上的修士有多少吗?”

周印不语。

白鹤道:“像上玄宗,天衍宗这样的大宗门,起码得有好几千号人,加上其它门派散修,总数不下五万。这个数目,对比整个大陆的人口,自然不算什么,但是对于攫取灵气的生灵来说,就占了非常庞大的比重。假如没有修士……”

周印接道:“就再也不会有人与上界争夺灵力资源,而且,修士本身是大陆上与神明最为接近的存在,他们对力量的追求,胜于对神明的崇拜,上界不会乐意看到这样的存在,而宁愿面对一群只会对他们顶礼膜拜的凡夫俗子。”

白鹤道:“不错,如果没了修士,又见识过神仙的无边法力,别说寻常百姓,就连各国王室,也会将神明抬到一个新的高度,从今往后,他们所崇拜的,只有高高在上的神仙,再也不会有咫尺可见的修士。”

周印罕见的,淡淡地叹了口气。

这个局,起码从很久以前就开始布下了,就连自己前世的死,也是这个局的其中一步棋。下棋的一方,是在三界中占据了绝对统治地位的上界仙族,另一方,即便把所有修士都拉上,也胜数渺茫。

更何况,这修士阵营中,还有变数。

他第一次觉得自己无法看清某件事情的未来,前方一片迷雾。

“阿印,你别担心,我会帮你的。”白鹤轻轻道,似乎想碰碰他,无奈发现能做的动作很少,只好把脑袋伸过来。

周印道:“他们虽然把一切都推到妖族身上,造成妖族与人族的矛盾,但最大的目的,还在于修士,只要你们不出面,就不会有事,没有必要趟这个浑水。”

白鹤道:“树欲静而风不止,事情远没有这么简单,只怕他们收拾了修士,下个目标只怕就是我们了,唇亡齿寒,这也不是我一个人的看法,族中长老都会听命。还有一件事,你让我查的东西,不好查,虽然知道跟天衍宗有关系,但具体找不到他们跟上界之间的联系。”

周印嗯了一声:“你那边就不要查了,这边我会让云纵他们去看看。”

说罢,他顿了顿,“刚才你说,上界分为三派,三派全都支持这个计划?”

白鹤的声音似带笑意:“不愧是我家阿印,一问就问到重点。自然不是全部都支持,先天派是计划的始作俑者,也是坚定支持者。后进派中,大部分是支持的,只有个别担心日后先天派对付完修士,就会转头来对付后进派。而中间派的大多数,则把大陆当成一条退路,他们是被上界排斥的一群人,自然不会为这个计划叫好,但是,统治上界的不是他们,能起到的作用也不大。”

所以就算上界内部有分歧,那一小撮反对意见,也不足以对整个灭世计划造成动摇。

周印问:“你抓的人,是何来历?”

白鹤道:“他父亲是先天仙人,母亲是修士飞升的仙人,所以他从一出生就受到两派的排挤,自小被囚禁上界最荒凉之地,后来力量觉醒,就寻了个机会逃出来,把那荒凉之地变成自己的领地,身边聚集了一些人,天帝一时奈何不了他,也不想在这当头兴师动众去讨伐,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这次能够生擒他,费了不少力气。”

周印:“你直接说他是中间派的领袖就可以了。”

白鹤很委屈:“那样怎么能衬托我的英明神武?”

它扭了扭,小眼睛扑闪扑闪看着他。“那现在你如何打算?”

周印思忖片刻:“我先去查查天衍宗,回头再与你联系。”

白鹤担忧道:“你可千万别把事情揽身上,大不了到妖族去,咱们就可以长相厮守,相亲相爱,永不分离,白日宣淫……嘎嘎嘎!”

刷的一下,白毛被削了一地,翅膀秃了半边,白鹤委屈地缩在石头边上,都快掉下去了。“不说就不说嘛!”

周印捏捏额角:“你可以走了。”

把拯救修士揽在身上,他没那么伟大,但如果大陆上的修士都被灭了,他作为其中一员,也不可能靠躲躲藏藏过日子,这不是他的风格。

仅附着周辰一缕神识的白鹤被他一吓,只好依依不舍,哭哭啼啼地飞跑了:“嘎,过河拆桥,始乱终弃,呜呜呜……!!”

周印一直望着它隐入云霄之中,才起身离去。

回到天衍宗,因为有清莹在,周印只是把与天衍宗有关的事情说了一遍。

清莹听罢苦笑:“只怕暂时没有时间去查了。”

见周印似有疑惑,云纵道:“天衍宗刚发来请帖,明日便是斗法大会,一连三天,完了之后才会举行宗门大会,讨论对付妖兽的事情。”

清莹难掩忧虑:“强龙难压地头蛇,自我们来到这里,便失了先机,他们只怕是要为今日之事找回场子。宛卿卿回到上玄宗,一直没有音信传来,我怕门中出事。”

云纵道:“若真出事,单凭我们几个人也无济于事,现在赶回去,正中了他们下怀,不如痛痛快快战一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