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周印直接用符文和灵力布了个七星阵,七星阵不算厉害,但布阵人可以通过阵法波动感知妖兽的存在,不过周印无意为了个阵法把自己存的符文都耗尽,所以把云纵喊上,用他的灵力弥补阵法不足,也就差不多了。

东方位七张,西方位……

周印心无旁骛,默默计算,风沙卷至他跟前,又被护身结界挡住,浑身上下洁净如初。

云纵看着他认真布阵的模样,心中陡然涌起一股莫名的感觉。

他很清楚,自己本身天资极高,如今虽被称为千百年难得一出的天才,但实际上,就算资质再好,没有师门资源的外在辅助,他也没法在那么短时间内有那么高的修为,正是上玄宗的财大气粗,才让修炼事半功倍。

反观周印,出身于三流小门派,也非拥有上品双灵根,但眼下修炼速度并不低,而且在他身边久了,发现此人简直就是个鬼才,不仅学识渊博,连观天象,画符箓,布阵法,几乎样样都会,哪里像是小门派出来的人,那些元婴修士,还未必有他这样的能力。

想了想,忍不住把这个疑问说出来。

周印眼皮也不掀,回了他三个字:我聪明。

云纵无语。

良久,周印终于道:“好……”

刚说了一个字,客栈里又有惨叫声,这回不止一个,而是接二连三。

声音很快被外面的风声吹散,显得微弱无比,但里头却蕴含了人临死前极度的恐惧。

“东北角!”

77、

时间回到周印他们还没布好七星阵之前。

因为又有人被偷袭,大家慌乱之下,赶忙打开大门要逃出去,然而这大门一开,外头狂风漫野,悉数刮了进来,将屋里的温暖吹得一干二净,连带一楼大厅里的蜡烛也通通熄灭,这下全部陷入黑暗之中,更给了妖兽可趁之机,惨叫声此起彼伏,转眼就有七八人遇害。

清莹这边见势不妙,已经在她们这桌周围布下结界,方才请求清莹救命的那几个人赶紧靠了过来,其他人却顾不得许多,他们已经把这个客栈当成鬼地,恨不得现在就能插上双翅飞了,于是众人一拥而上,往门口跑去。

许多人出了外头,却发现外头同样黑漆漆的,别说星月,连光线都没有,风声在耳边呼呼刮过,竟比在里边还要渗人,再要去牵骆驼,却发现这些骆驼不仅死透了,肉也已经发出一阵阵难闻的腐臭。

有些人胆怯又欲折返,有些人却宁愿出去面对风沙,也不想被可怕的怪物杀死在里面,只不过无论是回去与否,这些人都注定不可能再有命留下来。

风声掩盖了怪物的气味,连修士用神识都无法搜寻到怪物的踪迹,手无缚鸡之力的商人们更加不可能在如鬼似魅,暴起发难的攻击中生存下来。

此起彼伏的哀嚎声与惨叫声很快被掩埋在赫赫风声中,离客栈不过半里的地方尸横遍野,肠穿肚烂。

这一切,客栈里面的人无从知晓,因为他们也即将陷入一场极度的恐惧之中。

客栈的东北角。

此时大堂已经剩下不到一半的人,俱都分散开来,觉得哪里安全往哪里躲,当然,清莹他们那一桌,还在那里坐着,妖兽似乎知道他们不好惹,由始至终没往那头招呼,由此也令清莹心头越发震动:之前碰到的妖兽,也有不少厉害难对付的,却都不像今日这边开了灵智,竟然也知道趋吉避凶,柿子挑软的捏,又躲在暗处盯着所有人,伺机下手。

一楼响起细细的抽泣声,却没人敢大声叫嚷,似乎是怕因此招来妖兽,逐渐安静下来的大堂显出过分诡异的安静,客栈老板双目无神跌坐在地上,伙计们死了两个,还有三个躲在一边瑟瑟发抖。

有个人想跟着商队人马出去,又有所犹豫,便没走成,人缩在窗边,手里抓着一张凳子不放,似乎把它当成防身武器了。

砰————!!

一声木板碎裂的声音,这人所站着的脚下,倏地钻出一条湿答答黏糊糊布满青筋的舌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刺向他的下阴!

他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兀自呆呆地与众人一道四处张望,寻找声音的来源。

那条舌头若是洞穿他的□,必然连同五脏六腑,脖颈脑汁一道由下而上被搅成稀巴烂,如同之前死掉的那些人一样。

然而这回他是幸运的。

千钧一发之际,三道光芒从不同方向各自射向那条舌头。

第一道是清莹的白光,第二道与第三道,则分别出自云纵与周印之手。

只不过他们的目的也有所不同,清莹只是为了射穿那条舌头,云纵与周印却是为了揪出完整的妖兽。

清莹修为比其他两人要精湛得多,那道白光自然也要迅猛许多,不过眨眼之间,已经将妖兽的舌头截为两半。

粘液和血水悉数喷在那人身上,那人还木然而僵硬地保持着原来的姿势,浑然没反应自己已经逃过了一劫。

说时迟,那时快,周印飞身上前,一把抓住剩余半截连着身体的舌头,将隐藏在木板下面的妖兽一把提了起来!

手中苍河剑刺入张牙舞爪的身体里,那妖兽疯狂挣扎,左手五指利爪往周印头顶派去,却被一道红光拦腰断成两截,轰然倒地。

那头上玄宗弟子们五指飞弹,数十张符箓飞出去,悬于空中化为数十盏灯。

也只有上玄宗才有这样不吝成本的大手笔。

大家俱都看清了刚才惊险的一幕,纷纷叫了起来。

“云师叔!”

“周师叔!”

借着灯光,他们终于看清这只始终隐藏在黑暗里,神出鬼没的妖兽的神面目。

这东西乍看上去,就像一个大一号的人,身长七尺,壮硕庞大,全身肌肉纠结在一起,发红发紫,又有一些地方已经腐烂,竟从里面慢慢爬出一些白色的蛆虫来,双手却不能称之为手,除了同样有五指之外,没有什么是与人一样的,就连那五指也粗若树枝,长着尖锐黝黑的利爪,随时可以洞穿人体。面孔上一条舌头被割去一半,剩下一半还留在外面,整张脸比寻常人还要大一圈,狰狞可怖,血肉模糊,眼珠全是眼白,不见瞳仁。

然而众人还来不及为消灭妖兽而庆幸,周印一句话让他们又堕入冰窟。

“这里不止一只。”

所有人都惊叫起来,不约而同朝着周印他们跪下。

“仙人救救我们吧!”

“是啊,救救我们吧!我愿把所有财帛都献出来!”

“我也是,仙人,仙人!小女今年刚满十六,可以将她献给仙人……”

那些百姓从未见过修真人施展神威的手段,此时见周印等人本领高强,仿佛看见了一切希望。

生死关头,为了活命,许多原本觉得重要的东西,在生命威胁面前都不再重要。

上玄宗的弟子们见此情景,不由微微皱起眉头,脸上带着几许高高在上的悲悯,在这一刻,他们突然如此鲜明地意识到自己与这些贩夫走卒的区别。

周印没有说话,也没空说话,他正在仔细倾听七星阵的动静。

云纵一把无常刀往地上一插,冷冷道:“都闭嘴。”

那刀上还沾着妖兽的血。

那些人顿时噤声。

清莹没有急着问情况,她看到两人情状,已知道他们定然是在外头布了阵法,便对众弟子道:“一会儿你们照顾好自己,妖兽当前,我未必分得了心。”

上玄宗弟子们纷纷应是,其实也无须她说,众人早已提了十二万分小心,警惕地注视着周遭一切。

外头原本已经渐渐小了下来的风忽而又大起来,将窗户打得啪啪直响,其中有几个窗户不牢靠的,被风一吹就打开了。

但在这个时候,谁敢过去关窗,只得任由凛冽的风刮进来,七月时节,竟刮得人身上阵阵发冷,好在那些灯火是以符箓灵力燃起来的,不虞被吹灭。

那些跑到外面去的人没有再回来,也没人有心思去关心他们,在这种极度紧张的时刻,有许多人忍不住神思涣散,不止一百倍的后悔自己为什么要跑到这里来。

铛的一声,把他们的恐惧从九天外拉回来。

声音是从厨房那边发出来的。

上玄宗弟子们面面相觑,云纵望向周印,后者微微摇头。

感觉不到妖兽的波动。

就在此刻!

一只手自地板伸出来,将上玄宗弟子刘媛的脚踝抓住往下拖!

刘媛手中的纱绫飞向旁边柱子,牢牢缠住,面色煞白如纸。

结界竟然不起作用!

上玄宗众人大惊失色,连忙将她上半身抱住,以免她继续陷下去,那头清莹轻喝一声,手中白光击向地板,瞬间木板翻飞,数十块大小木板同时被掀起来,众人一瞧,才发现她的下半身已经陷了进去。

几名弟子一齐用力,便要将她扯出来。

“住手!”清莹,云纵,周印三人同时开口。

然而已经来不及了,只见刘媛脸上露出极度痛苦扭曲的神色,随着那几名弟子用力一拔,将刘媛拔了出来,却只有血淋淋的半截。

周印突然发难,侧身一跃,身体踩住柱子,又借力反力,落在刘媛旁边不远的地方,双手握住苍河剑往下重重一插!

此处的地板刚才已经被掀掉,便见一股鲜血从下面涌了上来,渐渐浸透一小块沙地。

轰的一声,屋顶破了个洞,一只妖兽从上而下跃下来,扑向周印。

云纵瞳孔一缩,手中无常刀劈向妖兽。

清莹也同时出手。